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3 日

「少爺,如果可以的話,你借二十萬給我們吧。」

胡天說道:「你兒子打算買哪裏的房子?」

「買市裏江邊的江景房,大概一萬五左右一平。」做飯阿姨說道。

像山南市裏的房子,價格貴的要上十萬一平,便宜的幾千也有。

一萬多一平米的房子,在山南市算是比較可以的房子了,畢竟山南市只是一個地級市。

胡天笑着說道:「你的願望就是給你兒子買套房子呀?」

「是啊,只要他能買套房子,就可以結婚,然後生個孩子,我心裏也就安穩了。」做飯阿姨點了點頭說道。

聽到做飯阿姨這麼說,胡天心裏不禁很感嘆了。

像普通人努力一輩子,也有可能買不起一套房。

就算買了房子,也是一家人供房,每個月的工資壓根就不敢亂花。

因為除去還房貸,小孩讀書也得花錢,還要保障生活。

尤其是不能生病,要是一生病,那真是雪上加霜。

網上還有一句非常流行的話,叫每個男孩子從小的夢想,絕不是長大后在城市裏買一套房子。

但是現實總是壓垮了夢想,讓人不得不變的俗氣。

想到這裏,胡天不禁很是唏噓了。

「阿姨,你覺得江邊的別墅怎麼樣?」胡天笑着說道。

阿姨點了點頭說道:「當然好呀,風景不錯,而且還是獨門獨棟的,居住環境非常好。」

不過她又搖了搖頭說道:「少爺,這個不是我這種人能想的,一套江邊的別墅,至少也得大幾百萬,我一輩子都賺不到這麼多錢。」

「這樣吧,既然你想給你兒子買房,我送你一套別墅,也算是給你實現了願望。」胡天笑着說道。

「啊?」

聽到胡天這麼說,做飯阿姨的嘴巴,頓時張的大大的了。

因為她不敢置信,胡天竟然直接送自己一套幾百萬的別墅。

這就跟做夢一樣,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胡天說道:「阿姨,整個山南的別墅,你隨便挑一棟吧。」

「少爺,不用送別墅的,這個太破費了,你送一套普通的三室一廳就可以了。」做飯阿姨很感激的說道。

「這樣吧,我覺得你剛才說的江邊的別墅就不錯,我送你一套兩百平的江邊別墅吧。」胡天笑着說道。

「這……」做飯阿姨頓時變的錯愕了。

還沒等做飯阿姨反應過來,胡天就拿起了手機,然後撥通了一個號碼。

胡天拿着手機說道:「去給我做飯的阿姨買一套江邊的別墅,要最好的,儘快。」

說完后,胡天就掛斷了電話。

這個時候,做飯阿姨眼裏浮現出了不可置信,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因為她知道,胡天說的那種別墅,隨便一棟就得上千萬了。

她沒有想到,胡天只是一個電話,就送了一份這麼大的大禮給自己。

她也知道,胡天這樣的有錢人,壓根就不是自己能想的。

估計一個億在他的眼裏,就跟一塊錢,甚至一毛錢差不多的。

但是她也知道,胡天能送一棟別墅給自己,算是非常看的起自己了。

想到這裏,她在心裏暗念,一定要照顧好胡天的飲食……

看着激動到說不出話了的做飯阿姨,胡天笑着說道:「好了,阿姨,你不要有什麼心理壓力,這個是我給你的獎勵。」

「謝謝,謝謝少爺。」做飯阿姨非常感激的說道。

如果不是她知道,胡天不喜歡讓人下跪,她甚至都想跪在地上給胡天磕頭了。

胡天笑着說道:「阿姨,如果以後只是我一個人在家吃飯,你不需要做這麼多菜的。」

「平時做一個小分量的葷菜和青菜,偶爾再做個湯就可以了。」

「知道了少爺。」做飯阿姨點了點頭說道。

「好了,吃飽喝足了,我去午睡一會兒,你也休息一會吧。」胡天笑着說道。

。李傑一個念頭下去,他就與在大主宰世界的分身換了位置。

看著面前的田園風光,百花齊放,飛蝶展翅高飛,鳥兒在空中歡快起舞。

李傑閉上眼睛,下一秒開始不斷吸收著這一具分身這一段時間的記憶,睜開眼睛后,就是說道。

「信仰傳播的怎麼樣了?緯度生靈他們收服了多少勢力了已經。」

《神祗:億萬倍強化的我加入聊天群》第二百一十一章:洛璃的想法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謊言之誠最新章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謊言之誠全文閱讀、謊言之誠txt下載、謊言之誠免費閱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

