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8 月 29 日

安娜正聞言正打算去安慰他,卻被遼蒼介的大手按住腦袋揉了揉。

「我的禮物明天會送來。怎麼,多多良難道跟我們的小公主吃醋了嗎?」

高挑的銀髮青年將小蘿莉穩穩放到肩膀上,看了多多良一眼,唇邊驀然挑起一抹神秘的笑。

「說起來,確實有好久不見了。」

他這樣說著,突然毫無預兆的伸出手臂,攬過青年纖細的腰肢,另一手溫柔的按住了他的後腦,讓他不自覺的抬頭直視自己。

「那就讓我也抱抱你吧?」

「……誒?」

十束多多良反射性呆了呆。

咫尺之遙的青年沖他眨眼,英俊的臉上浮現出真實而親切的狎昵,「請問還需要親吻嗎?」

「誒……誒誒誒??」

十束瞪大眼睛看著他蔚藍的眼裡毫不掩飾的包容又溫暖的笑意,心中生理性的一陣小鹿亂撞。

媽耶,這個男女通殺的荷爾蒙製造機……真的要親嗎?誒?真的真的嗎?等、等等……

還沒等十束準備好,溫柔的觸感便順著臉頰傳來,帶有一絲熱熱的濡濕感。

——櫛名安娜往後退了退,捧著當場當機的青年的臉,十分耐心的說:「多多良,不要傷心。」

十束多多良:「……」

「真是的——你們兩個太過分了啦!」

HOMRA一向最擅長惡作劇的調皮幹部捂著臉乾嚎起來,「我要教訓教訓你們!」

唇角輕勾的蒼介將小蘿莉公主抱起來,側身輕而易舉的躲過十束的撓痒痒攻擊。

安娜環著他的脖子咯咯笑著,期待的晃著腳:「再一次,再一次!」

「再一次?好——」

「不準再來了!太羞恥了!」

「十束先生臉紅了!」

「真的哈哈哈……」

HOMRA酒吧里一陣起鬨和大笑聲,還有多多良哭笑不得的反駁以及蒼介的低笑,一時間熱鬧的像走進了菜市場。

「真是的,這幫精力過剩的幼稚鬼……」

草薙出雲從吧台後面繞出來,滿含笑意的眼神落在被眾人包圍的那個青年身上,眸底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時候便柔軟下來。

除此之外,還帶有幾分不易察覺的黯然。

在他身邊,閉著眼睛疑似睡著的周防尊突然笑哼一聲,低沉開口:「羨慕的話,就去跟那傢伙換個位置。」

「哈?」

草薙愣了一秒才明白過來他的意思,一下子露出了十分精彩的尷尬表情。

「你在說什麼啊?」

他那口頗富韻味的京都腔乾巴巴的響著,不再跟自家王廢話,上前幾步走近那群笑鬧著的笨蛋。

「好了好了,你們幾個別光在這裡玩了,快點過來幫忙!十束,我讓你買的東西在哪裡?」

赤之氏族的二把手一發話,大家立刻聽話的答應下來,笑容滿面又幹勁滿滿的準備幹活。

十束找出自己帶回來的大袋子,開始在裡面不停翻找:「在這裡哦!安娜,快過來看!這是我給你買的蝴蝶結,還有明天要用的彩炮、拉花……」

「真是的,十束那傢伙,又買了這麼多沒用的東西回來。」

草薙頭疼的碎碎念著,但他臉上的笑容卻無處隱藏。

「畢竟明天日子特殊。」遼蒼介抽出一根煙,看到安娜之後又不動聲色的塞了回去,靜靜的注視著圍成一圈有說有笑的赤族們。

草薙出雲沒想到他會接話,一時間有些發愣。

並肩站立的兩個人之間安靜下來。

「你……最近怎麼樣?」

好一會兒,亞麻金髮色的男人才這樣低聲問道,溫和圓滑的嗓音聽起來莫名有些沙啞。

遼蒼介表情不變,隔了兩三秒才開口回答:「挺好的。工作和感情都是。」

他這樣平淡的說完,扭頭漫不經心的瞥了眼草薙,「你呢?」

草薙出雲聳了聳肩,竭力表現的與平常無異:「還是老樣子,為這幫臭小子操碎了心唄。」

身後沉睡的某蟑螂須獅子王立刻清了清喉嚨,時機卡的如此之准,說不是故意的都沒有人信。

遼蒼介忍不住笑哼一聲,跟同樣翹起嘴角的草薙對視一眼,兩人之中隱隱纏繞的詭異氣氛悄然消失。

放鬆下來的草薙暗嘆一聲,強打起精神,率先轉身往酒吧深處走去:「我去做點吃的。想吃什麼?」

「什麼都可以。我幫你吧。」遼蒼介將身上的大衣脫下來扔向沙發,正好蓋在周防尊腦袋上。

這是他獨特的表示感謝的方式。

外人嘴中脾氣暴虐的赤之王皺了皺鼻子,不情不願的睜開眼看了看他,也不知理解了沒有,直接把大衣扯了下去。

遼蒼介微微柔和了眉眼,跟在草薙身後去了廚房。

五秒過後。

HOMRA的出雲麻麻舉著菜刀殺出廚房,朝一臉天然的多多良兇惡吼道:「十束多多良!你自告奮勇去給我買的菜呢?!」

「哎呀……」多多良立刻一拍腦袋,一邊雙手合十一邊朝門口一溜小跑:「抱歉抱歉草薙哥,我不小心忘記了!」

「忘記——」草薙氣得一哽,卻在咆哮之前率先注意到了外面漸暗的天色。

「喂、等等!」他蹙眉想要喊住多多良,「天色太晚了,讓八田醬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啦——!」金髮青年飄忽的聲音從門外遙遙傳來。

