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8 日

「通知弟兄們,收拾一下,準備走。」那刀疤臉轉身向身後的那名男子竊竊私語道。

聽到這句話之後,我暗叫一聲不妙,若是他們離開廣省,並且帶着這些人質,將充滿著不定性的因素,必須讓這些人只安全的離開這裏。「張明宇老師,您太誇獎了,我哪裏有您說的那麼好!」

夏洛此刻心情大好,說話時候的嘴都合不攏。

「以後你就會明白了。」

張明宇沒有解釋,而是問道:「馬冬梅現在在哪裏?她也是演員嗎?」

「對對對,她也是演員,和我是同鄉,我們是一起來橫店拍戲的,平時我們都是進一個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三百八十六章唯愛·一年一度美妝大賽 張凡皺眉道:「定下來也不行,你病勢本來垂危,是我以內氣支撐,並不是你病情好轉,如今流一升血,豈不是自尋死路?」

萱花臉色蒼白,咬牙皺眉,眼中含怨,「張醫神,我居書舍多年,才情滿仙界,慕名而來求聘的仙人無數,我並沒有一人看在眼裡。誰知情魔債重,遇到醫神,竟然芳心所屬,再無意他嫁。若不能與醫神並蒂共枕,反不若灑血明志,此生守身如玉,也讓醫神知我情深……」

「不可!」

張凡大吼一聲,一把將萱花抓住,攬在懷中,搖晃著:

「若萱花仙子這樣說,我張某便暫時不回鄉,今晚便與仙子洞房花燭!」

萱花仙子眉間一舒,但轉而又流出淚來:

「罷了!你心不在此,留你身子又有何用?你去吧,若果然你我有緣,來日或許能再會。」

說罷,一扭身子,脫離張凡懷抱,捂著臉,向外跑去。

張凡拔腿要追,桃花仙子伸手扯住:

「不要追了,我姐姐向來志堅如磐,感情之事,更不吃嗟來之食,你施捨給她情意,會毀掉她的。不如你先回去,找到病因,治好她的病,那時再擇機起續前緣,豈不兩全?」

「一派胡言!我張凡若是以萱花之血鑄就回鄉之路,豈不等同於以人血染紅自家頂子!此行為人所不齒!」

說罷,甩開桃花,大步追了出來。

剛跑過廊角,突然發現萱花仙子卧於廊柱之下,玉腕血噴如注,面色蒼白如紙。

「萱花!」

張凡吼了一聲,一個箭步跳過去,抱起萱花,同時以小妙手迅即一點。

腕上傷口出血被止住。

但是已經晚了,地上己有一大灘血。

張凡掏出天極無量珠,將她傷口封住,一邊幾欲落淚,顫聲道:

「萱花,你何必如此!你這是置我張凡於不仁不義之地!我再不回鄉了……」

萱花緊閉的雙眼,微微睜開。

張凡看她瞳仁之中一絲喜色。

她顯然是出血過多,語音無力:

「張醫神,有你這句話,我很高興,死而無憾了……」

「你不會死,萱花,你等著我,我一定儘快找到你的病因!」

桃花仙子己然悄悄走到近前,見一地鮮血,輕輕嘆了口氣,道:

「張醫神,我姐姐幾乎為你殉情,你可要記住她一片仙心柔情。速速回去吧,再晚了,血經風一涼,就沒用了!」

說罷,將手中一方白帕,在血里醮了幾下,帶血向張凡臉上一拍!

張凡感覺眼前一迷濛,便失去了知覺。

……阿三阿四這幾天相當愜意。

上次,二人幫著顧大嫂,在車站把涵花痛毆一頓,至今回憶起來,還相當的興奮:那小臉蛋,打上大巴掌,一巴掌一個紅印子,雪白的臉皮上,紅紅的血,真是痛快如喝一壺老酒啊。

活了快半輩子了,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看的女人。

而且,不但看了,而且還摸了捏了掐了,當時兩人一左一右挾持涵花,那伸在她腋下的手,可沒怎麼老實過!

不過,這兩天他們的愜意,並不是來自上次的回憶。

而是每天有錢拿。

鞏夢書在苦峰縣坐鎮,除了聯繫當地有關部門搜尋,還雇傭了不少當地村民,每天三百元勞務費,在山裡尋找。

這些村民心裡都認為張凡被狼叨走了,哪裡去找?

所以一個個也不上心,反正每天有錢,要是真找到了,大家就「失業」了,所以大都是每天進山,找個地方睡上一覺,太陽快落山了,就回去領一天的工錢。

阿三阿四連著領了四天工錢了。

不過,這兩個人並不是出工不出力。

他們相當費力。

翻山越嶺,搜尋得極認真。

因為,沙立和顧大嫂安排他們倆,當然還有其它村民,要是找到了張凡,千萬別第一時間通知那個姓鞏的,一定要先通知沙立。

誰發現了張凡,誰會得到十萬元獎賞。

阿三阿四本來不正經務農,經常進山挖參掙快錢,對山裡的形勢相當了解,他倆研究來研究去,感覺張凡應該能找到,就是找不到全屍,也能找到根骨頭什麼的。

所以,兩人一直在苦峰山裡轉悠,把每一個山洞和可能的狼窩都不放過。

這天下午,太陽快落山了,兩人疲憊不堪,正準備回村。

阿四仰著頭,雙手捶腰,道:「草,張凡這小子骨頭都被狼嚼碎了嗎?」

突然,他發現天空中飛來一個影子!

影子如同一個翼服飛行員,速度極快,劃過天空,斜刺里向苦峰山主峰飛去!

