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15 日

「這……尼瑪要不要這麼快啊!我還什麼都沒反應過來啊!」葉辰欲哭無淚。

。就在這時,雷震鳴派出去的眼線終於回來了。

「家主,宋先生他通過選拔了!」眼線單膝下跪,恭敬道。

雷家眾人一聽,陷入了震驚之中,尤其是雷震鳴,他本以為有唐北冥的存在,宋梵這一去必死無疑,沒想到竟然成功了!

良久后,眾人臉上才露出久違的笑容。

……

《蓋世殺神》第691章難道你不想嗎? 早上,李安安醒了,睜開眼看到褚逸辰放大俊美的臉,真是養眼。

「早。」她說。

褚逸辰低聲「早。」

眼神有點閃躲,昨天他竟然懷疑孟成是她殺的,結果證明自己冤枉她了。

李安安在他的懷裏蹭了幾下,因為心虛,孟成的事,他會不會知道。

「今天我給你做早餐」

她討好看着他。

褚逸辰點頭「好。」

李安安飛快起床洗漱,換衣服,兩人慢慢出了房間。

褚逸辰說「孩子們一早就去奶奶那裏,說要給奶奶看標本。」

李安安失笑,這三個小傢伙,真是什麼都不忘記和奶奶分享。

雖然和白冬有不愉快,但也不會阻止孩子和她感情好的。

兩人坐電梯下樓,因為褚逸辰的腿下樓不方便,出了電梯,李安安一眼就看到偌大的客廳,他哥強打精神坐着,頭一點一點的,似乎在打盹。

她快步走過「哥。」

她哥這麼敬業嗎?一晚上都在這裏,還以為白天才會來找她。

韓毅聽到李安安的聲音,立馬睜開眼,精神抖擻。

「妹妹,你醒了。」

李安安點頭,笑眯眯的看着韓毅「哥,你找我有事嗎?」

韓毅去看褚逸辰,他沒和妹妹說?果然就是想他背鍋。

「是……是有點事找妹妹問一下。」

想到上次自己懷疑妹妹,妹妹語氣中的傷心,心有餘悸,所以他一定要很溫和的說。

結果李安安聽到這話,先走向了廚房。

「不管什麼事,先吃了早餐再說。」

她肚子有點餓了,她哥估計更加,為了孟成那種垃圾,餓肚子不值得。

「啊,好!」

韓毅的話卡主,那就吃了早餐再說。

反正妹妹沒有進過孟成的房間,證明這件事和她沒有關係。

廚房,李安安繫上圍裙,開始做麵條,動作利索,流暢,熟練。

韓毅越看,越心酸,多好的妹妹啊,怎麼總是遇到這種事。

看着褚逸辰也帶着一股深深的敵意。

褚逸辰一眼瞄過去,韓毅把目光轉開,算了,當着妹妹的面,不和他計較。

廚房裏李安安把麵條下鍋,接到沈陵發過來的消息。

【大小姐,今天有沒有被警察找上門?】

【我哥已經來了。】

【想好了怎麼說了嗎?】

【其實,我演技還可以的~!】

【那沒事了,我做飯了。】

李安安笑,沈陵這人估計要單身一輩子,直得可怕。

「和誰在聊天?」

褚逸辰站在幾步外,眼裏暗沉沉的,直覺是個男人。

李安安被嚇了一跳,他什麼時候離自己這麼近了。

忙說「楊霞,你也知道她失戀了,情緒不穩定,需要我的關愛。」

褚逸辰不相信。

「楊霞和誰談戀愛?」

「一個做菜不喜歡放鹽的醫生。」

「醫生嗎?」褚逸辰語氣上揚。

李安安詫異,醫生怎麼了?褚逸辰怎麼這種神態?

「是的,楊霞是個制服控,膚淺的喜歡對方外表,接觸后,發現雙方懸殊太大,對方做菜不放鹽,深受打擊。」

褚逸辰沒再說話,轉身離開。

在外面吃早餐的楊霞打了噴嚏,她在看網上最近很火的虐戀故事,女主真是太慘了,太慘。

哭得眼淚鼻涕嘩啦的,怎麼就突然打了一個噴嚏呢,是誰在念叨她!

