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7 日

子彈打在了江面上,警告了他們停船。

下船的商人結結巴巴的自稱來自於吉安城,看到這裡有了新的人類定居點準備來做生意。

做生意,衛鏗當然要了,茶葉,棉布,桐油,自己都要。

自己原本穿越就是要去當時空商人,手上還有為數不少的小黃魚。當然要買,買回來泡茶治便秘,搭蚊帳,刷防水布。

衛鏗將這些恐慌的疑似商人們請到了營地中討論生意,但是這些傢伙進了營地后,就不停地哆嗦,原本這粵地的方言衛鏗就聽得很不清楚,得依靠翻譯系統,交流更麻煩了。

這群商人哆嗦的原因也不難理解,在原本是廢墟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個人類駐紮地,而進來后發現這群人類還長得都一模一樣。

在潘多拉世界可是有各種怪異的基因群落。有些基因群落中不缺乏人型個體。他們呢,被稱呼為融合人。雖然有一些個體外貌和人類大差不差,但是生命上有著對於正常人來說非常詭異的行動。例如一年是人,蛹化后十年是獸的情況。這些基因群落僅僅是利用人類大腦的思考能力,至於人類的道德,社會習慣一貫不存在。

衛鏗現在呢,就像這種怪異的基因群落,而且由於和人長得一模一樣,就更激發了「恐怖谷」效應。

當然如此原因,衛鏗堅決嘴犟狡辯:「要是一千個一模一樣的美女,你們絕對沒恐怖谷效應。我手上的小黃魚比美女吸引力大多了,請拿出你們資本家的貪婪,十倍的利潤就能賣絞索的那種。」

系統再度提示:這些傢伙可能不是商人,至少不是純粹的商人。

他們在談生意的時候虛與委蛇,茶葉布匹的參數絲毫都沒有和衛鏗討價還價。衛鏗說什麼,就是什麼,顯然是在敷衍了。

當天晚上,在衛鏗故意留著一個口子的時候,他們逃了。結果掉進了旱廁中差點沒有被嗆死,可見衛鏗留的口子是什麼地方。

「啊啊,,阿媽,阿爹……」坑道內,心態崩潰以為自己被什麼的東西吞了的倒霉話,哭爹喊娘,隨著翻滾的臭氣不斷冒上來。

衛鏗蹲在旱廁邊緣,把繩子甩了下去,捏著鼻子說道:「各位,既然是來做買賣,為何在我方區域內屢次不打招呼就行動呢?這恐怕不是做客之道吧。」

衛鏗的喊話,讓糞坑內的人稍稍的安心,應該也是意識到自己所在不是什麼惡獸肚子中,這不,旱廁內還有衛鏗丟的擦屁股干樹葉呢。

衛鏗的質問幾分鐘沒有得到回答,就當衛鏗老爺想要解開褲襠,用熱水給他們沖一衝的時候,

終於有一個硬氣的聲音喊出來:「我們不是客人,你們才是不請自來的客。」隨後一坨屎甩了出來,差點沒砸到喊話的衛鏗身上。

衛鏗被懟啞巴了,也不再打嘴仗,把他們拉上來后,簡單的一盆水潑在他們身上,距離他們幾米外展開了一個木板上的地圖。

衛鏗對這些商人發起了警告:「看到這張地圖了嗎,以這條河流為界限,貴方城市武裝力量在六個月內不得跨越。勿謂言之不預。」然後丟了一個小的簡易的木板地圖。

從污穢坑道中爬出來的隊伍中,那麼幾個軟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收下了衛鏗提供的地圖,然後這一群人頭也不回的沖入了叢林中,彷彿身後是鬼蜮一刻都不敢停留。

衛鏗們看著他們消失的方向,低頭仔細思考,似乎覺得現在的事情非常不保險了。遂派出了一個小隊遠遠地跟隨,確定他們返回的路線。當然更是要確定吉安城的相關情報。

一個星期後,偵查小隊部分人員返回了,並且派另一部分人去輪換偵查。

在衛鏗眼中:這是一個有點偏僻的城市,有一道道水泥城牆,只是水泥外牆是純黑的,部分潮濕的地方長滿了青苔,

偵查組摸上了附近的山頭高地,觀察這座破舊人類聚落的情況,

通過空曠地區停放的畜力車廂數,再結合地圖上的道路狀況,對其全面動員後派出的力量做出了推斷:應該可以動員一千來人的隊伍,攜帶火炮等重武器對自己盤踞的區域進行打擊。

當然這個進攻力量是最理想情況的上限。

哪怕是成吉思汗時期蒙古的體制,在作戰理由極為充沛的情況下,也做不到能將自己力量投入到一個方向上。

而從城市外圍的灌木的茂盛程度來看,城市裡的士兵很長時間沒有大規模行軍等軍事訓練了。

眼下情況下,這個城市的最高中樞,就算權威最高,在長久守成的情況下,想要主動發起對外戰事,可以調動的力量,應該不足整個城市可動員力量的十分之一。

但是即使真的這般樂觀,衛鏗也依舊是忐忑。——打仗就會有死亡,自己怕的很。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人群之中,有一位白衣少年。

