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26 日

哪怕衛易已經達到九階巔峰,想要徹底捅破那層窗戶紙,仍是需要一點點時間。

而這個時間內,如果有外敵來襲,就是最危險的時刻。

「既然小易之前說過,最多一個時辰,那就只能相信他了。按照我們的計算,就算各大勢力反應的再快,想要調集高手過來阻止,也需要時間。其他幾家都不怕,唯一值得擔心的,就是幽明聖象一族,和東海妖盟。只有他們,才有機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過來。我們已經布置了那麼多的阻攔手段,再無餘力。」

「至於今日結果如何……聽天由命吧。」

囚蒙真君沒有問更多。因為當他聽到葉朝歸說聽天由命這幾個字的時候,已是明白,哪怕以葉朝歸的智慧,今日這個局,也再難有太多後手了。

如今,真的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看老天爺是否眷顧天玄宗。

囚蒙真君下意識的望向數千裡外的那座荒島,有些怔然。這才數十年而已,那個幫他得到進階純陽的大機緣的年輕弟子,已經成了宗門的扛鼎之人。如今,更是將整個宗門生死存亡的擔子,繫於他一身。

天玄宗只有這一次機會。

天下各大勢力,發現衛易未死,肯定會第一時間組織力量,前來滅殺衛易,就如同五原城之戰一樣。唯有在各方勢力反應過來之前,讓衛易徹底進階返虛,幫東海順利成界,讓衛易成為東海界主,才有必勝的把握。

……

荒島上,當衛易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身上原本已經強橫至極的氣息,開始變得玄之又玄,漸漸有了一種融於天地的跡象。

這一步,終究馬上就要邁過去了。

原本按照天玄宗的計劃,衛易會以劍修一道躋身返虛。在領悟三千劍之後,順利進階。不過,想要將這三千劍徹底悟透,衛易至少還需要十餘年的時間,根本就來不及。所以最終,衛易選擇放棄劍修一道,選擇繼承神位所蘊含的死亡之道。

以死亡之道入返虛。

就在剛才,衛易徹底點破了那層窗戶紙,在死亡一道上的感悟,終於小成。

衛易輕輕一步踏出。

一步入神位。

荒島上空,剛剛才消散沒多久的劫雲,再次匯聚而來。只不過這一次,劫云為七彩之色。

遠在千里之外的葉朝歸,望見那片七彩劫雲,喃喃道:「師父,天玄宗活了。」

。 「沒事!」宮尚一臉不在乎的說到,你忘了我現在可是一等一的強者了。

「左青龍,右白虎,老牛……」

眼看那男子的手掌上帶着騰騰火焰就到了近前,宮尚嘴裏卻直嘟囔。

吟鳳一看,立刻感到頭皮一陣發麻,但是心裏確很踏實,心說今天這事穩了。

宮尚這招傷敵人一千,傷自己人八百的招數,吟鳳可是最有體會的,所以一看情況不妙,她轉身就跑。

男子一看吟鳳趁機逃跑了,心中是一陣得意:「哼,廢物,真是沒用,老子還沒有使出絕招呢,就被嚇跑了!」

男子轉過頭再看宮尚此時的表情,心中不由得輕蔑的一笑,心中不由的一陣冷笑:「這是個什麼玩意,難不成是個獃子嗎,就這水平還敢跟老子叫板,今天非將你燒城灰燼不可。」

然而就在那男子即將得手的時候,宮尚眼睛突然一瞪,一道精光瞬間從眼神之中迸發出來。

「蠻牛勁!」

突然一聲爆和,宮尚的重心往下一沉,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從體內爆發了出來,然後以宮尚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氣旋,向周圍擴散開去。

