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12 日

花琉璃呵呵笑了笑,道:「哦!」

哦?這個平凡的女人看到自己不該瑟瑟發抖唯唯諾諾嗎?

「聽說你將殿主迷得七葷八素,如今殿主閉關,看誰還能救的了你!」

花琉璃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不屑道:「你還真是一把沒有腦子的槍。」這女人分明是被阿月那小婊砸當槍使了!

不過有何關係?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打一雙。

「你找死!

說完抽出腰間的鞭子,朝著花琉璃的面部掃來!「一言不合就動手,怪不得殿主看不上你,一句話送給你!你嫉妒的樣子真丑!」

「賤人,我今天就殺了你!看你還如何迷惑殿主。」

花琉璃閃身躲過對方的鞭子,看到躲在一旁不知所措(看戲)的阿月,用精神力將她控住,猛地一拉將她拉到自己面前!

苗夢影的鞭子好巧不巧的打在阿月的臉上,那張如花似玉的臉,瞬間鮮血淋漓~

「啊~我的臉!」

阿月捂著自己的臉,傷口處火辣辣的疼,這是因為苗夢影在鞭子上塗抹一種致使傷口潰爛的毒藥造成的!

本以為她們可以對付花琉璃,就算不讓她身敗名裂,也要讓她頂著一張醜陋無比的臉,誰能想~

「阿月~你為何會幫這個賤人擋住鞭子?」

「我沒有!」

她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扯到這賤人面前的!

「哼~今天不管如何,都要毀了這個女人。」

說完再次揮鞭朝著花琉璃掃來,花琉璃伸手將苗夢影的鞭子攥住,笑道:「這位大娘,你這嫉妒又瘋狂的樣子,當真讓人噁心至極!你既然用鞭子抽了阿月,我也得禮尚往來才成!」

說完,手一個用力,將鞭子奪到自己手裡,神不知鬼不覺的再上面是撒上讓傷口潰爛發癢的毒藥,陰森森的甩了下鞭子,一步步朝著苗夢影走去!

一鞭子下去,直接抽在她光嫩白皙的臉蛋兒上,這個女人一來就想毀自己的容。自己這種知禮數的人,自然要有來有往了。

「你竟然敢傷我……」

「你都敢傷我這個殿主夫人,我又何須的不敢傷你?咱們這叫有來有往!」

左一鞭,右一鞭的往苗夢影身上抽,直到人被抽的奄奄一息,才將鞭子丟在地上,用精神力切成數段!冷哼道:「本夫人心善,今天只是對你小懲大誡!若再有下次,休怪本夫人要了你的狗命。」

說完,看了阿月一眼,笑道:「阿月,你做的很好!」

一句話讓阿月百口莫辯,做的很好?什麼做的很好?

苗夢影一雙眼憤恨的看著阿月道:「賤人,你騙我,你說你會將殿中的人支開,為我創造機會,沒想到,一切都是你們的陰謀!」

花琉璃咯咯笑了笑道:「你現在才明白,會不會太遲了?不過阿月的計謀當真是好,不光讓本夫人除了你這覬覦殿主的人,還讓你爹娘找不出任何錯處來!關鍵是你抹在鞭子上的毒~嘖嘖……」

苗夢影聞言,恨恨的看著阿月,道:「是你這賤人都在害我,一定是你!你在我面前裝出一副殿主看不上你的樣子,說我才是最適合殿主的女人……」

枉她聰明一世!

「阿月,我要你為你所作的一切付出代價!」說完抽出佩劍朝著阿月刺去!阿月躲閃之際,想躲到花琉璃身後,結果被聞聲趕來的羅管事看到……

「大膽苗夢影,你竟敢肆意傷害夫人!不想活了?」

花琉璃看著羅管事健步如飛的走來!笑道:「看來羅管事的腿已經好了。」

「是夫人醫術高明!」

「那這裡就交給你了,我去吃飯了。」

所以你是把人揍的快死了,交給我來善後?不不不,其實我的腿可以不好的。

看著慘不忍睹的苗夢影,羅管事將一枚丹藥遞給她道:「你擅自跑來襲擊夫人這件事,等殿主出關,如何處置,就看殿主的意思了!至於阿月,一切交由夫人處置!」

花琉璃揮揮手道:「阿月她可是功臣,要不是她我也不不知道有這麼個玩意兒日覬覦我男人!」說完沖羅管事眨眨眼!

羅管事心中瞭然,夫人這是想讓她們狗咬狗!

