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1 日

「葉小子。」

「你們出來打架,竟然都不帶着我,真是不夠意思啊。」

深海魔鯨王說道。

說完,他看向白毛的那些兄弟,雙手掐腰,霸氣的看着他們道:「你們一起上啊,我乃深海魔鯨王,聖墟,聖域大陸的海洋掌控者,我一隻手就能吊打你們。」

葉天傾頭皮發麻。

他趕緊攔住深海魔鯨王。

。 失憶了,也會慢慢的記起來的。

秦久嵐在一邊問道,「那他什麼時候會恢復記憶?一定要等到手術嗎?」

「這也不一定,因為這一塊陰影區域,我們目前也沒有查出來具體的原因,當時手術的時候,並沒有發現這塊陰影區域。這是兩份ct報告的顯示,你們應該可以看到區別,但是失憶是暫時的,或許沒幾天,就恢復了。」

秦久嵐安慰溫惜,「卿寒就是暫時失憶了,你也不要傷心,他這次好不容易能夠醒過來,你也聽到醫生說了,他只是暫時的失憶了,就先委屈你一段時間了。」

「我不覺得委屈,只要他身體健康記好了。」

溫惜走出了醫生的辦公室,臉上重新的露出了笑容。

她想要的很簡單,只要陸卿寒平安無事就好了。

自從陸卿寒昏迷之後,陸老爺子的精神就不大好,此刻也乏了,陸璟榕送他回去,溫惜走回了病房,還沒有推開門,就透過這一道縫隙中,看着裏面。

陸卿寒躺在病床上正在輸液。

而床邊,風沁雅坐着,她似乎是講了什麼,陸卿寒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溫惜微微抿唇。

她輕輕的敲了敲門,走進去。

風沁雅一臉委屈跟柔弱的看着溫惜,「四嫂你回來了,我見你們都去了醫生的辦公室,就想着四哥一個人在這裏,他剛剛醒一定是很無聊,在這裏陪四哥說會兒話。」

這一幅樣子,彷彿是溫惜要怪她一樣。

溫惜還什麼都沒有說,風沁雅一個人,就把戲演足了。

她還沒有開口,就聽見陸卿寒說道,「是我讓沁雅留下的,我聽說你是明星,應該平時挺忙的吧,我昏迷的這兩個月,你應該也耽誤了不少工作吧,去忙你的工作就好。」

男人的聲線落在溫惜的耳朵裏面熟悉而有些陌生。

還是那樣的嗓音。

她閉上眼睛都可以認出來。

但是說出來的話語卻有些冰冷。

帶着男人獨有的冷漠氣息。

讓溫惜一時間,沒有回答。

她看着這一張英俊的臉,是她日思夜想的面孔,他消瘦了很多,下巴也尖細了不少。整個人穿着淺藍色的病號服,靠在床頭,氣質依舊的冰冷如雪,黑色的短髮也長長了一點,微微蓋住了眉心的位置,可是那一雙眼睛看着自己,卻已經沒有了當初的溫度跟感情。

溫惜深呼吸一口氣。

正準備開口,風沁雅說道,「四嫂,我是不是在這裏打擾你跟四哥了,我這就走,你不要生氣了。」

說完,風沁雅柔柔的看了一眼陸卿寒,「四哥,我晚一點再來看你。」

她站起身,看着溫惜的時候,眼底露出了愜意,似乎是怕她生氣,但是這些都被陸卿寒看在眼裏。

溫惜心底苦笑一下。

這個風沁雅,果然跟陸綰之說的一樣。

人前一套,背後一套。

她什麼話都沒有說,風沁雅已經給她冠上了一個帽子。

想必現在陸卿寒失憶了,也應該會誤會自己,以為自己是一個脾氣不好的人,在加上,陸卿寒對風沁雅的愧疚一直很深。 請人進來后,明南汐才發現來人竟是三皇子。

這著實出乎她的意料,她還以為是某人的惡作劇呢。

她跟三皇子的交集,也就只有那一次罷了,難不成這三皇子是來討她謝的?可是她明明已經謝過了。

摸不準三皇子的來意,她倒也沒給冷臉,吩咐了人備好茶水,給客人飲用。

在等待茶水的間隙,三皇子跟明南汐各自聊了一陣,見明南汐一直是淡淡的模樣,似乎對他並沒有太多好感的樣子。

他有些疑心明南汐是不是在懷疑他。

好在茶水很快就來了,他剛要端起,就看到小糰子猛地跑了過來。

他剛要喊小心,就看到小糰子抓著他的大腿往上爬。

他有些手足無措,常聽聞明南汐的兒子痴傻,可是今日一見,先前準備好的似乎都派不上用場了。

僅僅幾息時間,小糰子已然半個身子爬到了桌面上,而後竟然坐在桌子上,夠著他面前的糕點吃。

他有些好笑,之前他還以為小糰子喜歡他,所以想跟他親近呢,現在看來,不過是他面前的糕點吸引了他罷了。

他只是轉了個念頭,並沒有太過在意,任由小糰子在桌子上造作。

然而他並沒有發現,在沒有人注意到的角度,小糰子微微彎了下唇角,而後手猛地一顫,竟然將那杯他還未端起的茶水,整個兒摔進了他的懷裡!

