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7 日

更何況還用下半年的零花錢來威脅他。

葉鷹揚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惡狠狠地瞪著眼前的所謂本家來的少爺。

秦風一開始沒注意到葉鷹揚的眼神,只是挑了挑眉對葉輕眉說道:「沒事,表妹,不然就算……」

「你管誰叫表妹呢!」葉鷹揚一下子像是炸毛了:「我姐是你能隨便叫的嗎!」

葉輕眉還沒來得及說什麼,秦風終於反應過味來了,似笑非笑地看了葉鷹揚一眼。

「給我道歉。」

虧他剛才和切換角度,考慮自己的確是一個出現在別人家裡的陌生人,想要幫這小子勸勸他姐來著。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你——!」葉鷹揚一咬牙,對著秦風揮了揮拳頭:「裝什麼裝,信不信我揍你?還道歉?做夢!」

葉輕眉的臉上,更加掛不住了。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葉鷹揚居然就這麼威脅本家過來的少爺,甚至屢教不改……

這丟的,不是龍門的面子嗎?!

自己這個弟弟,最近是怎麼回事,脾氣這麼爆炸一點就著,而且還這麼沒有素質!

葉輕眉再次狠狠地瞪了葉鷹揚一眼,宗師強者的氣息,一瞬間傾瀉而出全面爆發,葉鷹揚一怔,不可思議地看向葉輕眉。

他姐,一會要因為一個陌生人扣他零花錢,現在還想打他?!

開什麼玩笑!

葉鷹揚使勁掐了一把,甚至懷疑……

懷疑自己現在,就是在做夢!

。。「馬上發電報給大漢國皇帝,就說高盧雞國一直仰慕大漢國的天威,希望和大漢國結成牢不可破的同盟。」

路易知道,一上來便讓大漢國出面干涉兩個國家,恐怕行不通。

他先與大漢國結成同盟,在以同盟之名向大漢國求援,這樣一來一切將合乎情理。

……

《山那邊的皇帝》第四百二十九章兩女嬉鬧,閑暇的幸福 可以說,疊力拳就是椎擊九式的進化版,因此,疊力拳,是屬於一種爛大街的異能。

但是,哪怕疊力拳再爛大街,它終究還是異能。

所以,縱然是許林用盡全身力量去抵擋,甚至用搬勁的技巧去化解。去抵消,但終究還是被傷到了,所以。他一口老血就噴出來了。

不過,你以為這樣就是結束了的話,那可就真的是大錯特錯了。

許林聽到了四周產生了「嗡嗡」的聲音,他的臉色頓時一變,不過卻沒有任何意外,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是孫木非沒有把握住機會的話,那他可就真的是愧為江都孫家子弟了。

許林抬起手掌,一劍便是脫手而出,朝着前方虛空狠狠刺去,旋即「叮」的一道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卻是在離他五米的距離虛空,武鬥器劍就像是遭到了一面無形之牆阻攔似的,直接震落在地上。

許林輕輕吸了一口氣,腳下微微一踏地,旋即他的身體表示暴射而出,同時躬身,撿起手中的武鬥器劍,然後又是迅速的揮舞而出,朝着四面八方掠去,很可惜的是,不管是哪一面,都發出了「叮叮」的清脆聲響。

是的,聽到這清脆的聲音。許林就已經知道,自己是被困在這音之牆裏了。

更準備的來說,是孫木非以音之牆為基礎從而開發出來的一種新的異能音牢。

許林抬起頭望向了孫木非,旋即就看到孫木非已經提起了昏迷多時的曹毅,孫木非扭過頭看向了困在音牢裏的許林,朝着他露出了一抹歉然的表情,開口說道:「許林大哥,真的是很對不起,這樣傷害到了你。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不然的話,你又不願意老老實實的把曹毅給交出來是不是?所以只能夠委屈你了。」

孫木非所說的話非常認真,非常誠懇,一點毛病都挑不出來,如果這要是換成常人的話,恐怕會直接認為孫木非是在嘲諷自己,蔑視自己,侮辱自己。

但是了解孫木非的許林。他非常清楚孫木非並不是在嘲諷和侮辱,而是他的性格就是這樣,非常的坦誠,實在。

只是,許林當然不可能讓孫木非就這樣把人給帶走的。

於是,許林的臉龐上就露出了一抹無奈之色。對着孫木非說道:「木非,你覺得我可能讓你帶走他嗎?」

孫木非的小臉上充滿了自信之色,微笑着說道:「不可能,但是你沒有辦法阻止。」

不可能,是代表了許林的想法,沒有辦法阻止,也的確是一個事實。

現在的許林被困在孫木非的音牢裏,想要出來,太難。

「所以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老老實實把我放出來,然後帶着你那調皮的妹妹離開,我可以當作沒有看到。」許林出聲說道。