楚寒衣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謊言之誠、天師、紙片戀人、

。 上官煙紫這麼一喊,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沐飛逸在內。

瞧見沐飛逸臉上的表情之後,上官煙紫拿捏的更加精準了。

她原本是被按著跪在地上的,此刻卻起了身,緩步走到沐飛逸的身邊,就這樣看向沐飛逸道:「王爺,王妃是什麼身份,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吧?她並不是阮將軍的親生女兒。」

「這件事,和你傷害王妃教唆郡主無關。」

「怎麼無關了?」上官煙紫又道,「我就是知曉了她的身份,才想要替王爺還有陛下分憂的,原本以為能直接將她解決,可沒想到,還是棋差一著。」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平陽王聽的雲里霧裏的,「飛逸,這女子所言究竟是真是假?」

「王兄,你覺得她所言是真還是假呢?」沐飛逸看向平陽王。

平陽王此刻也是一頭的霧水,他怎麼會知道那些。

「本王不清楚,上官煙紫,你最好把事情說明白了,要不然此事本王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男子又威脅到。

上官煙紫此刻的氣勢極其的強,她目光就在沐飛逸的身上掃過,似乎想要從他的臉上看到一些不一樣的表情,只不過讓她失望了,在沐飛逸的臉上,並未露出別的情緒。

上官煙紫又道:「阮煙蘿乃是前朝欲孽,是前朝留下的公主!」

「這……這怎麼可能……」

「煙紫,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啊。」臉親爹都被她方才說的話嚇了一跳。

上官煙紫卻不依不饒,言之鑿鑿道:「本來就是如此的,我想此時沐王爺應該是最清楚的了,沐王爺,你究竟是想要隱瞞些什麼呢?為何還是不說?你若是再不說,那我可就要把那女子的秘密公開了。」

她洋洋得意的看着沐飛逸,這男子一向高傲,在她說出這樣的話語之後,看他還能作何解釋。

上官煙紫一直在等,等沐飛逸開口。

等了許久,都沒有等到沐飛逸開口說話。

而這個時候,她的心直接就涼了大半截。

「我有證據,阮煙蘿是前朝公主,此時不難查,只要把阮將軍請過來就知道了。」

「此事事關重大,得稟明陛下才行。」平陽王心中一驚,就現在這事,他肯定是沒有辦法做主的,不僅僅是平陽王,其實就連沐飛逸也沒有辦法做主。

畢竟若是阮煙蘿真的是前朝公主,那這事情可就真的大了。

「你們現在不應該為了我的事情而勞神,應該管管那前朝欲孽吧?」就像是抓住了沐飛逸的小辮子一般,上官煙紫出你叫勾起了一抹極其得意的笑容。

「來人,去稟明聖上。」平陽王開口道。

他剛剛開口了之後,又對沐飛逸說:「飛逸,隨我進宮。」

……

皇宮,大殿之上

沐飛逸,平陽王,還有昭華郡主上官煙紫等人此刻都已經站在大殿之上了。

皇帝坐在龍椅上,那雙渾濁的眸子就這樣看着沐飛逸等人。

「究竟是何事?竟然敢叨擾聖駕?」

「回陛下的話,木王妃是前朝欲孽。」上官煙紫第一個開口道,「還請陛下為了整個沐國,直接將餘孽拿下誅殺。」

「沐王爺包庇前朝欲孽,也應當一併論罪。」

「前朝餘孽?」身着龍袍的男子立刻變了臉色,那雙眸子就像是刀子一般,冷冷的看向了沐飛逸。

沐飛逸站的筆直,似乎並未因為事情而產生了任何的影響。

上官煙紫則有些納悶,明明都已經證據確鑿了,為何他還能如此的淡定,難道說這當中有詐?