那水還冒著熱氣,他只覺得手臂上一陣燥熱,訓斥的話幾欲脫口而出!

小糰子吭哧吭哧地把嘴巴里的糕點咀嚼完,才眨巴著一雙晶亮的大眼睛道,「咦?這個叔叔的衣服怎麼濕了?明喻給叔叔擦擦!」

他說得乖巧,然而手上的動作卻是粗魯不已。

剛剛抓過糕點的手,上面還沾染著些許的碎屑,也不知道他之前還抓過什麼,另一隻手上滿是油膩。

兩隻手在他的衣服上抓來蹭去,很快他的衣服就不能看了。

滿身的污漬,著實有損他的風度。

可是他堂堂三皇子,也不至於跟一個痴傻兒計較,哪怕他做的再過分。

可是心裡到底還是憤怒的,看著小糰子的眼裡,火氣怎麼壓都壓不住。

好在,他還記得來這裡的目的,勉強扯起一抹笑來,「小公子還真是活潑,呵呵……呵呵。」

他將衣袍抖了抖,水倒是沒什麼,主要是那一片油漬,怎麼看怎麼顯眼。

明南汐看著這一幕,只覺得頗為眼熟。

再看小糰子,一副懵懂的模樣,似乎並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帶來了多大的惡果。

她嘆了口氣,輕聲道,「小兒頑劣,還請三殿下不要在意。」

三皇子笑了笑,忙擺手道,「沒事,小孩子嘛,還是活潑點的好。」

他一副慈祥的樣子看著小糰子,在他逐漸挪到桌子邊,想要下去的時候,他站起身,隨即一把將小糰子抱起。

他本是好意,他看得出明南汐對這個孩子極為上心,哪怕這是個痴傻兒,也照樣被明南汐如同眼珠子一樣呵護著。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他不過是想幫一把小糰子,順便在明南汐面前刷一波好感,小糰子居然一點都不配合,而且還一邊掙扎,一邊大叫,「娘親,娘親救我,這個叔叔是壞人,咳咳,壞人要把娘親的寶貝喻兒給掐死了!」

明南汐不由得扶了扶額,走過去從三皇子的懷裡把明喻接過來,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小兒頑劣,讓殿下見笑了。府上並沒有適合殿下的衣服,便不留殿下了。」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三皇子再想留,也不得不起身告辭。

只是他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小糰子一眼,有些猶疑不定。

他就這麼遭小孩子討厭么?

他忍不住懷疑起來。

待得三皇子走後,小糰子沖他的背影吐了吐舌頭,扮了幾個鬼臉,心情舒暢,好不快活。

一轉眼,就看到明南汐神情未名地盯著他看。

不知為何,他突然有些心慌,忙往身上擦了擦自己的手,乾淨了才敢抓住明南汐的衣擺,弱弱地道,「娘親,剛剛那個叔叔好凶,明喻害怕。」

明南汐揪住他的后衣領,將他提拉到凳子上坐著,而後輕笑一聲,「哦?害怕?害怕還主動去招惹他?還好他沒有生氣到動手,若是他真的動手了,以娘親所處的位置,可救不了你。」

看著小糰子不服氣的模樣,明南汐嘆了口氣,摸了摸他的小腦袋,「其實,你不傻對不對,我知道我的寶貝很聰明,一直在暗中保護著娘親,可是娘親不需要你這麼懂事,你還小,只管開心就好,萬事有娘親在呢。」

許是明南汐的語氣太過溫柔和篤定,小糰子愣愣地看著她,而後嘴巴一扁,頗為委屈地道,「娘親,明喻不是故意要騙娘親的,明喻只是想保護娘親,那些壞人太壞了,如果明喻不是因著痴傻的身份,便不好出手教訓他們了,那時他們一定會更加刁難娘親的。」

