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8 月 25 日

聽到陳學海的解釋,林羽頓時恍然大悟。

稍稍一想,也就答應下來了。

「為啥是那裡?」

正當此時,假道士卻不解的問道:「聖山不應該是最高的嗎?」

聽著假道士的話,陳學海和顧宏志同時一愣。

待回過神來,陳學海不由哭笑不得的問道:「賈道長,你難道看不出來?」

「我看出什麼?」假道士一臉莫名的看著陳學海。

陳學海嘴角微抽,再次指向那座聖山,「你不覺得,那座聖山的形狀看起來有點像是佛塔嗎?」

佛塔?

林羽和假道士同時詫異,立即抬眼看去。

之前他們沒往這方面想,倒也沒看出端倪來。

現在被陳學海這麼一說,仔細一看,這聖山還真是像極了佛塔。

「佛塔就佛塔唄!」假道士撇撇嘴,大概明白了陳學海他們之前的詫異從何而來,哼哧道:「我是道士,又不是和尚,沒看出那山像佛塔,有啥大驚小怪的!」

「啊……這……」

陳學海和顧宏志面面相覷。

好像……還真是的啊!

正當兩人訝然的時候,林羽又盯著那座聖山向兩人問道:「這座山被尊為聖山,除了外形的原因外,還有沒有其他的原因?」

「有!」

顧宏志點頭道,「這裡時不時就會出現佛光普照的現象。」

「佛光普照?」林羽和假道士都有些驚訝。

「說是佛光普照,其實就是一種自然現象。」顧宏志笑著回道:「我們對這邊的地理環境和氣候條件展開調查的時候,發現這裡的條件很特殊,非常容易出現這種自然現象。」

「這種自然現象有規律嗎?」林羽追問道。

「沒有。」

顧宏志搖頭道:「有時候三五天會出現一次,有時候三五個月都不見能出現一次,是否出現這種自然現象,跟這邊天氣有很大的關係。」時間轉眼間便過去了大半個月。

經過大量媒體,報紙和宣傳員的宣傳,新國內的民眾們如今都憋著一股火。一股對那些想要搶奪他們財富,掠奪他們生命和自由的人的怒火。

這股怒火在有意人的引導下,逐漸的變成了一聲聲呼籲討伐敵人的吶喊聲。隨著這股聲音越來越大,吶喊討伐的人越來越多,逐漸有越

《海賊之科技模板》第一百四十四章開戰演講 「撿到的。」穗乃宇想都沒想,「我也不知道艾斯特的來歷。」

「艾斯特是從別的地方來的,不來自這個世界,不過我已經和主人簽訂了契約,請放心。」艾斯特的回答,完全就是被穗乃宇指導過的,她可不知道該怎麼說。

「好吧,那艾斯特的情況知道了,就住在家裡吧,反正都這麼多人了。十香你們的意見呢?」五河琴里扶了扶額頭,家裡人多的已經住不下了,也就只有歐尼醬的房間是他一個人住。「話說回來,歐尼醬,你該不會對一把劍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放心啦,不會的。」見五河琴里同意,穗乃宇趕緊點頭。

五河琴里同意,其他三女也沒什麼反應,都默認了。應該說她們對一把劍嫉妒不起來。

順利解決了艾斯特的問題,穗乃宇也是非常的高興,艾斯特能光明正大的出現在這個世界,還是很不錯的,這就代表著有些事情自己可以讓艾斯特去做,還是挺舒服的。

有著艾斯特的加入,日常的生活倒是歡樂了不少,就是夜刀神十香和艾斯特聽經常因為一點小事掐起來,例如侍寢什麼的~

如果說穗乃宇這邊一切順利,那麼鳶一摺紙就是三堂會審了。

AST高層,政府官員,DEM社。三方都來了很多人,在鳶一摺紙第二天一到AST基地,就被勒令先站在了原地。

「哎?」鳶一摺紙看著眼前的一大群人,心裡絲毫沒有波動。

「報告長官,儀器檢測,眼前的是人類,是鳶一摺紙沒錯了。」好幾個人都在同時測著鳶一摺紙的靈力,而靈力監測裝置的結果也顯示鳶一摺紙確實就是貨真價實的人類。

還真是謹慎,居然幾個人一起用靈力監測裝置。

鳶一摺紙心底還是有些不屑地,自從轉化為精靈,思考方式都變了好多。

「摺紙!」日下部燎子先忍不住了,在結果出來的時候,就撲了上去,抱住了鳶一摺紙,昨天她真的難過極了,在一開始聽到鳶一摺紙變成精靈的消息的時候,要不是之後出現的神秘人說鳶一摺紙被抓了,那個精靈是冒充的鳶一摺紙的外貌,日下部燎子絕對心死的。

