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21 日

「該怎麼做就怎麼做,而且我認為其實這件事情現在已經可以確定了,只不過我們現在需要找到姘頭是誰。」

時宜眼裏一閃而過狠意:「如果讓我知道這個男人是誰的話,我一定不會放了他,同樣我也不會放過時箏,至於她,就看爺爺怎麼做了。」

「我之認為她可能是痴情,但現在我才明白過來她不過就是個工具而已。如果那個男人心裏真的有她,又怎麼會讓這些事情發生呢?既然已經讓這些事情發生了,那麼必然是因為利用。」

「難道那個人不知道這些事情很難嗎?難道不知道有危險嗎?難道那個人會沒有娶妻生子嗎?我可不信,像是她這樣子戀愛腦的人,恐怕那個人呢說一句,你跟我走吧,她就會走吧。」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最新章節、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知情權、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全文閱讀、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txt下載、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免費閱讀、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知情權

知情權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綜運動]男神他熱愛科學、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

。 將軍突然之間從水中竄了出來。

這不,喪屍這邊的負責人也是瞬間就是追了出來。

「撤退!」

將軍大喝。

叮,叮!

一輪攻擊到來,但是,大將軍抵擋了下來,一邊抵擋,一邊撤退。

這麼的一路是奔襲,對方呢,一路是追擊,沒有辦法了,在這人家的世界,他們連一個生根的地方都沒有找到,那些島嶼啥的地方也就是臨時修整,在這樣子的喪屍大軍的攻勢之下,一邊防備病毒感染一邊防備被對方的攻擊命中,這,這小島沒有足夠的防禦也不管用啊。

唯有是跟人類一樣有著這麼的一個類似於人類城的防護,才能是將對方的攻擊給防下來啊。

撤退回去吧,直接就是哪裡來的回到哪裡去。

思緒到了這一點,大家的步伐更是不遲疑,海中這麼一條通道已經是打開,海族大軍嗖嗖的就是竄了進去。

大傢伙可以追,完全是可以追。

追上去就是到了人家的世界,你到了人家的地盤,人家關門打狗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來多少,打掉多少。

就這樣,將軍撤退的消息已經是傳入到了雅典娜的耳孔之中。

此刻,雅典娜不是很開心呢。

雅典娜感覺,自己特么的算是為了人類這邊做貢獻呢!

一旦是將海族給整走了,那麼,這人類的壓力就變成了喪屍大軍,這樣子的話,這人類一旦是一門心思的攻擊起來喪屍大軍,那喪屍大軍的處境簡直就是非常不好啊。

這,這可真的是嚴重的影響到了人的情緒的這麼一種感覺啊,非常的不開心啊。

冷靜!

一定是要冷靜了下來。

冷靜下來以後,嗯,研究清楚這未來的到底是應該要怎麼走才行。

雅典娜想好了,冷冷靜靜的好好規劃一下未來。

然後呢,這大軍可不就是隨著這雅典娜一道的回去了,回到了北美,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之上。

這雅典娜可是一直都是在航母之中,這情報沒有任何人知道。

人類這邊呢,這是幾經商量以後做出來了這樣子的一個決定來。

喪屍的凝聚力達到了空前的這麼一種地步,直接就是這麼的凝聚在了北美,這是將北美都給整的那是固若金湯,走上一步都困難的這麼一種感覺,是吧?

那,一輪攻擊就得是要展開啊。

是不是要利用導彈先來上一輪呢?

這個提議剛剛被一個首腦給提出來就被天朝這邊給否定了。

因為根據這葉浮生的情報,人家雅典娜那可是連核潛艇都有,你要是跟她玩這一出,你就是要將她給逼急了,到時候,嘖嘖嘖,這是直接就是朝著厄洛斯那邊展開這核導彈的攻擊。

厄洛斯那邊是這麼一個情況,哪怕這是個陰謀,那也無所謂,因為這就是個陽謀。

人家的領導人說過要是連厄洛斯都沒有了,那還要全世界幹什麼?

你將雅典娜逼急了,她就讓厄洛斯沒有了,那在厄洛斯沒有了之前,大家也都沒有了。

打,那是可以打的,慢慢的來,循序漸進,這麼的一邊打一邊掌控了人家的核潛艇和各種發射井,一定一定是不能讓對方有著禍害厄洛斯的這麼一個機會。

那麼,在這麼一種情況之下那就只能是使用最為常規的打法了,是吧?

