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8 月 28 日

「旗鼓相當嗎?」很多人詫異,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十六歲的少年,竟然能接得住郭少康的一拳。

郭少康也是一怔,旋即大笑道:「哈哈,不錯,越來越有意思了,你越強,我待會兒虐起來,才越有意思啊。」

「真是個瘋子。」很多人暗道。

「呵呵,還是那三個字,你不行。」蘇御再次搖頭。

「行不行,一試便知。」郭少康身體往下一蹲,後腳跟觸地,人如弓形,瞬間沖了出去,速度比起之前,不知道快了多少倍,在很多人的眼裡,此刻的郭少康,依舊還在原地。

也只有蘇御看到了,郭少康已經消失了,並且他的耳畔,響起了輕微的音爆聲。

。 劉十一十分好奇的探頭探腦過來看,他指著地面上那些細小的顆粒狀物體問道。

「那是什麼東西?」

我解釋道:「如果沒猜錯的話,是小惡魔的血液。」

「納尼?」他驚訝的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

「我還是頭一回聽說,惡魔會有血的,它們不是靈魂狀態嗎?而且剛才在攻擊老子的時候,明明……等等!」

劉十一想了想說道:「這血怎麼還凝結成顆粒了?」

我嘆了口氣,耐心的解釋道:「惡魔的血液就是這樣的,不用感到奇怪。」

「我是奇怪為什麼劉先生你要收集這些東西,真的有會有用嗎?」

沖著他神秘一笑,我說道:「待會你就知道了。」

劉十一抓了抓腦袋,大概是剛才的態度令他疑惑,索性什麼都不問,直接安靜的等待結果。

這樣做無非有一個好處,適合老子冷靜思考。

也只有這種時候,劉十一才能不妨礙到老子。

在將惡魔血液收集完畢之後,用塞子將瓶口堵住,並且給了劉十一。

他顫顫巍巍的接過,剛開始還猶豫了一下,好像遞給這傢伙的是瓶能夠揮發的毒藥那般。

說白了,還是缺乏信任。

不過無所謂,反正老子不介意,他愛怎麼想都是自己的事情。

要是連這點信任都沒有,乾脆自己去打琵琶老鬼!

「這個東西……」劉十一剛拿過去沒多久,連話都沒來得及說完,瓶子突然散發綠色的光芒。

「卧槽!它們要出來了!」

劉十一驚慌失措,握著小瓶的手瑟瑟發抖。

這次,我還挺高興的,不為別的,這傢伙有進步,一沒有暈過去,二沒把老子辛辛苦苦採集的東西扔出去。

我說道:「瓶子一旦摔在地上,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破碎,惡魔之血會盡數浪費,剛才的努力會付之東流。」