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出現任何紕漏,上官煙紫又搖了搖頭,似乎想要將心中的紛亂摒去。

就在此時,沐飛逸開口:「陛下,您相信這女子所言嗎?」

皇帝皺眉:「上官煙紫,你說阮煙蘿乃是前朝餘孽你可有證據?」

「自然是有的,阮煙蘿的妹妹阮煙柔就是鐵一般的證據,她能夠證明阮煙蘿並非是阮將軍所出。」

「來人,把阮煙柔帶上來。」

就在這個時候,阮煙蘿也被叫到了大殿上。

沐飛逸在看見阮煙蘿的那一瞬間,原本的鎮定直接被擊散了。

他十分擔心的看着阮煙蘿,似乎是想要開口同她說話,卻又一時之間不知道應當說些什麼才好。

倒是阮煙蘿,被直接指正了之後,她理應當害怕才是,可是看她的樣子,卻無半點驚慌,似乎此事與她就沒有任何的關係。

「阮煙蘿,你還有什麼要說的?」皇帝問阮煙蘿。

阮煙蘿則給皇帝行了個禮:「回稟陛下,我的確不是阮將軍的女兒。」

「什麼?她當真是前朝公主?」

「私藏公主那可是死罪啊。」

「這次不管是阮將軍也好沐王爺也罷,都沒有辦法推脫了。」

「為何會有這種事,阮將軍為何那麼想不開,要留下前朝的公主在身邊呢?」不知道是誰說了一聲,上官煙紫聽到了,立刻把此事拿來當做文章。

「為何留下公主在身邊,這不是很簡單明了的事情嗎?因為阮將軍意圖謀反!沐王爺知情不報,袒護阮煙蘿,保不準已經和他們勾結在一起了,陛下,您一定要下決定,千萬不能讓他們做出禍國之事。」

「上官煙紫,你的戲可真足。」阮煙蘿緩步上前,眸子冷冷掃向女子。

要不是此人對她步步緊逼,阮煙蘿也不至於連個生路都不給她留一個。

她乃是貔貅大神,就算現在法力盡失,那也是神仙,尤其是那些凡人能夠污衊的?

看阮煙蘿氣勢很強的樣子,上官煙紫直接就冷笑了起來:「事到如今,你竟然還不思悔改?倘若我是你的話,就直接認罪伏誅了。」

「那是你,你又不是我,也不是我肚子裏的蛔蟲,你怎知道我心中在想什麼呢?」阮煙蘿冷笑,「回稟陛下,雖然我並非是阮將軍的女兒,但也絕對不是前朝公主,因為我知道,我的爹娘是何人。」

「信口雌黃,你肯定是為了脫罪,所以才故意這麼說的。」上官煙紫暴怒。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末的一個夏天。端午剛過,驕陽似火。

鐵城市白川縣浪竹鎮紅蓮灣。

又是六月天,這個季節是紅蓮灣村民最忙的時候,忙完收穫,馬上就得耙地,播種,緊接着插秧,季節性很強,誤了季節,晚造的收成就會大打折扣。

這個六月天有些邪門,比過去任何一個六月都要熱,大地像個燒得通紅的大烤盤。

田垌里,早造的雜交水稻剛抽穗,眼看再過十天半個月就可收穫了,可萬萬沒想到,本是稻花飄香、蛙聲一片的季節,卻因為驟然遭遇到嚴重的旱情,溝溪的水早已乾涸,田邊打的井也抽干,稻田已曬得開始皸裂,禾苗成片枯乾,村民們無計可施,只能盼著老天爺大發慈悲,開天門播灑甘霖。

「村裏有人做了得罪上天神靈的事情,旱災是神靈的懲罰,要想下雨就得做社求雨。」村裏的神婆四叔婆說。

四叔婆的話,村裏的老人和婦女們可是相信的,她可是這一帶有名氣的神婆。於是全村動員,家家戶戶湊錢交米,集中到村祠堂宰豬做社求雨。

「廣布潤澤,輔佐雷公。……急急如律令。」

「收陽降雨頃刻生,驅龍掣電出玄泓。……急急如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