明南汐把小糰子一把抱在懷裡,頗為心疼地拍著他的背,「娘親知道,娘親知道明喻很懂事,可你明喻這樣懂事,娘親會很心疼。」

「娘親不心疼,明喻不苦的,明喻想保護娘親。」

小糰子軟軟糯糯地說著,明南汐只覺得心裡極為熨帖。

有這麼個懂事的兒子,她什麼都不求了,只想著以後要做的更好一些。她是母親,本應該保護自己的孩子,可是卻被小糰子反過來保護。

他才只有五歲啊。

正是快樂成長的年紀。作為她的孩子,明喻真的是很辛苦。

不過感動之餘,她還是忍不住想起了某個人。

明喻討厭一切男性,和欺負過她的所有人,可唯獨對墨寒燁好得很,看來墨寒燁制娃還是有一套。

想起墨寒燁,她不由得笑了,那種明媚的喜意,就連她自己都未曾發現。

而這一日,除了三皇子前來拜訪之外,不過多時,又有人求見。

這讓明南汐不由得納悶起來。

剛要推拒,手下人卻道是宮裡來的人。

。 !!勿訂!!先傳后改,明天再看!

!!勿訂!!

隨着《寶蓮燈》的熱播,楊琛的人氣終於達到了一個巔峰。

網絡江湖上曾經流傳過一句話,南焦北古,天涯四美,一見誤終身,不見終身誤。

而此時還沒有所謂的天涯四美,只有南焦北古。

《小李飛刀》李尋歡謙謙君子,溫潤如玉,被譽為男不敵他一刀,女不敵他一笑。

《神鵰俠侶》的白古當年還沒做美黑,白凈瀟灑,面如冠玉,也是一見楊過誤終身。

而楊琛先有盜聖白玉湯,再有《寶蓮燈》楊戩楊二郎橫空出世,終於有媒體把楊琛和那兩位相提並論,被稱為南焦北古中楊琛。

從99年發佈第一張專輯開始,至如今03年,歷時四年,楊琛的名氣終於大爆,幾乎要把國民度刷滿。

………

正式開機之前,劇組有安排劇本圍讀。

有心的演員在翻看劇本以外,還特意買了一本《人生長恨水長東》以作參考,也是因此當楊琛到場的時候,演員們幾乎不約而同投來了幽怨的目光,還有些女演員眼眶都是紅的,明顯是哭過。

其實這部戲如今的劇本更貼近劇版《寶蓮燈》,因為《人生長恨水長東》的基調太悲,而且對某些宗教人物的刻畫偏向黑暗,所以編劇對其中一些內容做了刪節調整改編,而《人生長恨水長東》本來就是電視劇《寶蓮燈》的同人作品,這麼一改自然又回到了原本的軌道上去了。

不過跟原本的劇版相比,如今的劇本在一些細節上要完善許多,而且楊戩的戲份也要更重,從原版的二番變成了一番,如今的這部劇與其說是《寶蓮燈》,還不如叫作《二郎傳》。

胡婧舉著書對楊琛道:「看了你這本書,我覺得楊戩身邊全都是白眼兒狼,何必去管他們,還不如全都死了算了。」

楊琛還沒說話,看過書的已經七嘴八舌議論起來,彷彿要藉此傾瀉心中的那股抑鬱不平之氣。

「你為什麼想要演楊戩呢?」曾離湊在楊琛身邊翻著書,「其實嚴格意義來說,劇本里楊戩這個人物不算是好人。」

楊琛道:「本來就不是好人。他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在通往既定目標的道路上冷酷寡恩,不惜一切。這樣的人物又哪裏算是好人呢?

不過我喜歡他身上的那種偏執孤傲,心力之所系,雖千萬人吾往矣,九死其猶未悔,你不覺得這種激越的霸道強橫很酷嗎?」

「我只是覺得你的心太狠了,最後的楊戩還是死了。」

「求仁得仁,對他來說,死亡是一種解脫。」

………

楊琛說得頭頭是道,而且對這個角色也確實是心嚮往之。

但是到了正式開拍的時候楊琛才發現,這種神話劇看的時候挺好看,拍的時候是真特么尬啊!

就開場第一天的戲來說,楊戩帶領天兵天將把自己的妹妹楊嬋親手鎮壓在華山之下。

此時楊琛就站在劇組搭的枱子上,而這塊枱子到了後期,那就是神仙駕的雲了。

他居高臨下地念著自己的台詞:「三妹,你私自下凡與一個凡人結成夫妻,已經觸犯了天條,還不速速與我重返天庭接受懲罰!」

此時的他穿着一身亮銀鎧甲,手持三尖兩刃刀,身邊還跟着鄧朝演的哮天犬,而下方眾多群演和大配已經把楊嬋團團圍住,好似是情勢緊張,一觸即發!

而神仙鬥法嘛,法寶一出,那都是傷人於無形之中,光波四射,連碰都不用碰你的。

但是現實中哪有什麼法寶光波,這些都得特效做出來才行,拍的時候就是只要我手一揮,,你就往後邊倒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