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1 日

曾經橫掃六合,縱橫八荒,力壓一個時代的強者,現在怎麼越來越像一個話嘮?

古老王聽出了沈明的心聲,嘆息了一聲說道:「你要是孤獨的呆著2000多年,你也會覺得十分的寂寞!孤雖然生平自負無敵手,但最終還是敗給了時間!孤……也是會寂寞的!」

「行了,你就說怎麼出去吧?」沈明屬實是有些受不了,怎麼就這麼墨跡呢?

「來不及了,這姑娘雖然知道的不少。但恐怕次元種的另一個特性,她是完全也不了解。這東西要不就在睡覺,要不就在構建新的次空間。突然出現只有一個可能……周圍的空間出現了空間塌方!孤已經切斷了孤和血色王座之間的聯繫,僅僅只是一道神念,已經辦不了太多的事了。」

「我去!那不是白搞了?」沈明也是有些焦急。

「愣著幹嘛?你不是有辦法出去嗎?走啊!」黑絲女子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的看著沈明。

「呃……那個,剛才是有辦法的,現在好像沒辦法!」沈明摸了摸鼻子,極力的掩飾著自己的尷尬。

黑絲女子:「……」

就在氣氛有些尷尬之時,原本還十分安靜的次元種好像是感受到了什麼,綠色燈籠般這眼睛突然變得閃亮,鐮刀似的大嘴仰天張開,發出了尖銳的叫聲。

沈明和黑絲女子自覺的耳膜一陣生疼,次元種為中心的空間突然開始塌陷扭曲,地面被這股巨力撕扯的粉碎。

一切都是如此的猝不及防,沈明不由大驚失色,拉著黑絲女子就向著身後跑去。

這尼瑪要是被卷進去,那還不得被撕個粉碎啊?

「孤還真是佩服你的運氣,這傢伙好像是餓了……」古老王感受外界的變化,絲毫沒有擔心的表現,反而是甚至覺得有些好笑。

作為曾經高高在上的王者,什麼時候體驗過如今這般狼狽呢?在古老王的世界觀里,目光所及皆是我的世界!

「你就樂吧,我要是死了,你也跟著涼!」沈明真是氣的罵娘了,別的穿越者獲得這種類似於老爺爺的寄居者,都是要飛起的節奏,自己怎麼好像只是多了個話嘮?在這裡搞自己心態呢?

說好的千古一帝呢?剛才打黑暗王和一代天驕那種氣勢哪去了?

周圍的空間不斷的塌陷,一股強大的吸力撕扯著沈明和黑絲女子,彷彿隨時可能將兩人扯入那空間的漩渦。

黑絲女子一臉焦急,她也是沒想到這突如其來的變化。

「怎麼辦!」

那股撕扯力越發的強烈,兩人都是傾斜著身體,費力的支撐著自己,不被扯進空間漩渦。

然而這只是暫時的,他們身後的土地正在一點點的破碎,空間漩渦也在緩緩的擴張,兩人遲早要被扯進去。

到時候如果是運氣好,可能只是被傳送到一個未知的地方,要是運氣差陷入時空亂流,那個真的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那樣的話,說不定還真的就是實現了以天地為墳墓了!畢竟被空間亂流絞殺成粉末,真的有可能出現的這個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

「拼了!」沈明看著處於空間漩渦,正中心的次元種,心一橫,眼一冷。

魚刀再次握在了手中,雙手青筋外暴!

紫黑色的雷霆狂涌而出,只不過和之前相比,沈明現在所能調動的紫色雷霆你只能算得上是一條小溪一樣罷了。

沈明奮力一蹬,借著那股撕扯力直直的沖向了次元種。

刀光一閃!

次元種巨大的身體瞬間一分為二,墨綠色的液體飛濺而出,原本還快速流轉的空間漩渦也是為之一滯。

只不過下一刻,沈明徹底的傻眼了,被砍成兩段的次元種竟然重新連接在了一起。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傷口一樣,還沒等他罵娘,就被那重新流轉的空間漩渦給扯了進去。

……

7017k「三哥,唐銀哥哥找你什麼事呀?」小舞有些好奇這兩人說什麼悄悄話呢,還不讓她聽。

「說要給我個驚喜,莫名其妙的。」唐三撓了撓後腦勺,他在糾結到底要不要說呢?