「啊,不好!」那男子一看,瞬間倒吸了一口冷氣,然後立刻收回自己的烈焰掌,瞬間將雙手交叉置於胸前,進行防禦。

「轟……」

隨着一聲悶響,縱然男子已經做好了準備,但還是被宮尚爆發出來的靈力給轟飛了出去。

不光是如此,這一招蠻牛勁下來,此時的聽雪樓的大堂內的所有東西已經徹底的淪為廢墟了,不但如此那原本平整的地面和牆壁也都被震出數道裂紋,如今已是搖搖欲墜。

幸虧吟鳳早有預見,否則連她也無從倖免。

那男子身形廢除好幾丈遠,直到裝在身後的牆壁上之後,才停了下來,然後又重重的掉落在了地上。

「匯元三重境?」

那男子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然後一臉震驚的看着宮尚吃驚道。

幸虧他剛才在情急之下轉攻為守,否則恐怕他必喪命於此。

「你現在離開,還來得及!」

此時吟鳳又跑了回來,然後看着那男子冷聲說道。

男子看着而面前的宮尚,立刻興奮道:「這位師弟,不如你跟我走吧,不管白少塵了,只要你跟我走,我一定會向我們盟主好好的推薦您的,到時候一定少不了你的好處!」

「他是不會跟你走的。」男子的話音剛落,吟鳳立開口刻阻止道。

其實此時在吟鳳的心裏,已經產生了私心,由於宮尚性格比較憨厚,她還真怕宮尚被說動了。

就目前來說,宮尚的可是聽雪樓中實力最強的,一旦他的立場有所動搖,那麼對聽雪樓來說,損失絕對是不可估量的,所以她必須堅決制止。

「宮尚師兄,你先下去,別忘了你的職責!」吟鳳立刻對宮尚吩咐道。

「哦!」宮尚答應了一聲,轉身就要離去。

「死丫頭,你給我閉嘴!」那男子突然轉過頭看着吟鳳怒道:「這裏沒有你說話的份!」

說着那男子猛地一晃動身形,立刻就擋在了宮尚的面前,然後一臉微笑的說道:「這位宮尚師弟,你只要你現在跟我回劍道盟,有什麼條件,你儘管提!」

吟鳳一聽,立刻抽出手中的長劍,直奔那男子就沖了過來。吟鳳明知道自己不是男子的對手,但是為了聽雪樓,為了白少塵,她就算拼了命,也要阻止他。

「臭丫頭,這可是你自找的!」

說着那男子突然一伸手,直奔吟鳳的脖子掐來,對於吟鳳手中的長劍,他根本就不在乎。

「啪……」

就在這一瞬間,突然一道虛影閃過,就在那男子的手剛碰到吟鳳的時候,突然被人一腳等在了肚子上,男子甚至連人都沒有看到,整個人瞬間就飛了出去。

「白師兄!」

一看來人,吟鳳立刻驚訝道。

「師弟,你出關了!」剛才宮尚是一支隊背對着吟鳳的,此時一聽吟鳳喊白師兄,他這才轉過身來。

白少塵看着吟鳳微微一笑,道:「你沒事吧!」

「我沒事,多謝白師兄!」吟鳳看着白少塵淡淡的笑道。

「你就是白少塵?」那男子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看着白少塵怒道。

白少塵冷冷一笑,道:「不錯,就是我!」

男子看着白少塵怒道:「好小子,你有種!」

說完之後,那男子又指著宮尚道:「我是奉我家盟主的命令前來招收你們的,如果你們兩個現在答應加入我劍道盟的話,剛才的事情,我可以不予計較,如果你們敢說半個『不』字,就別我不客氣!」

看着此時即使是挨了一頓揍,依然盛氣凌人的樣子,白少塵不禁覺得一陣好笑:「你是在求我嗎?

如果是的話,那就應該拿出一些誠意來,我或許可以考慮考慮,但如果你們是命令我的話,那很抱歉,老子根本就不吃這一套!」

「你說什麼,求你?」那男子看着白少塵冷冷一笑,然後怒道:「你可別忘了自己是什麼身份,不過是一隻蟑螂而已,也敢如此大言不慚,我們劍道盟能收留你,那是對你天大的恩賜,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既然如此,哪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送客!」白少塵突然冷聲道。

「好!」男子兼職都被白少塵給氣樂了,她用手指著白少塵冷笑道。

在他看來,一個外門的下等弟子,竟然敢拒絕自己的招攬,他這還是第一次遇到。

「唰……」那男子立刻抽出背後的長劍,然後指著白少塵怒道:「既然你已經確定不加入我劍道盟,那必定會成為我的劍道盟的敵人,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白少塵冷冷一笑,道:「好啊,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怎麼不客氣的!」

