• 2022 年 8 月 26 日

「哇,那這樣的話……」

然後富商的兒子成功當上了副總裁,還娶到了世界首富的女兒。

這個故事真假不知,但是成功說明了好商人要學會借勢,學會利用他人和未來的力量成就自己;而風暴聚集打算用的就是這一手。

將軍令:可是萬一其中一個沒拉過來呢?

風暴聚集:就算其中一個沒拉過來,我們也有絕對的優勢了;我再許諾一些好處,他沒有走的道理。

要是都拉不過來,那就都拉不過來好了,我們也不損失什麼,起碼提前知道了對手的底細。

將軍令:那大鳥轉轉轉我們還拉攏嗎?

風暴聚集:一百多人的同盟,算了;也總得給與子同袍留點人。

將軍令:那我去試試。

風暴聚集所謂的許諾好處可不止是征服名額割據獎勵之類的,還有給管理的好處費。

他作為老區的人,去新區可不僅僅是體驗遊戲的,給同盟整點新鮮血液也是關鍵。

從s1到現在幾個賽季也確實拉攏了不少精英。

當得知跟與子同袍分在一起時,他是很慌的,雖然對自己的同盟自信,但是也知道肯定打不過對方,畢竟戰績在那擺着呢。

但是湯臣一品又不能輸,畢竟以義薄雲天此前的所作所為來看,如果與子同袍征服了,肯定要從全區吸納大量的高戰,否則一個區怎麼發展成上千號人的?

那他苦苦經營了三個賽季的湯臣一品不就垮了?

雖然有軍費,但是對方的軍費明顯更多啊。

湯臣一品能夠三連征服也跟他一路上收人有關,這次他們也是兩個380進本,可惜沒排到一起。

自己喜歡做什麼事,就會以怎樣的角度去揣測別人;風暴聚集慌的不行。

至於將軍令能不能拉攏到人他也沒有太大把握;要是不成那就另尋他法。

以他對義薄雲天的了解,這樣一個一路橫掃過來的人物,必定是心高氣傲目中無人的。

尤其是剛才直播間的話,看似低調,實際上狂妄至極;「從未遇到過像樣的對手」「我們與子同袍有py任何同盟的實力,也有不py任何同盟的實力。」

這樣的人,肯定是不會主動找人結盟的;自己佔有先手聯盟的優勢。

實在不行自己金錢開道,對方這麼自信,八成是不願意花錢py的。

如果願意,那他也沒辦法。

py本身就充滿了不確定性,實力永遠是py的後盾;對方比自己強還比自己有錢,如果真要這麼做,那他就輸定了,只能認。

他甚至沒有把與子同袍亂世的想法,能夠讓湯臣一品拿個征服,混過這一賽季就行了;哪怕多讓出一些征服名額也可以。

要出真的失敗了,那也沒辦法,就像泡菜所說,遇到與子同袍本身就有點點背,自己儘力了。

——

ps:還有兩章

7017k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秘書路遙打來的。

下午有一個競標會要去。

聽完地址后,封晏看了眼樓上:「我現在就在樓下,等會上去。」

他沒想到,競標會和唐柒柒的工作室,在一棟寫字樓。

而唐柒柒回到了工作室,沒想到裏面氛圍無比嚴肅。

大家都用異樣的眼神看着自己。

「這是怎麼了?」

她一瘸一拐的走進去。

林姐從裏面走出來,怒指著唐柒柒。

「絲巾我明明放在禮盒裏,讓你一起帶過去,怎麼會沒有呢?」

「沒有絲巾,裏面只有衣服,我在你辦公室拿盒子的時候,還打開跟你對過。」

唐柒柒立刻解釋。

「唐柒柒,你是知道我辦公室沒監控,就空口白牙的說謊是吧?我是公司幾年的老人了,我什麼行事作風,大家都知道。我做事嚴謹,從不漏丟客人的任何東西。」

「我就下午忙,騰不開空,讓你幫我跑個腿,是耽誤你吃飯了是吧?你就這麼玩我?故意私藏絲巾,栽贓給我?現在客人的投訴電話,打到了老闆那兒,你是不是想讓我辭職了事啊?」

林姐委屈的眼睛都紅了。

眾人一看,頓時心軟。

畢竟工作室成立至今,林姐是第一批來的,並且待到現在。每一個新人進來,都是從她手裏調教分配的。

她們自然相信林姐的為人,而不相信剛來的唐柒柒。

「我跟了林姐這麼久了,她從未出過差錯。」

「是啊,林姐那麼嚴謹,怎麼可能出錯。唐柒柒,你拿了趕緊交出來,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你要是不拿出來,可就要報警處理了!」

同事們紛紛附和。

他們圍繞着她,目光咄咄逼人。

「不是我,我真的沒有看到絲巾,不是我……」

「你還不死心是吧?那就送到警察那兒。一個沒畢業的學生,就這麼手腳不幹凈,以後還得了。」

一個男同事,立刻起身強行拉着唐柒柒去警察局。

林姐看事態發展嚴重,立刻出面阻止。

「唐柒柒,你是真的不拿出來,是嗎?」

「我沒有,林姐……你真的沒給我……」

「好了,你不要說了。這件事就這樣算了,我補給客人的錢。你,過不了實習期,自動離開吧。」

「林姐,你也太好了吧,那絲巾一兩萬呢!」

「就是,為了這丫頭值得嗎?」

「她還是個學生,去了警察局有了案底,以後就沒前途了。我認栽,你也收拾東西離開吧。」

林姐嚴肅的說道。

唐柒柒心底委屈的要死,她敢確定裏面沒有絲巾,林姐在胡說八道。

林姐估計也不敢去警察局,所以才當好人,不僅給同事留下了好的印象,還把她趕走,這件事就做實在自己頭上了。

她願意去警察局,可是林姐不給機會,讓人把她的東西丟了出來。

她狼狽的彎腰把東西一一收拾起來,放在籃子裏。

她抱着東西,耷拉着腦袋走入電梯。

裏面有不少人,她沒有抬頭,所以並未注意。

封晏的視線緊緊鎖定在她的身上。

她縮在最裏面的小角落,肩膀微弱的抖動,是在……

哭!