「驚喜?到底什麼驚喜特地把你拉過去?」小舞充滿了好奇,主要是唐銀感覺變化挺大的,以前怎麼說呢,帶著一股傲氣,現在整個人

《諸天:提前了十萬年簽到當魂獸》第二百零三章我感覺差不多呀 顏所棲感嘆:「我之前還很擔心你會被簡向緋傷了,聽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你是很懂得如何保護自己的人。」

芳馥香挑眉:「怎麼你對你的姐妹這麼沒有信心,我萬一就能追到簡向緋呢?」

「不瞞你說,我認識簡向緋很久了,對他有一點點了解,他好像一直都不看好戀情,就是放任自流,從來打算長期和一個人在一起,親密關係你知道么?他好像不願意跟人建立長期的親密關係,就是,他不喜歡。」

芳馥香問:「為什麼不喜歡,因為他是孤兒么?」

顏所棲點頭:「我覺得是,因為他認為自己的被拋棄的,所以一直不相信愛,即便是跟別人在一起,不是他拋棄對方,也是對方拋棄自己,不信任,就不會去接受。」

顏所棲認真的看着芳馥香:「所以你知道難度了么,這不是你跟他睡了,或是你長得漂亮讓足以讓他記住這麼簡單,普通的戀愛對他來說不能刺激他任何。」

芳馥香愣愣了,嘖了一聲:「這樣啊,好難。」

此時,簡向緋開着自己的跑車,一路轟鳴,去沈公館吃飯。

自己的粉絲雲舒安,是時時刻刻想着他,知道他今天殺青了,在家裏準備了很多好吃的,讓他過去。

簡向緋本來想讓沈虞臣來,雖然他一個人可以應付雲舒安沈修,但是只有他一個人,可一家三口的感覺讓他很不適應,總覺得彆扭。

但是雖然沈虞臣有安慰到他,簡向緋心中也沒有那麼的生氣,因為一切都是小棲想要的不是么?

但是見到沈虞臣,簡向緋還是心理不爽,所以吃這頓飯也沒有叫。

吃飯的途中,其實也沒有那麼的難熬,雲舒安挺可愛的,簡向緋忽然發現吃一頓很溫馨的飯也是挺簡單的。

知道雲舒安開啟了普通長輩的攻勢:「最近有沒有想談戀愛呢?」

簡向緋差一點哽道,頓了頓,「什麼?」

「就是談戀愛呀,沈虞臣已經結婚啦,你還單身呢,剛好戲又拍完了,接下來沒什麼工作吧,所以有空可以談一個戀愛喲,你這麼好看,一定很多女孩子喜歡你的喲。」

簡向緋:「……嗯,好的。」

吃了一口,簡向緋觀察雲舒安,見她又要說,就道:「其實我有女朋友。」

幸好,今天問過方尋,確定是有這一回事。

雲舒安一愣:「真的假的,我這麼不知道呢,我應該知道的!!」

「之前很久了,她在國外,還沒有回來。」

「是不是要回國了?」雲舒安非常的八卦,「要是回國了,一定要帶來見見面啊!」

簡向緋:「……嗯。」

「有沒有照片?」雲舒安已經迫不及待了:「有沒有漂亮的照片,給我看看!」

簡向緋點頭:「有。」

雲舒安那叫一個激動啊:「太好了,太好了,我要看我要看!沈修,你也看!!」

沈修倒也不八卦,不過可以看看簡向緋的女朋友。

之前《濃顏》首映禮,芳馥香給他發過照片的,簡向緋這個已經記起來了。

他對芳馥香沒太多記憶,只是今天被提起的次數太多,之前忘記的,都想起來了。

可是一掏出手機,發現,聊天記錄被刪掉,照片沒有了。

當時他也不可能存下來,而微信沒有辦法回復聊天記錄的。

簡向緋一時間有些無語。

「翻到沒有,快快給我看。」

簡向緋只能說:「之前的照片不見了,我讓她給你拍一個。」

「拍什麼拍,直接開視頻啊!」

簡向緋:「???」

。 H市的某條公路上,一輛黑色的平治GLC疾馳而過,車內可憐巴巴的雲既明面對眼前這位美女老闆還不知道對方會讓自己如何賠償損失。

「是這樣的,今天我本來是要給我的女兒找一位家教老師的,結果被耽誤了!所以,小學的課程對你這個大學生來說應該沒有什麼壓力吧!」步文修說道。聽到對方只是要求自己給她的的女兒做家教老師,雲既明鬆了一口氣,說道:「沒問題!就這?」

步文修看了雲既明一眼,說道:「我平時比較忙,所以沒有時間接她放學,你還需要幫我接她回家,路費我會給你報銷,但務必保護好她的安全!」雲既明想了想,說道:「可以,反正這大學的課程不多,下課比較早!可她在哪裏上學?我趕過去的話能來的急嗎?」