「什麼?」劉十一被轉移注意力,雖然還是害怕,可和先前比起來,好了不少。

「可是劉先生,」他用顫抖的語氣問道:「為什麼要把這麼危險,不對,是這麼易碎的東西交給我呢?」

「這……」他咬了咬牙,措辭半天才道:「這不是暴殄天物嗎?」

我笑了笑:「放心,既然是交給你的,必定是因為在適合的人手中,能夠發揮它最大的作用,只是這麼一個簡單的理由。」

「還有……」我頓了頓,接著道:「如果記得不錯,老子還欠你一個寶物,這東西比金佘珠管用多了,也更適合你,放心,我的眼光一向不會差。」

「好吧。」

劉十一十分勉強的將它收起來,臉上都是不情願。

「千萬不要有什麼心結,這東西能夠抑制好運氣,所以老子才把它交給你的。」

他抽搐兩下嘴角,說道:「劉先生,是不是搞錯了?人家都是拚命的加運氣,怎麼到了這裡,變成抑制好運,還是好事?」

「你該不會在坑我吧!還是欺負老子聽不懂這話里的諷刺意思?」

我趕忙解釋道:「那是因為你和常人不同。」

「為什麼祖上那麼多人,都沒有服用過長生不老葯,偏偏到了你這裡,居然那麼走運?就沒想過這一點嗎?」

劉十一抓了抓腦袋,還是不信任老子,他冷血臉說道:「都是巧合,有什麼好說的。怎麼?你大晚上的出門撿到金子,還非要講個理由出來?」

「哦對了,是命不該絕,你們修道之人是不是信天命?這麼說,聽著是否能夠喜歡一些?」

我呵呵一聲冷笑。

「別這樣,顯得你有些自暴自棄。」

這傢伙還好意思嘆氣。

「還不都是被逼的,某人搶走了金佘珠,現在又拿一瓶顆粒狀小瓶子來糊弄人,換了誰,都會不高興吧!」

他陰陽怪氣道:「說什麼惡魔之血,鬼才相信!就算真的是,估摸著也是廉價到不行的破爛,因為沒人要,或者沒用,乾脆給比較弱的人戴上。」

劉十一悠悠的嘆口氣:「沒辦法,誰讓老子是弱者呢,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我也沒生氣,耐心的解釋道:「之所以抑制體內的好運氣,這都是為你好。人一生卻有命數一說,而且相對的,還會有運氣輪迴,因果報應的規律。」

「知道為什麼琵琶老鬼會囚禁你嗎?如果沒猜錯的話,無非兩個原因,一是折磨,用來吸取龍鱗力量,當然這可能只是表面上的。其二,他很有可能在救你。」

「什麼?」劉十一驚訝的後退半步,並不是為這個真相而感到吃驚,相反,他更加不信任老子了。

顫抖著舉起手,指著我的鼻子道:「你該不會和琵琶老鬼是一夥的?」

我嘆口氣,「如果真是,你早被帶回去了,還有在這裡和老子一起解啞迷嗎?」

他的眼珠子轉了轉,隨後點點頭:「好像有些道理。」

「可為什麼突然之間,劉先生,你就開始為琵琶老鬼說話了?這太詭異!換了任何一個人,站在我的立場,都很難接受。」

劉十一在身上摩挲了半天,直到抽出一把剪刀,對準前方,卻沒什麼氣勢。

這傢伙慫貨慣了,從經歷上可以看出,從小嬌生慣養,典型的錦衣玉食公子哥,來到這種地方后,根本沒適應。

加上琵琶老鬼將其囚禁的時間過長,時代發展又這麼迅速,他的思想古舊刻板,也沒什麼奇怪的。

「確實。」順著劉十一的話,我點了點頭。

「也許沒辦法接受,但就是事實。如果你去過地獄,見識過那裡的統治者,就不會說出這種話了!」

「行了!」劉十一猙獰的冷笑一聲,「不就是嘲笑老子沒閱歷,沒文化嗎?地獄的統治者……」

他口中念叨了很多遍,然後歇斯底里的大吼:「真他媽要有那麼厲害的話,怎麼可能讓你還陽?說到底,不還是網開了一面?」

這可把老子問住了!

龍王的事情絕對不能提,可要是沒有這一塊,整個故事不會完整,要是編造瞎話很容易被聽出來。

「怎麼?還不允許老子有點異於常人的能力?」我故意道。

。 所以說,那些躲在暗中之人,不出手則已,一出手,怕是全都走不了了,皆要被姜塵斬殺。

這件事,姜塵是不會留手的,欲奪我寶物者,焉能留你命在?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先天之精身上繚繞的火煞之氣,也慢慢的被煉神大陣煉化,從先天之精的身上剝離。

為此,先天之精身上綻放出的血光,更為的絢爛了,道道神曦照射而出,將方圓萬里的山河,盡皆映成了血色。

且,隨著火煞之氣一點一點的被剝離,血光映照的範圍更大了,從先前的一萬里,慢慢變成了兩萬里、三萬里……乃至現在的十萬里。

如此異象,方圓萬萬里之內的高手,真是一抬頭就能看到。

「嘶~~」

「那是什麼,好宏大的異象?」

「那好像是小蒼山脈?怎麼回事,小蒼山脈怎麼又浮現出異象了?難道是上次未曾被人發現的先天寶物,如今又出世了?」

小蒼山脈之中發生如此異象,自然驚動了周圍的高手。

然後,這些高手便聯想到,之前沒多久,也是小蒼山脈,也曾出現過偌大的異象,滔天火光沖霄而起,震懾周圍數萬里。

如此異象,與今日這般,何其的相似。一時間,這些高手不由想到,難不成是當日的先天寶物又出世了?