「是個人!」

阿四叫了起來。

阿三抬頭看時,只看到了空中一個人從苦峰山頂墜落下去,兩秒鐘,就不見了。

「天上掉下了一個人,」阿三大驚失色,顫聲叫道,

「你沒看花眼吧?」

「絕對沒有,我看得清清楚楚,兩條胳膊,兩條腿,一顆腦袋沒看見嘴……」

「聽說有玩翼服的,是不是玩砸了?」

「我們上去看看吧!」

「對,上去看看。說不上身上帶著財物呢!」

「草,你腦子進水了,誰在天空飛還要帶著財物?我們最好是把人找到,然後藏起來,跟死者家屬談條件,玩翼服的都是有錢人,我們要他個百八十萬的!咱哥倆也發發財。」

兩個人越想越興奮,二話不說,拔腿便往苦峰山頂上爬來。

這兩個人平時在山裡轉悠,爬山就跟玩兒似的,不大長時間就已經爬到了山頂。

在苦峰洞附近找了一圈,並沒有發現什麼,兩個人便往苦峰懸崖上尋來。

離懸崖還有老遠,就已經看到了懸崖最頂端上躺著一個人。

「在那!」

「快過去!」

兩個人如餓狗一般,拔腿便跑。

一會兒功夫便跑到了跟前。

只見懸崖邊緣距離懸崖只有一尺遠的地方,躺著一個男人。

滿臉是血,一動不動。

但是身上並沒有他們想象的翼服。

奇怪:既然不是翼服運動員,那麼這人是從飛機上摔下來的?

兩個人慢慢走近。

到了跟前,蹲下身來。

阿三低下頭端詳了一會兒,倒吸一口涼氣:

「這個人長得有點像張凡!」

。 遠山如橙。

一座奇峰半山腰上左右分開,分別生長著一座山峰,岔口處,一條洶湧澎湃大河奔流而下,形成了天然的瀑布。

千裏外看去,如同巨人倒立仰天噴泉。

轟隆隆的水聲響徹天地,振聾發聵,一縷縷白霧時而升起,時而飄蕩,好不壯闊,好不奇美。

南陵多奇峰,多峻岭,大山大川乃主旋律。

秦誠,奶胖兩人踏入南陵地界,放緩了腳速,即是如此,也比常人快上許多。

一路欣賞奇峰峻岭,大河大流,倒也十分有趣。

不知不覺,已過了半天。

艷陽西移,撒下金輝,看上去,那些山勢地貌又多了一份火熱美。

雙如峰,巨劍峰,更是叫絕。

官道上,一行騎冀快馬加鞭,一騎絕塵,揚起塵埃漫天,惹得路人紛紛怒罵:「你家娘子被人非禮了,這麼急着去觀賞!」

騎冀一點也不在乎,眼瞳深處染滿了急迫之色,恨不得駿馬長上一對翅膀,邊跑邊飛。

為首的騎冀,擰緊眉頭,冷聲呵斥:「你們的鞭子是拿來幹嘛的,趕緊跟上。」

騰騰騰。

地面顫抖,駿馬嘶吼。

半個時辰后,為首的騎冀『吁』的一聲,前蹄揚起,空中踢了踢,速度任太快,後腳往前滑出足足一丈距離。

可以想像,駿馬此刻的內心是多麼的糟糕:要停下來,你他丫揮鞭幹嗎,我這腳動剎車,很費勁的。

駿馬上的青年一躍而下,直奔前方而去,後面的人紛紛下馬,緊隨其後。

「兩位想必就是從青州來的秦公子,奶、公子?」

劍恆抱拳,臉上掛着賤賤的笑容;這少年帥的太他嗎沒道理了,難怪方相師要我們馬不停歇第一時間迎接他們。

腦海中自然出現了一副畫面,一群悍婦、光不溜秋從各處狂嘶亂吼奔跑而來。

想到那樣的畫面,劍恆渾身冒起了雞皮疙瘩。

好在他們的揮鞭夠勤,第一時間接到了兩人,否則,等待的必然是雙眼泛黑,口吐白沫,遍體鱗傷,奄奄一息的兩人。

那樣一來,方相師還不直接殺了他們?

「一級戒備,千萬千萬不允許任何女性靠近,那頭母馬在幹嘛,再看,再看,信不信我抽你一鞭!」

劍恆氣勢洶洶傳音道。

劍恆,南陵陰陽君師,人送外號;賤人。

秦誠看着身前的一行人,腦門上掛起一串黑線:「還真是被騙了,我那小師叔,不愧是奇女子,哎!」

「在下秦誠,他乃我好兄弟奶胖,你們是?」

秦誠抱拳回禮,目光掃了一眼,自然知曉他們便是南陵斬魂司,為首的還是陰陽君師,不過相比魏無淵,此人修為更高,隱約已到了金丹巔峰。

只是讓秦誠震驚的是,劍恆竟然以抽一鞭威脅母馬,關鍵的是母馬竟然害怕了!!!

震驚了。

「陰陽君師劍恆,你也可以叫我劍君師,後面那群我就不一一介紹了,反正他們也沒啥存在感!」

劍恆賤賤一笑,拍了拍身邊的斬魂司員,略有安慰的意思。

接着,他又開口道:「秦公子,方相師要我們好好招待兩位,我們還是先走走流程,意思意思吧!」

說話間,劍恆往後退出幾步,爆發了澎湃法力。整個人猶如一顆冉冉升起的太陽,霞光萬道,氣勢雄渾。

心底卻直犯愁;該打哪裏呢?

打臉破相,方相師絕對讓他變豬頭,打手,那手傷著了,那還怎麼……方相師絕對讓他吃不了兜著走,打腳,腳得使力,也打不得,要不打一根髮絲算了?

焦灼中,劍恆突然眼前一抹黑,緊接着就聽見一聲:「還要意思意思嗎?哦,好像不怎麼對稱,不符合審美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