「這個你不用擔心,明天我就把她轉到距離你比較近的學校!」步文修雲淡風輕的說道。

步文修將雲既明送到學校門口,最後對他說道:「這兩天你等我電話,希望你不會食言!」雲既明笑着說道:「放心吧!人在江湖,義字當頭,我是決不食言!」

就在雲既明等待着步文修給自己打電話的時候,時間悄悄過去了兩個禮拜,這位美女老闆依然沒有聯繫自己。

「或許她早就把我給忘了吧!畢竟她這種身份,想找一個高級家教還不是輕而易舉,怎麼會看上我這個普通的大學生呢?」雲既明苦笑着自言自語道。

自從雲既明打算將周慕名介紹給岳知南開始,岳知南便一直沒有再主動聯繫過雲既明,生活又恢復到了平靜的日子。

直到這一天,是個炎熱的午後,宋世墨在圖書館里安靜的學長,羅易正在球場上揮灑著汗水,周慕名則在宿舍里光着膀子打遊戲,就連雲既明也無聊的爬在那裏看電影。

突然,隨着周慕名一聲大吼,他的電腦屏幕一片漆黑,宿舍的空調也停止了運轉。

「我去,老子都上高地了,怎麼回事?」周慕名嘴上罵罵咧咧,身體卻急忙查看是什麼原因。

停電了,周慕名氣的直跺腳,這時候隔壁宿舍的許帥走了進來,苦笑着對周慕名說道:「老周,現在怎麼辦?我方兩大主力同時掉線,大好的局勢可能要被扭轉了!」周慕名嘆了一口氣,說道:「天意,這就是天意,天意難違,我們為沒有什麼辦法,只是恐怕那三位隊友會把我們罵慘了!」

許帥眼珠一轉,說道:「學校旁邊有一家網咖,我上次去過,裏面環境相當不錯!」周慕名毫不猶豫的說道:「那還等什麼?換衣服走吧!至少得給隊友道個歉!」

兩人迅速換好衣服準備出發,「既明,要不要一起去?反正你在宿舍也沒事幹!」周慕名對雲既明說道。後者搖了搖頭,說道:「你們去吧!我的手機有電,還可以看一會兒電影!」

太陽西斜,天氣也不再那麼炎熱,羅易第一個回到了宿舍,只見他滿頭大汗蓬頭垢面的走了進來,身上還散發着難聞的味道。

「累死我了,這校隊的訓練果然有兩下子,空調呢?怎麼不開空調?」羅易喘著氣說道。雲既明的電影早就看完了,無事可乾的他只好找了一本書在看。

「你不知道嗎?停電了,還哪兒來的空調!你快去洗洗吧!」雲既明催促道。羅易脫掉球衣,說道:「好吧!其他人呢?怎麼就你一個?」

「老周和許帥去上網了,世墨應該還在讀書館沒有回來!」雲既明合上了手裏的書本。

終於,在天色變暗之前,電來了,宋世墨也回來了。

「老周怎麼還沒回來?整整一個下午了,也應該玩夠了吧!」雲既明說道。羅易給自己的手機充上電,說道:「才一個下午怎麼可能玩夠,你也太小看那傢伙的網癮了吧!」宋世墨也說道:「以前上網那都是背着家裏人偷偷跑出去,現在沒人管了,當然得一次性上個夠!我估計今晚他能回來都夠嗆!」

「滄海一聲笑……」雲既明的手機響了,是周慕名打過來的。

「呦,他怎麼捨得給我打電話了?」雲既明說着拿起手機接通了電話,「喂,既明,快點來學習隔壁的網吧,這裏打起來了,我們被困在裏面了!」電話另一頭周慕名的聲音聽起來十分慌張。

「什麼?你再堅持一會兒,我馬上就到!」雲既明來不及多問,因為他從周慕名的聲音里可以聽出來現在是十萬火急。

「怎麼了?」一旁的羅易察覺到情況不妙,雲既明一邊換衣服,一邊說道:「老周上網的網吧打起來了,他被困在裏面了,我們得去救人!」

宋世墨聽到后,說道:「你們去有什麼用?應該先報警!」雲既明道:「等警察來就晚了,先救人,再報警!」說完和羅易兩人衝出了宿舍,宋世墨猶豫了片刻,一狠心也跟了出去。

「既明,要不要我叫上校隊那些人?」羅易邊跑邊問,雲既明搖了搖頭,說道:「我們是去救人,又不是去惹事的,叫那麼多人沒用!」

宋世墨在後面擔心的說道:「可是就憑我們三個,萬一被對方給打了怎麼辦?」雲既明自信的說道:「不用擔心,有我在!」

一個小時之前,一輛白色的老捷達轎車停在了網咖門口,不出意外的從上面下來了三個人。

鐵柱三兄弟站在網咖門口,細狗說道:「就是這家了,收拾完之後就只剩一家燒烤攤了,晚上順帶把他們一解決!」剛子活動了一下肩膀,他的體型明顯比之前壯了一點,說道:「可不能讓強老闆看不起我們的,必須在和他的約定之前收拾完這條街!」