雖然不想,但是不得不這樣。

水軍,直接就是出動了。

各個國家這是將自己最強的軍事力量給呈現了出來,航母群編組成功。

潛水艇群編組成功並且護衛航母群。

還有戰艦群也是編組成功。

這是一股十分之強大的力量,世界的力量正在朝著這北美席捲而去。

這不,此刻此時,已經是將北美給這麼的徹底的是包圍了起來。

在這團團圍住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真的是一隻蒼蠅都是不要指望可以飛得出來,情況就是這麼的一種情況。

喪屍大軍在這海面之上,那也是部署了很多,有戰艦,有漂浮的檯子,甚至於這距離最近的島嶼,那都有著他們臨時隱藏起來的喪屍大軍,可不單單隻是困獸在了這北美之上而已。

此刻,這全世界要做的事情,那就是將這些外圍的探子,盡數都是給打掉,打得這對方只能是困著在了這對方的一畝三分地之上,情況,那就是這麼的簡單的一個情況。

時間一晃。

不知道是過去了多久的這麼一種樣子。

對方的雙眸,虎視眈眈的盯著這葉浮生看著。

葉浮生這邊呢,那是純屬就是不正眼看對方的這麼一種感覺,還能是管你這些?你怕是想的有點多是真的。

「少年,我想跟你這麼的好好地談一談。」

說話的,那就是這座島嶼之上的負責人,萬德福!

萬德福沒有想到,自己這邊的隱藏如此一般的隱蔽,竟然還是被這個該死的葉浮生給發現了,這種感覺真的是相當的讓人不好啊。

但是,又不得不面對。

那就嘗試著看看是不是可以跟對方談上一談了。

刷!

葉浮生這是沒有任何的遲疑,攻擊直接就來!

這一刀子真的是朝著萬德福的身上就要招呼了上去,他要一刀子將萬德福給一分為二的樣子。

萬德福的雙眸鎖定著這該死的葉浮生,這個傢伙可真的不是很招人喜歡的這麼一種感覺啊。

這麼的下去,這是整的他有點抓狂是真的。

叮,叮,叮!

一次,兩次,萬德福還是抵擋了下來。

但是,長此以往一直都是這麼的強悍的戰鬥力下去,這可真的就不是個事了,這是一種完全是沒有辦法抗爭而下去的感覺,這種感覺,不太好。

「少年,我還是希望我們可以走一點文明的道路,嗯,不要是這麼的打打殺殺下去,就這麼的好談好商量,好好的來溝通,溝通之下就將問題給解決了,多好呀,多美麗呀,是不是?」

「是什麼?」

這不,葉浮生問完了,攻擊,那可是繼續而來,數次不間斷的就來了!

朝著萬德福的身上招呼了上來,看著就嚇人! 「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靈器峰很多珍貴靈材都來自大荒界,就是每百年開一次來著!二師叔對那些靈材可寶貝了,上一次三師兄煉廢了一塊隱靈礦,被二師叔揪著罵了好幾年!」

想到三師兄抱頭鼠竄的樣子,李澤不禁笑出聲來,那幾年三師兄可是被折騰得夠慘的。

「笑什麼呢,說出來讓大家開心開心!」

胡菲菲見李澤徑自笑得開心,不禁伸手戳了戳他,有好玩的事不告訴她們可不厚道!

白瑧摸著下巴回憶那是什麼時候的事,她經常去靈器峰,記憶中並沒聽說過這事,不過李澤的三師兄白瑧是知道的,跟她是同道中人,有些摳搜。

「什麼時候的事啊?你說的是靈器峰的陸羽師兄吧,我記得他是行三來著!」

「對,就是他,幾年前的事了,那隱靈礦是別人托二師叔煉製隱身寶器的,聽師叔說只有大荒界才有,出產並不多,每百年就那麼幾塊,很是珍貴!」

「隱身寶器可是很少見的,聽起來就知道這隱靈礦很珍貴了!」

胡菲菲露出艷羨之色,隨即又撇撇嘴,她是弄不到這樣的寶器的。

「真的那麼稀有?和隱身符有什麼區別啊?」

能讓胡菲菲動心,看來真的很珍貴了,不禁好奇起來,白瑧雖然小時常去靈器峰,但師兄師姐們也不會讓他們去煉器堂,因而她對煉器並不怎麼了解。

「騙你做什麼,等你去正初峰就知道了,這隱身符也就騙騙修為低的人,神識掃掃就能發現破綻,隱身法寶卻不同,若不是被攻擊打到,元嬰真君都難發現法器隱匿之人,若是寶器靈器更厲害了,據說能躲過合體渡劫老祖的神識查看!」

「這麼厲害,保命良器啊!」

白瑧星星眼,這麼厲害的東西,連合體渡劫的神識都能屏蔽,簡直是保命的最佳法寶。

她要是有這麼一件寶器,小命就有了一層保障,還可以用來敲悶棍,偷聽偷窺……

「沒聽胡師姐說,是『沒被攻擊打到』嗎?若是被打到,一樣露餡,你還是踏踏實實的修鍊為好,修為高了才能真保命,不要想那些取巧的法子!」見白瑧想入非非的模樣,自小一起長大的李澤當然知道她腦袋裡想什麼,當下給她潑涼水。

「能隱身不被察覺,保命的幾率自然大大提高!」

白瑧暗暗翻了個白眼,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年李澤總是給她潑涼水,法寶之類的是外物她自然知道,但是也是修鍊路上必不可少的輔助啊,這娃是不是修鍊入了魔?還是靈器峰出身呢!