不久之前,小蒼山脈發生異象后沒多久,這些高手就趕到了這裡。可惜,他們找了月余,也沒找到什麼東西,反而與此地的妖魔鬼怪爆發了不少衝突。

最後,實在找不到先天靈物,這些高手只得悻悻而回。

可是,未曾想,他們剛離開小蒼山脈沒多久,異象又再次出現了。這說明什麼,說明寶物還在小蒼山啊。

「走,快走,速速趕往小蒼山脈,將那先天靈物拿到手中,萬不能讓其落於邪魔外道之手。」

也不用人招呼,位於小蒼山脈附近的高手,就極為默契的,紛紛朝姜塵所在的地方趕去。

而姜塵呢,早在異象浮現的時候,就知道要壞事,待會還不知道會有多少高手被驚動,趕來此地。

念及至此,姜塵當機立斷,讓七千伏魔天兵現出身影,將此地團團圍住,不許任何人進來。

姜塵此舉,是為了警告趕來此地的高手,給他們最後一次離開的機會。看到伏魔天兵,來人心裡就該有譜了,知道此地是有主的,且主人還是天庭的人。

若是正直之人,看到這一幕,要麼直接轉身離開,要麼上來打聲招呼再離開,總之,是不會再起爭奪先天之精的念頭。

而若是別有用心之人,看到這一幕,非但不會離開,反而會默默潛伏在一旁,伺機而動。

對於這樣的人,姜塵殺了也不會有負罪感。給你機會卻不知珍惜,死了也就死了。

……

…………

「嗯?真有人不知死活?」

沒過多久,在姜塵的感知之中,就發現周圍多了不少陌生的氣息。且按氣息強度來看,來人基本都是太乙金仙。

至於大羅金仙,應該也是有的,只是姜塵暫時沒有發現。

嗡嗡嗡……

也是這時,煉神大陣煉化先天之精也到了最後關頭,血紅色的先天之精上,最後一點暗黑之色,正在慢慢的消退。

那血光,更為的絢爛了,同時,一股醉人的芳香,攜帶著驚人的生機,以先天之精為中心,轟然向四面八方橫掃而去。

轉瞬間,大地回春,百花齊放。

此地在地火的焚燒下,早已化作一方赤地,毫無半點生機。可如今,在先天之精的影響下,其生機在剎那間復甦,百花也在一息間綻放,大地再添一抹綠色。

任誰來了這裡,也不會相信,就在上一刻,這裡還是一片毫無半點生機的焦土。

「好驚人的生機!好寶物!」見到如此神奇的一幕,暗中有人抵不住先天之精的誘惑,驟然出手朝先天之道抓去。

轟!

先天之精上方,虛空突然扭曲,一隻大手從中探出,朝下抓去。

「放肆!」

姜塵心中動怒,一縷劍絲自虛空浮現,飛快的遊動著,先是繞著那隻巨手轉了一圈,將其割成碎片。

隨後,那縷劍絲沒入虛空之中,沿著巨手抓來的方向,一路向下追去。

哼!

沒過多久,暗中傳來一道悶哼聲,顯然是有人被劍絲斬中,吃了大虧。

「藏頭露尾的鼠輩,給本神滾出來!」找到發出聲音的地方,姜塵猛然探出右手,向前狠狠一抓。

剎那間,先天之氣翻滾不休,化作一道巨大的手印,隨著姜塵的動作朝下抓起。

玄門頂級大神通,先天一氣大擒拿!

以姜塵現在的修為,太乙金仙之中能與他抗衡者寥寥,那出手之人不過太乙金仙後期的修為,如何能擋得住姜塵這一記神通?直接就被姜塵這一道擒拿手拿下。

將出手之人拉出來一看,姜塵的臉色不由一黑,就見那人一身青色道袍,上面印有陰陽八卦,頭上雖未戴道冠,但也挽著一個道髻,手中還拿著一個拂塵。

就這道人的模樣,任誰見了,都要贊一聲,好一個得道仙家。

只是如今,他被先天一氣大擒拿抓著,半吊在空中,所有的形象都蕩然無存,看起來頗為的狼狽。

這是位仙道中人,並非是邪魔外道。當然,這不是姜塵從他身上的氣質來判斷的,若說氣質,有的魔道中人,能裝的比仙道還仙道。

這道人一身仙家純正的法力,半點也做不得假,由此姜塵做出判斷,此人乃是仙道中人。

「好一個賊道,修行都修到狗肚子里去了。強搶他人之寶,真虧你能做的出來,你家長輩就是這麼教你修行的嗎?玄門戒律,天庭律法,你就熟視無睹嗎?」

仙道即正道,所以,仙人作惡,比之魔門作惡,更為的令人憤怒,也更要受到嚴懲,這叫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罵了幾句這道人,姜塵突然發力,將他的肉身捏碎,並以秘法封印了他的元神,隨手扔給了身邊的雲霆神將。

ps:好想加更,但沒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