草薙出雲糟心的扯扯嘴角,無奈的嘆了口氣:「一天到晚沒個正形……」

遼蒼介跟他一同收回目光,挽起襯衫的袖子后順手在他右肩上拍了拍:「沒事……」

安慰的話語毫無徵兆的斷在嘴邊。

似曾相識,卻不應該在此刻做出的簡單動作,讓草薙出雲猛地僵了僵,不自然的反應根本無從掩飾。

「……要是不放心的話,我待會跟過去看看。」

遼蒼介不動聲色的放下手,語調與平常無異的接上後半句話。

草薙的嘴張了張,發出有些變調的聲音:「啊……那麻煩你了。」

大廳里,周防尊無聲的嘖了下舌。

沒有聽到的草薙出雲從蒼介臉上移開視線,伸手去夠頭頂櫥櫃里的調味料。抬手的瞬間,白色襯衫的背後凸顯出他漂亮的肩胛骨形狀。

遼蒼介站在他身後,目光在他的右肩胛上一停即走,眸光微不可察的暗了暗。

他抬起剛剛與草薙的肩膀接觸的手,指尖不經意的劃過唇角,眼前一瞬間掠過月光下男人皎潔如雪的脊背。

……除此之外,還有如蝴蝶般振翅欲飛的肩胛骨,以及印刻其上的火種……與顫抖滾落的汗珠。

……嘖。

拿起菜刀將眼前的土豆一刀兩斷,遼蒼介半闔下眼帘,在心中默默的念——

色令智昏,色令智昏。

※※※※※※※※※※※※※※※※※※※※

安娜是小吃貨的設定來自原著。

話說現在感覺稍微找到感覺了!這兩天更新應該會多一些!請大家多多支持!讓我看見你們的評論哦!

愛你們(づ ̄? ̄)づ

——感謝在2020-09-0623:34:17~2020-09-0819:35:05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F緋色1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孟滔點了點頭,然後耐心的聽李海講話。

李海指出一根手指道:「一個字,想!你只要在腦海中想出六魔法陣就行。」

「就這麼簡單?」

「沒錯,就這麼簡單,難不成還要多難。」

孟滔以為要記住公式什麼的,沒想到竟然只靠想。

「你只要想,魔方就會自動扭轉,然後魔法陣就出現了,但前提是你不能想錯,一步都不行,錯了就是別的魔法了。」

李海拿起魔方事例一下,一下子六個魔法陣就出現了。

孟滔也開始想,……

《刀與王座》第八十七章出發!王城 「真的假的!」

「真的。」

「你真的是月宮集團的股東。」

「如假包換。」

「你怎麼早不告訴我?」

「我難道沒跟你說么?」

一路郭霜就興奮的就像是個小麻雀,嘰嘰喳喳的在趙信的耳旁問來問去。

「天吶,我竟然認識月宮集團的大股東。」

郭霜驚訝的張著小嘴,神情中滿是不可思議。

「姐,我們抱到大腿了。」

郭雪:呆!

其實趙信更覺得獃獃的郭雪更有趣,不管什麼時候她都是那種獃獃的表情,就算是有誰跟她說什麼事情,她就歪一下脖子,之後眼神和表情依舊是獃獃的。

「趙信,你把我和我姐包了吧。」郭霜湊了上來在趙信耳旁吹風。

趙信:???

還有這種操作。

「你是不是沒睡醒?」趙信有些無語的歪頭,「我包你倆,你沒看到我家裏一大家子女的等着我呢,家裏的我都伺候不過來,我還在外面養倆小鬼?」

「我難道不夠美么,趙信哥哥……」

郭霜小手拽著趙信的衣角,用着那種嗲死人不償命的聲音撒嬌。

「請滾開,小心我揍你。」趙信瞪了下眼睛還微微抬手,郭霜扁著嘴唇臉頰都氣成兩個小肉包,留下一個憤氣難平的背影甩著小手氣鼓鼓的往前走。

「你妹妹什麼情況?」

趙信腳步放緩來到郭雪的左側。

獃獃的郭雪小腦袋一歪,大大的眼眸看了趙信許久。

「她在被追求。」

「哦嚯?」趙信咧嘴一笑,看着走在前面的郭霜,「那她剛才是想幹嘛,想要讓我替她擋桃花?」

「嗯。」郭雪獃獃的應道。

「我就說嘛。」

趙信眼眸中露出早就看穿一切似的目光。

儘管他和郭霜的接觸算不上特別頻繁,但在他看來,她也不是那種廉價到為了金錢願意出賣自己姑娘。

她那麼做必然是別有用心。

現在郭雪這麼一說,果然……

就是趙信心中有些費解。

難道他天生就長的像個擋桃花的臉,之前左藍就找過他,現在郭霜也來。

摸了摸鼻子,還沒笑多久的趙信就又眉頭一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