白少塵說完猛地一回頭,然後看着吟鳳道:「吟鳳師妹,劍!」

「好!」吟鳳答應一聲,立刻將手裏的劍扔給了白少塵。

白少塵結果長劍后,看着男子冷冷一笑,道:「那今天我倒要見識一下,你們劍道盟的是否真的名副其實!」 人王伏羲其人,相信沒人不知道。

古往今來,關於人王伏羲的傳說有著太多太多。

不過,時至今日,很多學者都還在爭論人王伏羲到底存不存在。

關於他的那些傳說,更是被當成了上古時代的神話。

若這遺迹真的是人王伏羲留下來的,這絕對是史詩級的發現。

為了活命,神連川再也顧不得其他,將自己知道的事毫無保留的說出來。

在神連川的訴說下,一件塵封的往事逐漸浮出水面。

這個故事,跟人們所熟知的故事有很大的不同。

上古時期,各族林立,其中不乏一些擁有堪比神靈的力量的強者。

這也導致各族之間大戰不休,黎民百姓深陷水深火熱之中。

後來,伏羲橫空出世,以無可匹敵的姿態整合天下各族,終止亂世。

也正是因為如此,伏羲被天下各族尊為人王!

那所謂的神殿,便是人王伏羲參悟天地大道的道場。

是為伏羲道場!

在伏羲參悟天地大道的時候,那些跟隨他征戰半生的護衛就在此守護他。

伏羲不忍看到那些護衛在此受饑寒之苦,便以無上力量在此布置了護山大陣,讓那些護衛得以安身。

而他的這些護衛,就是崑崙神族的先祖。

數年之後,伏羲終於參透天地大道,是為崑崙道藏。

只是,伏羲擔心崑崙道藏太過逆天,若是傳下去,會再次讓天下陷入大亂,所以,並未將崑崙道藏傳給那些對他忠心耿耿的護衛。

然而,他又不忍自己耗盡心血參悟出的崑崙道藏就此湮滅,故而將其封存在自己的道場,又命那些護衛在此守護,並言得到陰陽玉的有緣人方可得他留下的崑崙道藏。

這之後,伏羲便帶著陰陽玉離開崑崙,至此徹底消失。

而他的那些護衛,則遵守他的命令,在此守護,並逐漸在此繁衍生息。

最早的那些護衛對人王伏羲忠心耿耿,自然不會覬覦他留下的崑崙道藏。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老一輩的人逐漸逝去,年輕一輩的很多人都對人王伏羲失去了敬畏之心,並開始覬覦他留下的崑崙道藏,以期獲得強大的力量,成為新的人王。

只是,沒有陰陽玉,任何人都無法進入遺迹。

所以,那些野心勃勃的人逐漸開始離開,前去尋找陰陽玉。

最終,離開的人越來越多,且離開后便再也沒有回來過。

唯留下那些還恪守祖訓的人在此守護著。

但時間可以改變很多東西。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裡的人對祖訓也越來越不在乎,並最終遺忘祖訓。

後來,他們乾脆在此自立,並以神為姓。

由此,崑崙神族誕生。

千百年來,崑崙神族也不斷的尋找著陰陽玉,想要得到崑崙道藏。

但可惜,終究沒能達成所願。

不過,雖然沒有得到崑崙道藏,卻也不能阻止他們對問道長生的追求。

他們以神的後裔自居,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像人王伏羲那樣參透天地大道,成為這世間的主宰,永生不死,主宰世間的一切。

即使到了今天,崑崙神族依然將問道長生作為自己的目標。

故事到此結束。

神連川的話,聽得眾人一愣一愣的。

雖然他們覺得神連川說的這些有些扯淡,但仔細想想,也不是沒有可能。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幾千年前的事情,放到今天,誰又能說得清到底是真是假?

到底是真是假,打開那遺迹看看就知道了。

想到這裡,林羽又向神連川問道:「遺迹的入口在哪?」

「那裡!」

神連川指向遠處的那塊石碑,邀功似的說道:「那塊石碑的頂部,有兩個孔,將陰陽玉放入孔中,遺迹就會向你們敞開大門。」

那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