聽到許林的話。孫雪怡的小臉上就在這個時候露出了不樂意之色,說道:「什麼叫做調皮?人家那叫活潑好不好?活潑,活潑!」

孫木非則是一本正經地說道:「許林大哥。你這樣威脅兩個小孩子真的好嗎?」

許林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說道:「你們兩個是普通的小孩子嗎?」

孫木非糾正道:「那也是小孩。」

許林早就已經領教過孫木非的這番所謂「講道理」的性格,所以他沒有再與之廢話,再度問道:「你真的不打算放我出去?」

「我有任務在身的,所以還請許林大哥老老實實的呆在裏面吧,等過一段時間,音牢自然會解開。」

說完這句話,孫木非也不打算再去理會許林了,他扭過頭看向了孫雪怡,說道:「好了,我們走吧。」

孫雪怡雖然還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最後還是努了努嘴。狠狠瞪了許林一眼,然後做了一個鬼臉,就跟着孫木非離開了。

「喂喂喂,你們真的就這樣走了啊?不是,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這個機會可是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喂,最後一次機會你們都不把握嗎?等一等,有話好好說啊,喂!」

不管許林怎麼說,孫木非都沒有理會,帶着孫雪怡兩人離開了這裏。

走了快有半公里的時候,孫雪怡終於忍不住好奇的問道:「二哥,真的就這樣把許林大哥晾在那裏啊?是不是不太好啊?」

孫木非撇了她一眼,說道:「你是想要讓許大哥打你屁股嗎?」

孫雪怡頓時挺胸怒道:「他敢!」

「他連大姐都敢打,對你一個小孩子有什麼不敢的?」

「呃……」孫雪怡頓時無語了,同時又很好奇地問道,「你說,大姐都被他欺負成這樣了,咋不直接宰了他呢?」

是的,為什麼不宰了他呢?

他們的大姐可從來都不是吃素的,敢占她便宜還沒有在這個世界上消失的,只有許林一個。

聽到孫雪怡的話,孫木非突然停止了腳步,孫雪怡見到了孫木非的臉龐上露出了十分凝重之色,眉毛都擰成了一團,這讓孫雪怡心中一慌,低聲問道:「怎麼了?二哥?難道有埋伏?」

孫木非看着孫雪怡,臉龐上露出了異常嚴肅的表情,認真地說道:「她喜歡他。」

「啥?」

孫雪怡一愣,有些反應不過來。

孫木非認真地說道:「大姐喜歡許林大哥,你的腦子實在是不行,你該回去好好讀書了。」

孫雪怡回過神來,頓時一怒,罵道:「什麼玩意啊,你莫名其妙的說這麼一句話,而且還這麼嚴肅,你這是想嚇唬誰啊你?」

孫木非疑惑地反問道:「難道這不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嗎?」

孫雪怡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孫木非的話,讓她頓時有些惱怒起來:「我說你這個脾氣要是不好好改一改的話總有一天會被人打死的。」

孫木非搖了搖頭:「不會的。」

「為什麼?」

「因為我是江都孫家子弟。」

孫雪怡頓時無語了,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道:「我就沒見過有人像你這樣不要臉的。」