鐵柱的手腕上還是那條手錶,他說道:「廢話少說,我們走!」

「歡迎光臨,三位上網嗎?」一位穿着兔子裝的女生笑着迎接三人。鐵柱一愣,被這突如其來的熱情搞的有些不知所措。剛子卻不為所動,說道:「你們這裏管事的是誰?讓他出來說話!」

女生並沒有被剛子的氣勢震懾到,顯然是見慣了這種情況。「不知幾位找我們老闆何事?」女生問道。

鐵柱這時候也緩了過來,說道:「找他談點事,我們準備接管這家網咖!」說話之間,一位嘴裏叼著香煙,右耳朵吊著一個紅色大耳墜的女人走了出來。

「接管網咖?你們是什麼人?也不打聽打聽老娘這裏是誰罩着的!」女人毫不客氣的說道。細狗上前說道:「以前是誰罩着我管不著,但從現在開始,這裏由我們罩着,保護費的也不用多交,之前的一半就行!」在收了幾家網咖洗腳城之後,細狗早就熟悉了自己的新身份。

女人見他們只有三個人,冷哼一聲,道:「看來你們是鐵了心準備鬧事的,狐狼幫的,有人要和你們搶生意,你們自己看着辦,別弄壞我的機器就行!」隨着女人一聲高喝,網咖裏面瞬間站起來數十個人。

細狗見狀不自覺退後了一步,對鐵柱說道:「柱哥,看來這一家的勢力還比較強!」鐵柱冷哼一聲,道:「怕什麼?咱們打的就是勢力大的!」

「是哪個不長眼的在這裏鬧事?沒聽過這裏是我狐狸罩着的?」一個圓潤的胖子走了過來。鐵柱盯着他直到他走到了自己面前,然後問道:「你就是老大嗎?」

狐狸冷笑一聲,說道:「對沒錯,就你們三個人也敢來收保護費?」鐵柱二話不說一拳就招呼上去,打在了對方的面門上,直打的狐狸倒地翻了兩個滾,瞬間血流滿面。

「給……給我打死這三個人!」倒地的狐狸急忙喊道。剎那間,從上網區衝出來了十來個人,鐵柱往後退了幾步,說道:「遠離那些電腦,我們可不是來砸場子的!」說着退到了擺着幾張沙發的休息區。

剛子還不忘對兔子裝的女生說一句:「離遠點,別傷到你!」而那個叼著煙的女人早就躲得遠遠的。

網咖裏面正在上網的普通人被這突如其來的打架嚇到了,因為門口在休息區那裏,所以沒有人敢從戰場的中間穿過。

沒過多久,鐵柱便拍着手說道:「就這種貨色,也敢來學人家打架?太不經打了。」剛子也放倒了好幾個,興奮的說道:「特訓還是有效果的,我感覺自己的戰鬥力提升了好幾個檔次!」

狐狸的人在休息區橫七豎八的躺着,他自己也已經站立不住,嘴裏卻說道:「算你們能打,有種就別跑,等老子的人來了,將你們大卸八塊!」

鐵柱冷哼一聲,一腳踩在他的胸口,說道:「沒問題,我就在這裏等著!今天來就是要讓你們服服帖帖的!」說完將摔倒的沙發扶起來自己坐在了上面。

剛子來到吧枱前,對兔子裝女生說道:「給我們拿三瓶喝的!」

女生立刻從冰箱裏面取出三瓶冷飲遞給了剛子,後者問道:「一共多少錢?」女生愣住了,縱使她見過各種場面,但這種砸了場子之後喝水還給錢的她卻是第一次見到。剛子見她遲遲不說話,便從衣服裏面掏出一張50元的鈔票遞給女生道:「不用找了!」 回到旅館后,我直接就躺下睡了過去。只是身邊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睡覺難免是有些不安穩。自從洞庭湖那邊回來,就接連碰到幾件古怪的事情,讓我感覺身心疲憊。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我和朱八繼續調查這裏的事情。鬼將的出現、槐樹鬼兵的消失、別墅的手下被殺以及胡青兒正在辦的事情,當然還有詩秋的消失。這些事情看起來似乎並沒有多大的聯繫,但是我有一種感覺,只要弄清楚了其中一個問題,所有的問題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朱八再次從別的地方調集了三朝門的人手,三朝門雖然沒有什麼高手了,但是一些打聽消息的手下還是挺多的,只是現在調集過來的這些人手,不一定忠誠。

不過現在要調查事情,沒有人手不好辦事,只能這樣做。再者,現在正在調查的事情,也不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就算走漏了消息也沒有關係。

只是在三朝門的人和包隊長那邊聯手的情況下,接連幾天過去,事情卻根本沒有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