偷香 望着風隼的胸膛直接被貫穿,整個場面一片寂靜。

在東城地府十大鬼帥之中,能夠達到天仙大圓滿的也只有一位,其餘的基本上都在天仙境初期左右。

一旦到了仙境,修為提升的難度就不是一點兩點。

兩個天仙大圓滿之間的戰鬥,那視覺效果和壓迫感可不是一般的強大。

看着風隼被洞穿胸膛,赤發上人臉上依舊風輕雲淡。

「黑淵荒,不過如此。」

呂先用着冷漠的眼神看着風隼。

緩緩的將紫色長槍收起來,凜冽的殺氣不斷環繞着。

風隼緩緩的看着自己的胸口,那暗紅色的血液正在不斷源源不斷的流出來。

只是風隼的表情沒有絲毫改變。

那樣子彷彿根本不是插入的自己的胸口一樣。

噌——

風隼繼續揮舞著青色的彎刀朝着呂先劃過去。

彎刀攜帶着陣陣風暴之力,那樣子彷彿是瞬間要滅掉薛維一樣。

吭!

呂先臉色微微一變,直接豎起自己的長槍抵擋。

長槍和彎刀的交鋒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音。

小型的氣浪朝着周圍猛然爆發。

「黑淵荒,比你想像的更加可怕!」風隼陰險的笑道。

只看到,在風隼那胸膛之上竟然開始不斷的蠕動了起來。

沾滿鮮血的胸口正以肉眼的可見的速度不斷癒合著,並且,風隼的氣勢可仍然沒有絲毫變化。

超速再生!

呂先瞳孔微微一縮。

可以說對於一些異獸,神獸來說,超速再生就是基本操作。

區別就是速度快於慢。

像風隼這種還是屬於中等的速度,如果碰到強大的超速再生的人,哪怕一條胳膊斷掉也會瞬間長出來。

不過,這又如何?

呂先眼中戰意無窮。

單手握槍,手中的紫色長槍迅速在呂先手中急速旋轉着。

幾乎下一秒,呂先單手手持槍尾狠狠的甩出去。

嗖——

劇烈的風暴猛然爆發。

只看到那槍影幾乎劃破了天際。

「絕響!」

呂先重重喝道。

看着這轟天一擊,風隼的臉色終於發生了變化,這股恐怖的力量甚至堪比的上自己的風暴之力!

遠處的赤發上人也是微微挑眉。

「有意思,不過天仙的實力竟然可以爆發出可以媲美金仙的力量,這個人有意思。」赤發上人笑道。

燭龍上前一步。

「上人,這種人不能歸我們所用只能將其解決掉!」

赤發上人坐在王座上,輕輕托著下巴,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解決掉?不,我更想看到,世人畏懼我的目光,我也更加享受,一些想打倒我的人卻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在這個地府,我能感覺到,沒有一個強者!沒有一個能媲美的上紫薇大帝,這個時代和曾經相差的太遠了。」

赤發上人平靜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他得到內心波動。

「閻君大人,呂帥能不能贏得過這個妖孽!」一個鬼帥有些擔憂的問。

楚江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呂先的實力不用懷疑,呂奉先之孫,實力自然無用擔心,只是這風隼的實力同樣不弱,我能夠感受到在這傢伙體內有很強大的力量還沒有發揮出來。」

薛維來到了東城地府的人群之後不禁終於鬆了口氣。

萬幸!

自己竟然真的從黑淵荒活着回來了。

這說出去是多麼不可思議。

「林老。」

看到林德風之後薛維內心不禁大為感動。

看着突然冒出來的薛維,林德風也不禁有些懵逼。

好傢夥!你這小子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小薛?你跑哪去了?我前段時間就聯繫你,你一直沒消息。」林德風不禁問道。

一聽這話,薛維內心不禁有些莫名的委屈。

我一開始只是想查明鬼門關的事情,但是誰知道竟然進入了黑淵荒,好幾次都差點沒死在那裏。

害,不過好在幾次都化險為夷,並且實力還有了很強的提高,風險和回報果然是呈正比的。

聽了薛維的講述,林德風都有些不禁感嘆薛維的經歷真的是太離奇了。

很快,一個倩影也出現在薛維的眼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