李澤想起他師父的囑咐,便打算和白瑧好好講一講,或許就是因為她心裡看中外物,這兩年她的劍術進步才不大。

「那我們沒有法寶,還是應以修行為主,強求法寶難免會移了性情,走上歧途!」

「知道了!」

白瑧微笑點頭,不再跟他爭辯,就當哄孩子好了。心下卻暗暗嘆氣,還歧途呢,她修鍊從未懈怠,可惜被玲瓏玉牌拖了後腿。

沒有寶器怎麼了?窮怎麼了?她以後有靈石了,寶器得用一個扔一個……

「你近兩年劍術都沒什麼進步……」

看二人鬥嘴,胡菲菲笑得頗為燦爛,見白瑧認輸,她對白瑧擠眉弄眼,一臉揶揄之色。

「好了,我回自己房間了,你們繼續!」

胡菲菲也不想聽李澤說教,她也發現了,最近李澤總愛給白瑧潑涼水,想著他們同在一峰,又是自小的感情,壓一壓白瑧跳脫的想法也是不錯的,她總是有些過於好奇了,易被別人誆騙。

若是讓白瑧知道,她在胡菲菲心中是個跳脫的人,還容易被騙,定要……

估計也只能無視了,理論什麼的,他們是不會相信的!

李澤又囑咐了一番,給她分析了她如今的修鍊狀況,怕白瑧厭煩,也起身離開。

白瑧望著合上的門,發了一會呆,她真的很努力的練劍了,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沒什麼進步,難道是殺心不足?

想了一會,沒有個頭緒,又拿出胡菲菲給的玉簡看起來。

這枚玉簡,是一位叫阮佳敏的女修前輩留下的手札,這位前輩是凡人界一國皇室郡主,郡馬意外身亡后,這位年輕的郡主就入了道觀修行。

她偶然築基后,才被鎮守的國師發現,將她引入了修真界,只是她當時年紀已大,又並非元陰之身,靈根也並不出眾,一生苦苦修行,到最後壽元耗盡,也沒能結丹。

從這序語來看,這位前輩生前很是豁達,縱使對入門已晚有些許遺憾,但是字裡行間包含著看透世事的通透。

這位前輩自知今生結丹無望,便在三百六十歲時請求門派允許她在凡人界積累功德羽化,這才留下這篇手札。

看到這,白瑧腦中閃過一個念頭,只是這靈光消失得太快,她來不及抓住,一時也不知道想到的是何事,便繼續看起來。

除了吃飯,白瑧都窩在房內看手札傳記,幾篇傳記看下來讓她受益良多,跟著前輩們一起遊歷山水,探索青雲屬地,見識了許多異獸靈花,看到了這修真界多姿多彩的一角。

感悟她們不同的人生,一些以前看不開的事,此時看淡了許多,這些前輩每一個都有自己的經歷,也都帶著自己對修真界的憧憬而去,她若因前世的種種無病呻吟,豈不是白白辜負了今生的好時光!

一連幾日下來,白瑧看得有些頭暈。她如今神識不強,長時間看玉簡難免會有些頭暈,記得她家師父說過,平日里不要過度消耗神識,若是識海受損她哭都來不及,這才撂開玉簡,打算出門逛逛。

樓頂鑲著中品日光石,船內亮如白晝,整個二樓靜悄悄的,通道中蕩蕩沒有一人,白瑧施施然往前走,打算到船頭看看風景清清神。

這是前世總結的方法,就算心情不好,看了風景之後也能神清氣爽。

白瑧起初見到日光石時,還當成寶貝,收集了十多顆,畢竟夜明珠什麼的在前世是異常珍貴的。

後來能出門了,她才發現夜明珠竟是下品日光石打磨而成的,在修真界,幾塊靈石就能買上一大塊。中品日光石因為可以煉器,要貴些,不過五塊靈石也可以買嬰兒拳頭那麼大的一塊。

看著那又大又亮的夜明珠,她已沒了初時的震驚,這是修真界普遍的照明工具,講究些的還會配上漂亮的燈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