。 不過,陳凌心底還是有些意外的。

他完全沒想到,事情竟然發展得這麼順利,對方的人還沒到,自己這邊已經打下了貝爾的老巢。

既然這個威廉不知死活,還要送人頭過來,自己照單全收就是。

反正,消滅威廉的勢力是自己的最終目的。

在幽靈部隊等人出事之後,陳凌就發誓一定要幕後的人付出慘重的代價。

而來到沙漠國之後,親眼目睹巴卡小鎮被威廉毀掉,陳凌心底的殺意更加濃烈了。

這樣不敬畏生命的人不配活在世上!

呼呼。

陳凌不動聲色,微微吸了一口氣,眼睛微眯,沉默了一下,腦海中迅速閃過貝爾剛才的言行舉止。

如果自己是這裡的軍火頭子,會用什麼語氣說話呢?

陳凌立刻開啟了偽裝滲透技能,模仿貝爾的語氣,徹底改變了聲帶,然後在腦域強化的作用下,迅速在推演貝爾的說話方式。

大概過了幾秒,在威廉不耐煩的時候,陳凌終於摸清楚了貝爾說話的習慣,不慌不忙道:「威廉,我的老朋友,沒什麼,剛才的槍聲,是有人在試試我們的武器,你也知道,我家大業大的,每天都有買家,出現一些槍聲也正常。」

威廉倒是知道這個,也沒有懷疑,淡淡道:「很好,現在我的人要過去了,你準備好,迎接一下。」

沒錯,貝爾的軍火生意確實做得風生水起,加上進貨的渠道多,武器非常精良。

威廉讓手下的人過去,就是想與對方做交易,購買一些軍用物資。

之前為了截殺炎國那支特殊部隊,他浪費了不少武器,甚至還使用了四枚導彈。

只有儘快將武器庫充盈起來,才能進行下一步的計劃。

要知道,威廉的野心很大,為了邀功,尤其是為了對上次潛艇被擊沉的事情進行將功補過,他打算繼續使一些手段,讓炎國付出慘重的代價,比如暗殺對方重要人員,或者侵擾對方的邊境等等。

不過,他也沒那麼傻,如果要搞事情,會提前做好準備,讓死神小隊的人進行一些偽裝,絕對不能暴露身份。

陳凌並不知道威廉這些心思,要是知道,也不以為意,因為對方還被蒙在鼓裡,以為地獄火突擊隊已經被炸得粉身碎骨了。

他咧嘴一笑道:「沒問題,歡迎,歡迎。」

話音剛落,威廉那邊直接掛斷了電話。

隨後,威廉立刻點開另外一個號碼,給自己的死神第二分隊隊長伊克斯,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接通以後,他直接開門見山道:「伊克斯,你可以帶人立刻過去,這個貝爾很友好,你找到他之後,你直接把清單交給他,他會給你所有需要的東西。」

「是。」

死神第二隊長,伊克斯臉色大喜,立刻點頭道。

他知道這個貝爾,對方是金城的老虎,背後有老闆資助,建立了一座輝煌的城堡,裡面什麼都有,包括彈藥,美酒,女人。

不過,伊克斯不得不承認,貝爾確實有實力,否則,對方也不可能花了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在這個勢力錯綜複雜的地帶,徹底站穩了腳跟,還壟斷了軍火市場。

對方心高氣傲,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就算自己作為死神小隊的分隊長,對方都不給自己面子。

剛才伊克斯是想直接聯繫貝爾的,但是想到他來沙漠國之前,給對方打過幾次電話,但是都無法找到對方,都是那些小嘍啰接電話。

他沒辦法,只能讓威廉將軍出面,聯繫對方。

沒想到,事情進展得這麼順利,威廉將軍一個電話過去就搞定了。

不愧是老大!

威廉想了想,叮囑道:「記住,你們的時間不錯,儘快過去,早點將東西帶回來,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任務等著你們。」

「是。」

掛斷電話之後,伊克斯立刻下令道:「走,全速前進,去貝爾的城堡。」

「是。」

就這樣,伊克斯帶著手下,開著軍車,大搖大擺地朝著威廉將軍所說的宮殿行駛過去。

就在這時,宮殿里的陳凌,又接到了威廉的電話。

不過,這次威廉打的是歐文的衛星電話。

陳凌也不遲疑,立刻接通了電話。

下一刻,陳凌的耳邊就傳來威廉的聲音,道:「歐文,伊克斯的人馬上就到了,到時候你好好配合伊克斯的行動,一定要把老毒物給我弄回來,他對我作用很大,全世界都在找他。」

沒錯,他通過小道消息得知,老毒物準備來這裡。

他這麼著急讓伊克斯過去貝爾那裡買武器,就是為了儘快完善武裝力量,做好隨時出手的準備。

要知道,老毒物的行蹤已經被多方勢力的人掌握。

他只有讓死神小隊都全副武裝起來,才能在爭奪老毒物的過程中,掌握主動權。

為何老毒物能引起這麼多人的關注,是因為他洗劫了鷹國的情報局,不知道掌握了多少有用的情報。

畢竟,鷹國的情報人員在是出了名的厲害,堪稱無孔不入,掌握了無數勢力的核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