腰間佩著一把寒光閃閃的長劍。

少年的身上,劍氣凌天。

給人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

他的眼神,非常犀利。

說話之際,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寒意。

顯然,他是在針對葉青。

他們都認為,山谷之中有寶物,當然在場的人,越少越好了。

白衣少年的眼中,葉青就是一個廢物一樣的存在,區區天武二重境的修為,沒有跟他們爭奪寶物的資格。

「你在跟我說話?」

葉青眼神微凝,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心說,這白衣少年,特么的,什麼玩意。

現在的天武九重境,都是如此的牛逼嗎?

就敢在葉青的面前裝逼了?

葉青剛剛來,什麼話都沒有說,就被人針對了,簡直豈有此理。

「當然!」

白衣少年冷笑一聲。

「小子,本公子勸你立刻滾遠一點,不要逼本公子動手!」

白衣少年很囂張,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凌厲的殺氣。

「你特么的誰啊,我認識你嗎?」

葉青忍不住口吐芬芳了。

心情有點不太好。

如果是一位絕世強者,一見面就對葉青各種嘲諷。

葉青還可以接受。

因為那樣的強者,有希望對葉青的生命造成威脅。

可是眼前的白衣少年,這麼囂張,就讓葉青有點無法接受了。

什麼玩意。

搞得自己是一位真武境界的超級大佬一樣。

「連我都不認識,還有臉前來祭壇尋找機緣,簡直可笑!」

白衣少年神色淡漠。

葉青哦了一聲。

看樣子,白衣少年還挺有名了,怪不得,敢如此囂張。

「本公子,凌天劍派杜安,現在你可以滾了!」

白衣少年自報名號。

說話之際,臉上滿是驕傲之色。

在他的身邊,有許多天武九重境的強者,都是投來了敬畏的目光。

杜安,名聲確實很響亮。

在中土聖域的風雲榜上,名列第九十位。

中土聖域的風雲榜,水平很高。

能上榜的人,往往都有着極為驚人的天賦和潛力。

「嘶,原來他就是名列風雲榜第九十位的杜安!」

「牛逼,我竟然跟杜安一起競爭機緣!」

「嘶,依我看,這小子要倒霉了,竟然敢在杜安的面前放肆!」

人群之中,響起了一片熱烈的議論聲。

血炎巨龍就盤在不遠處,一臉的淡漠。

聽到那些人的議論,血炎巨龍心說,要倒霉的肯定是杜安。

而不是葉青!

在場的那些人,對葉青的實力,簡直一無所知。

「抱歉,我沒有聽說過你的名字。」葉青攤了攤手,很認真的說道。

這不是故意嘲諷杜安。

而是葉青真的沒有聽說過。

風雲榜,葉青倒是知道。

問題是,杜安在風雲榜上的排名,那麼靠後。

都第九十名了。

葉青當然沒有聽說過。

除非風雲榜第一席位,葉青可能還會感興趣。

「放肆!」

杜安冷哼一聲。

下一刻。

直接沖了過來,抽出了腰間的佩劍,一道道凌厲的劍氣,朝着葉青襲殺而來。

一時間,劍氣凌天。

凌天劍派,在中土聖域之中,算是一個頂尖的宗門了。

其內有着許多驚才絕艷的劍道強者。

杜安的一劍,頗為凌厲。

不過,葉青的眼神,始終很淡漠。

壓根就沒有將其當成一回事。

「嗡!」

頃刻間,葉青拔出了自己的修羅血劍,一道血色的光芒,綻放而出,極為耀眼。

不遠處,血炎巨龍看到了葉青的修羅血劍,就感覺一陣肉疼。

那可是吸了他的血,這才進化到聖階極品的靈器。

修羅血劍一出現,剎那間,鋒芒畢露!

在場的那些強者,眼中都是露出了驚愕之色。

顯然沒有想到,葉青區區一個天武二重境的小人物,還能拿出一把如此逆天的劍。

「好劍,是本公子的了!」

凌天劍派的杜安,眼眸之中滿是貪婪之色。

作為一位劍修,他當然很喜歡厲害的劍。

葉青的修羅血劍,比他的佩劍品質還要強!

杜安當然想要。

頃刻間,葉青施展凌霄劍法,可怕的凌霄劍勢席捲而來。

劍勢的壓制之下,杜安臉色大變。

他是一位劍修,很清楚劍勢意味着什麼。

葉青掌握了劍勢,就是一位大劍宗了。

杜安同樣是一位大劍宗。

可是,他釋放出來的劍勢,完全被葉青的凌霄劍勢壓制了。

兩者之間,完全就不是一個檔次的存在。

「不可能!」

杜安面色大變。

下一刻。

杜安的胸口就出現了一個血洞。

葉青的龍炎血劍,破空而至。

一道妖異的血色光澤,洞穿了杜安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