「隊長。」被日下部燎子抱住,鳶一摺紙的心裡也不是滋味。

誰到底對你好,緊要時刻絕對能看出來。

「摺紙,你昨天沒事吧,那隻精靈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抓你呢?還有她居然能變成你的樣子,你知道不?」日下部燎子一頓連珠炮似的發問。

「呃。」鳶一摺紙看著周圍的人,都在看著自己,也就慢慢的編了起來。

「我昨天只是被他們抓了,不過他們沒有傷害我。讓你擔心了隊長。」鳶一摺紙對日下部燎子的感情可不是假的,「那隻精靈,我所知道的,其實和你們也差不多,可以偽裝成任何人的樣子。至於她為什麼要抓我,我在昨天聽那隻精靈說了。她說,一直以來她的精靈同胞被AST殘害著,所以她想要報復一下,於是就抓了我,偽裝成我的樣子,想看看AST被同伴背叛,會有什麼有趣的反應,嗯,就是這樣。」

「這樣嗎?果然,精靈這種生物還真的是殘忍呢,居然這麼狠毒。」日下部燎子點了點頭,「偽裝成別人的樣子,太狡猾了。」

「原來是這樣啊,我就說怎麼兩隻精靈那麼蠢,會一點不掩飾的站在咱們基地外面,應該是就想被發現吧。」一個AST隊員恍然大悟。

呃。

其實那只是昨天,鳶一摺紙認為大家不會想著對自己用靈力檢測裝置,所以就沒有多想,沒想到遇到了DEM社來的人,只是失策而已。

「那麼,鳶一摺紙隊員,那個最後出現的神秘人,你知道什麼呢?」

鳶一摺紙向著發問的方向看了過去,一個金色長發的女人,正看著自己,問題就是她問的。

沒錯,這個人就是連夜坐飛機感到霓虹的阿爾緹米希亞。聽到鳶一摺紙的話,她也很想知道神秘人的情報,因為她就是因此而來的啊。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昨天我只是單獨遇到了那隻精靈,一隻精靈就把我綁了,我不知道什麼神秘人。」鳶一摺紙搖了搖頭,言多必失,反正她也不用說穗乃宇的什麼事。

「那麼,鳶一摺紙隊員,你是幾點被精靈釋放的呢?你又是怎麼知道昨天發生了什麼事呢?」阿爾緹米希亞看著鳶一摺紙問到。

鳶一摺紙也感受到了這個女人的難纏程度。不過她也不能不回答,看著周圍的這些人,就知道,如果自己不解釋清楚,那麼絕對不罷休,要撇清自己啊。

「就是戰鬥完畢,我就被釋放了,我之所以知道這些,是那隻精靈告訴我的,她好像有特殊的癖好,非要將這些事告訴我,然後想看我的反應,昨天她就是想看你們的反應,才抓我的。」鳶一摺紙突然覺得自己編故事,還編的挺好的,至少沒什麼漏洞。

「那你怎麼今天早上才來AST,為什麼不報告?」阿爾緹米希亞不依不饒道。

「那是因為我被精靈警告了,我怕死。」鳶一摺紙淡淡地說道。反正昨天AST的攝像設備壞了,衛星也看不到自己的房間內部,自己怎麼說都行。

「這樣啊。」果然,在鳶一摺紙說完,阿爾緹米希亞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阿爾緹米希亞問完,政府以及AST的高層,一個問題也沒有問就離開了,不如說他們想問的問題都被阿爾緹米希亞問完了。

