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13 日

奄國移民只有不到兩百人,而且每個人都是因為在宜國有親戚因此才來投奔的,因此官員登記起來也相對容易許多。短短半個小時之後,這些移民的登記造冊便徹底結束了。

商離接過官員呈上來的冊子,簡單地翻看了一眼,而後點了點頭,道:

「行了,帶他們去挑房子吧。」

「喏!」

官員點了點頭,而後便對着移民們招呼了一聲。下一秒,一大群人便呼呼啦啦地朝着南京的新城區走去,準備挑選自己的住所。

由於這些移民在宜國都有親戚的緣故,因此他們都不是一個人過去挑選的。這些移民的親戚全都熱情地跟在他們的身邊,向他們介紹各種房子的區別,以此增強他們對水泥房的認知。

而就在移民們跟着官員前往新城區準備選房子的時候,先行一步的和親大軍則是早已住進了子更給他們安排的房屋中。看着眼前這用磚石和水泥建造而成的房子,子友忍不住嘖嘖稱奇:

「不可思議,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有什麼好不可思議的?」

被子友背在背上的子瑤一把從哥哥的背上跳下,翻著白眼道:

「人家宜國連道路都是用青石鋪就而成的,這房子比道路重要,用青石建造而成不是很正常的嗎?」

「正常?正常個屁!」

子友白了自己的妹妹一眼,而後道:

「你見過這麼大塊的青石嗎?從江邊碼頭走到這裏,只怕都有兩里地了吧?你看到地上的青石的拼接痕迹了嗎?還有這房子,你見過這麼大塊,卻又這麼薄的青石嗎?就算有,這種青石也很少吧?可是你看看,這裏哪個房子不是用這種整塊的青石鋪就而成的?這樣的房子別說是之前的奄國了,只怕就連朝歌的宮殿,都不曾擁有過吧?」

「那……那說不定是因為江南盛產青石呢……」

子瑤有些不服氣地提出了新的假設。不過很快,她就意識到了這個假設的不合理之處,連帶着說話的聲音也小了許多。

「就算江南盛產青石,這些青石也不可能全都是這樣成塊的。想要將其利用起來,也必須要花費大量的人工去雕鑿。以宜國如今的國力,若是只雕鑿建造一座王宮,我或許會相信。但要是說讓所有的人都住這樣的房子,那就不可能了。」

在聽到妹妹的話之後,子友搖了搖頭道:

「更何況,宜國的道路都是用這種材質建造的,而且其中還沒有拼接的痕迹。很顯然,這不是青石所能做到的。」

紫筆文學 兩年很快過去。

稷下學宮。

眾人的歡呼聲中,林炎斬落一名妖怪的頭顱。

「好!今日所有挑戰結束。休息三日,三日後是學宮大比。期間誰也不許挑事。」祭酒伽藍和邀月高聲道。

人族修士在興高采烈氛圍中離開。

兩年前妖族修士以挑戰為借口大量屠殺人族修士。

當時,人族修士愁雲慘淡,人人自危,差點道心崩潰。

幸虧人族幾位天才橫空出世,鎮壓妖族修士。

這兩年的時間,幾乎都是兩族修士廝殺中走過來的。

人族敗多勝少,人數雖然有兩萬多,畢竟才初入門。

但心中的恥辱也激勵他們奮發向上的意志。

對比兩年之前,養神修士多了不少。

稷下學宮如今共有練氣修士一萬名,養神修士二十二名。

並不是其他人升不上養神,而是時間太短,再過幾年就會爆髮式地增長。

而且羅雲憋了個大的,準備給前十名裂土封侯。

修鍊天子劍皇帝冊封的諸侯,可不是普通王朝的諸侯,這真是讓人一步登天的渠道。

諸侯借用天子劍的氣運打造諸侯劍,擁有道基的修為。

皇帝可通過諸侯劍掌控諸侯,他們一旦造反就失去力量。

與其他沒有國土的諸侯不同,沒有國土的諸侯,只是借用了天子劍的力量。

但有國土的諸侯不一樣。

他們手中的諸侯劍是有很大自主性以及成長性,一定程度上不受天子控制。

在斬劫寶苑的歷史之中,封國諸侯反客為主的情況不少見。

而且裂土封侯前提是國土要大,氣運要足,否則損失自己天子劍的氣運。

羅雲此舉簡直是大手筆。

一般人都是修鍊霸道劍,畢竟霸道劍見效快,並且集全部國運於己身。

沒有大理想的人,很少會觸碰王道之劍,明顯吃力不討好。

「三日後,就是學宮大比了。妖族這次有備而來,人族還是差了些許啊。」

蕭凡站在林炎身邊,顯得憂心忡忡。

才兩年的時間,要想超越妖族還是不可能。

也就他們幾個實力較強,其他人族修士正在追趕。

學宮大比是幾千上萬修士的競爭。

「不管如何,我等當竭盡全力,不讓妖族陰謀得逞。」葉動目光堅定。

大祭酒和妖族的約定傳了出去,一旦人族落敗,稷下學宮就被妖族控制。

那麼人族多年的努力可就全毀了。

以後稷下學宮不再有獨立性,而是徹底淪為妖族的附庸。

三日後。

稷下城。

此城有兩萬人族修士,三千妖族修士。

再加上羅雲造勢,前來看熱鬧的修士以及妖怪,人口直逼十萬。

妖族龍主狐母他們沒來,倒是來了兩個妖族大君,虯龍和象族大君,還有皇帝羅雲。

可謂是人才齊聚,當世沒有一個地方的修士密度與數量比得過此地。

焰心金宮。

轟!

金匣驀然打開,肉棺裂開,露出一個年輕男子的臉龐。

男子樣貌年輕,皮膚蒼白,似乎是沒有日照的緣故,顯得有些蒼白無力。

身上沒有以往的銳氣,反而顯得平平無奇,宛如凡人。

這是閉關出來的陸謙。

此時的他像是歸鞘的寶劍,又像是丹藥鼎爐,外表平淡,胸口醞釀著一團真火。

沒有人知道他現在的境界。

大祭酒宮。

諾大的大廳空無一人。

陸謙的腳步聲在室內回蕩。

「人都到齊了嗎?」陸謙看向一旁的陰影。

「差不多到齊了,皇帝和大君即將就位。」

邀月走了出來。

「咳咳,把這次人妖兩族前十名都給我找來,我有話要說。」

「是。」

邀月退下。

不一會,鼉甲帶著妖族修士來到門口。

這些人各個最低都是養神後期,五六個是道基境界。

修為遠超後面進來的人族修士,修為最高的蕭凡不過才養神巔峰。

「大祭酒,好久不見啊。」鼉甲嬉皮笑臉。

「九太子。」陸謙笑了笑。

鼉甲打量四周,沒有見到小青的身影,旋即問道:「小青人呢?」

「干你何事?」陸謙反問。

「嘿嘿,沒事,以後會見到的。」鼉甲內心暗笑,可憐死到臨頭還不自知。

打敗人族修士,奪取稷下學宮控制權是第一步。

外面兩個妖族大軍是鼉甲專門請來的,一旦比拼勝利,將會發難逼迫皇帝和大祭酒讓權。

如此合情合理,他們不殺羅雲,狐母也不會說什麼。

稷下學宮將成為妖族的囊中之物。

稷下學宮發展實在是太迅速了。

短短兩年擁有一萬練氣修士。

雖說是集合全國之力打造的,但速度未免太快了些。

陸謙此人帶來新制度震驚了妖族高層。

必須將稷下學宮拿下,不然真的控制不住了。

面對如此狂妄的妖族眾人,人族修士各個面色冷然。

兩年的爭鬥,不知多少好友死在他們手上,雙方如今已是死仇,沒有化解的可能。

「不知大祭酒叫我等過來有什麼吩咐?」林炎問道。

「比試之前,本座親自給你們上堂課。」

「上課?」

「祭酒要給我們親自上課?」

眾人心中興奮之餘,內心也有些疑惑。

現在上課還有用嗎?

總不能一堂課就能讓他們修為突飛猛進。

「大祭酒,需要我們迴避嗎?怕一會您的神功泄露了。」

鼉甲戲謔道。

要是上一堂課就能讓人族修士修為突飛猛進,吊打他們這些道基境界的妖怪,那他甘心認輸。

「不必。一會正需要你們。」

陸謙清了清嗓子,走向眾人中央。

一步一步,眾人包括眾妖不由自主隨著腳步聲安靜下來,眼前此人彷彿有某種魔力,心神隨著他的一舉一動而變化。

「本座教的不是什麼神功秘法,而是兩句話。」

眾人豎起耳朵。

「一,心要狠,手要快。為了達成目標,可以不擇手段。」

真的可以這樣嗎?

為首幾名天才不禁有些明悟,他們成長於稷下學宮,沒有經歷勾心鬥角,為了一株靈草甚至會出人命的修仙界。

雖然妖族這事讓他們受益良多,但還是不夠深刻。

如果當初面對妖族的手段,他們選擇群毆,或是賽前偷襲下藥,或許結果會有所不同。

「第二,不要對敵人講規則。桀桀……」

話音剛落,陸謙氣質大變,渾身黑霧瀰漫,邪氣深深。

一股殺意席捲四方。

「不好!!」狐族修士察覺不對,「太子快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