。。璇風瓑浼氬啀璇.. 大周王朝在經歷了這場長達數年的旱災,以及流民動亂之後,人口銳減。

至少在未來的三五十年,都將面臨人口不足的情況。

特別是呂國境內,各大勢都在暗戳戳地準備開戰,到時候人口只怕更少。

往日裏貴族雖然沒把佃戶當人看,但人口太少還是不行的。

至少地還得有人種,家裏需要奴僕使喚,軍隊也需要大量的民夫和炮灰。

所以雖然從人格上瞧不起佃農是一回事,但也不得不承認佃農是一種重要的戰略資源。

現在黑水三鎮能留下數萬流民,便成了一筆讓人眼紅的巨大財富。

比如谷粱家族,谷粱玉從張合這裏換到一粒普通築基丹,成功完成築基,在家族中的威信大增,終於可以直著腰杆子說話了。

「家主,眼下旱災結束,過了這個冬天就可以耕種土地了,可惜佃農人口卻嚴重不足,整整五個鎮,一共才一萬多人。」

谷粱誠做為谷粱玉最堅定的支持者,現在谷粱玉築基,成功掌控家族,便將族中管理權都交給了谷粱誠。

「三爺爺,我對於農事一竅不通,不知道咱們這五個鎮正常應該要有多少人口?」

谷粱玉做為家主候選人員,一直都專註於修練,自然無需關注農耕這種微末小事。

就算後來家道中落,仍然忙於修練和勾心鬥角,現在對於人口這些也毫無概念。

「回稟家主,咱們手裏除了黑水鎮,還有五個鎮,正常情況下起碼也得有個兩三萬人,若是多一些,五六萬人也是可以的。

比如黑水鎮,僅僅一鎮便有兩三萬人口,黑水三鎮加起來有六萬多人。

咱們這一萬多人,平均到每個鎮才兩千多人,種不了多少地,咱們也沒法收太多租子。」

「既然黑水鎮有這麼多人口,咱們能不能向黑水鎮借一些,或者是購買一些人口?

三爺爺,不如咱們倆親自走一趟,看能否向黑水鎮購買人口。」

兩人說走就走,當即谷粱玉駕馭飛劍,帶着谷粱誠,只用了一刻鐘便到了黑水鎮。

兩人進城后望着黑水鎮的繁榮景像,心中羨慕不已。

他們原本也有一座城池,如今卻落得跟鄉下土財主一般。

最慘的是現在連一條靈脈,一塊靈田都沒有,整個家族諸多修仙者,一點靈力來源都沒有,都不知出路在何方?

而張合最早只是他們家治下的一佃戶,如今卻能擁有這等家底。

相互襯托之下,兩人都有點自哀自嘆。

兩人見到張合之後道明來意,張合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只要願意留在他轄下三鎮的人,都是他治下之民。

他雖然從來沒覺得自己是個好人,但也有一定的底線,把治下的子民當成商品來買賣這種事,他是絕對干不出來的。

兩人被張合拒絕,倒也不敢怨恨。

既然來都來了,兩人乾脆再賣一些祖宗傳承,用一枚煉丹方便的玉簡,從張合這裏換了一批靈氣紅薯干。

對於谷粱家族而言,現在真的沒有別的辦法,只能不斷變賣祖宗傳承,好在張合不挑食,無論什麼玉簡都收。

谷粱玉兩人剛剛離去沒多久,德化縣的葉俊也御劍來到黑水鎮。

葉俊此來的目的,同樣是為了人口。

他剛剛接手德化縣,正準備大展宏圖,現在治下卻沒幾個人,沒有人耕地,這還怎麼搞?

現在的德化縣,連一支像樣的軍隊都沒有,將來一有戰事,還怎麼應對?

而且組建一支精銳軍隊,也需要大的人口基數,才能從中挑選出合適的兵源。

「抱歉,黑水鎮不做人口買賣,你若是能付出更高代價,讓他們自動跟你走,我絕不阻攔。」

「張兄就不再考慮一下?」

葉俊心情很不爽,看來張合是一點面子也不肯給。

「抱歉!」

張合拱了拱手,表示很抱歉。

「你好自為之吧!告辭!」

葉俊扔下一句話之後,便拂袖而去。

事實上葉俊早就派人試過從這邊招攬佃戶,可是留在黑水鎮的這些居民都是死腦筋。

似乎都認定了張合,無論好說歹說,就是不願意遷徙到其他鄉鎮。

綜合考慮下來,還是向張合購買人口,然後派一支軍隊用刀松強行押走,這樣省事又省心。

沒想到張合也跟那些佃戶一樣,都是死腦筋。

見到葉俊離去之後,張合讓黑水軍最近加強巡邏,防止出現意外。

他對於葉俊倒是沒什麼忌憚之心,不過葉俊只屬於葉家的一員,聽說葉家有十多名築基修士,家主葉涇更是一名金丹強者。

否則區區一個葉俊,還真沒放在眼裏,他現在甚至在想,要不要派小骷髏再去走一趟,讓葉俊步入葉飛的後塵。

三天後,富貴和胖虎同時回到黑水鎮,胖虎一進門就說道:

「公子,德化縣派來特使,要從對河鎮徵發徭役150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