走的走散的散,AST基地又再一次回歸了平時的人數。

「摺紙隊員,你不知道,隊長昨天嚇壞了,她真的以為你是精靈了。」一個AST隊員見只剩下自己人了,就說著昨天的事情。

現在所有人都沒有任何的懷疑了,畢竟人變成了精靈,沒人會相信的。

「對啊對啊,摺紙隊員,不只是隊長,就連崇宮隊員都很認真呢~我當時就在崇宮隊員的身邊,哎,崇宮隊員呢?」AST的又一個隊員說著話。

崇宮真那不見,眾人又是一通尋找。

「馬薩卡?崇宮隊員又被那隻精靈抓走了?」日下部燎子覺得這個很有可能。

。 第617章曹冰蓮

「雲霜小姐,你怎麼沒有參與進來?」

等到李庶把攤位老闆這兩年時間騙來的錢全部散出去之後。

卻是發現雲霜並沒有參與進來。

這五百塊的紅包她的確看不上,可紙牆上的人偶不是她的最愛嗎?

「不用了!能看到這個奸商得到了處分,我已經很開心了。」

看著四周遊客們,絕大多數都已經拿到了自己心愛的人偶。

那臉上的笑容,也開始傳遞到了雲霜的臉上。

最終,她也跟著一同笑了起來。

「看樣子,你的心情多少也好了一點。」

今天帶著雲霜來遊玩,最主要的目的便是讓雲霜擁有好心情。

李庶在制裁了攤位老闆之後,發現效果還算不錯。

「這裡面還有其他遊玩項目,我帶李庶先生去體驗一下。」

雲霜微微一笑,既然人都來了,倒不如好好的暢玩一下。

有李庶這麼一位大暖男相陪,不是挺好的嗎?

「不用了,時間現在也差不多了,我看我們該出去了。」

不過,李庶卻是輕輕的搖了搖頭。

他看了一眼時間,覺得應該走了。

畢竟,二人不是情侶,李庶更是已經結婚了。

與其他女人還是要保持安全距離。

「李庶先生,要不我送你一塊表吧!」

雲霜見李庶穿著樸素,是屬於典型的經濟適用男。

不過,倘若這左手手腕上佩戴上一塊不錯的表。

李庶的氣質將會在瞬間提升。

畢竟網上有句話是這麼說的:窮人玩車,富人玩表。

不管你穿著如何,只要佩戴的表貨真價實。

那麼你在絕大多數人的心中,就是一個低調的富豪。

「雲霜小姐,這就不用你破費了,其實我……」

「哎啊!」見李庶要拒絕,雲霜直接拉著李庶跑了起來,「一塊兒表而已。」

還別說,雲霜看上去消瘦,但這力氣可比李庶想象中的大。

這一路上,李庶一直被雲霜死死的拽著,直到二人來到一家腕錶店。

「雖然這家店不算是沈西最好的腕錶店。」

「但是,裡面的崔特斯腕錶非常不錯。」

「我覺得,它最適合像李庶先生這樣的低調人了。」

李庶先是治好了自己的頑疾,隨後在海鮮店內痛扁了那幫曹家走狗。

最後,更是在遊樂場內揭穿了攤位老闆的詭計。

讓自己的心情逐漸好轉了過來。

此等大恩,送上一塊兒腕錶,是自己必須要做的。

「雲霜小姐,我習慣了,我看還是不要破費的好。」

「那不行!」雲霜直接拉著李庶走進了店內,「這腕錶你必須收下。」

看著雲霜那一副堅決的樣子,李庶自認應該是勸不動了。

不過,既然對方有意相贈,自己那就大膽收下好了。

「老闆,把你店內的那一款崔特斯腕錶拿……」

雲霜見李庶不再多言,應該算是默許了自己的相贈。

大喜之餘,雲霜火速看去那帶著一副老花鏡的老闆。

剛一喊去,想讓老闆將腕錶端上來。

不過,李庶突然發現,雲霜的面色瞬間一沉。

那話更是只說到一半便立馬停了下來。

「真是冤家路窄啊!」

這時候,李庶的身後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聽這音色,充滿了明顯的不屑之意。

李庶注意到自己面前的雲霜,眼神逐漸開始變得憤怒了起來。

這才緩緩轉過身子,看向了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