「好了,羅管事你去把苗夢影送走,並把她今天的所作所為告知她父親!」

「是,夫人!」

羅管事找來兩個人將苗夢影抬走,臨走時警告的看了阿月一眼!別以為他不知道這女人的心思,從那年神殿招攬侍女開始,這女人就已經盯上他家殿主了。

好在他家殿主慧眼,沒將這女人放心上!

。 王新媳婦甩起臉色,不悅的看向蘇溪若。

說話也變得難聽起來。

王順才輕咳一聲,倒是沒開口。

這會兒他有點後悔。

黑丫雖然是他看着長大的小姑娘,可都這麼多年沒見過面了,誰知道她現在是不是在干正經工作?

之前還有人說黑丫被抓去坐了牢,說的有鼻子有眼的。

王順才沒把這話當回事兒,可瞧瞧黑丫帶回來的這個漂亮小姑娘說的這些話,他就有點懷疑起來。

這話說的的確跟他們鎮上那些天天賣保健品騙人的傢伙差不多。

蘇溪若也沒料到自己好心的建議竟然會被人認為是騙子。

她深吸了口氣。

倒也不覺得生氣。

畢竟在醫院裏坐診那段時間,因為她的年紀和這張臉,也沒少有病人對她的醫術產生質疑。

蘇溪若心平氣和的說道:「我不賣保健品,我的職業是醫生。」

說着,她把手機拿出來,打開傳世醫院的APP上自己的個人專欄給王家人看。

「我沒有帶工作證件,只能用這個證明。」蘇溪若認真的看着王新,嚴肅的說道,「王先生的脈象我診斷不出來,但我能夠肯定一點,你的身體正在急速衰敗狀態。」

王家人面面相覷。

傳世醫院雖然在全國又不少分院,可蒼縣這種小地方是沒有的。

不過傳世醫院名氣極大,前段時間又號稱研發出可以治療癌症的藥物,引起了全世界沸騰。

就算是蒼縣杏村這樣偏遠的地方,也有所耳聞。

王新媳婦覺得有點尷尬,把腦袋伸過去,認認真真的看着蘇溪若的手機。

只見那APP醫生個人專欄下面還有不少留言。

全是求醫問葯,詢問蘇溪若什麼時候重新坐診的?

甚至她的評論區已經變成了一個網頁版聊天室。

還有很多病人認為蘇溪若當上了傳世集團的大老闆后,估計不會再回醫院坐診看病了。

以後就算會繼續給人看病,也只是給上流圈層里的那些大佬們治病。

還有一部分人在陰陽怪氣,說蘇溪若現在已經邁入全新的階層,接觸的全都是有錢有勢的人,怎麼會看得上他們這種普通人兜里的小錢?

當然,這只是少部分。

更多的還是病人把自己的病例或者病狀發在評論區里,蘇溪若偶爾看見了,也會根據診斷報告給病人一些建議。

在APP上的粉絲數量就有近百萬!

阿九雙手交叉抱在胸前,淡淡的說道,「你們也可以上網查查蘇溪若這個名字,就知道我們是不是賣保健品的了。」

村子裏這種情況的確很奇怪,蘇溪若已經懷疑會不會是有什麼傳染病導致了杏村的村民不停地咳嗽。

王家人果然掏出手機查了查蘇溪若的名字。

看到那自動跳出來的話題以及還有蘇溪若的個人超話。

夫妻倆驚了。

還真沒看出來,他家裏竟然來了這麼貴重的客人!

傳世集團的老闆娘啊!

這種人怎麼可能看得上她老公?

王新媳婦滿臉尷尬,但想起蘇溪若給丈夫的診斷,頓時急了:「蘇,蘇醫生是吧?我丈夫他身體真的出問題了嗎?」

「嗯。」蘇溪若點點頭。

「那,那我們這就去市裏做檢查去!」王新媳婦面色大變,急吼吼的就要去拿錢。

蘇溪若忙道:「你們去的時候把口罩戴上……算了,你們別去了,我讓人送一些檢查設備過來。」

萬一真是她想的那種傳染病,這時候放杏花村的人出門,就等於直接放了個毒氣炸彈出去。

十多年前那場席捲半個地球的非典病毒至今提起,都讓人聞之色變,蘇溪若可不敢讓他們亂跑。

還有其他人……

蘇溪若深吸了口氣,又對王家另外兩人說道:「我也給你們診下脈吧。」

王新媳婦已經知道面前這個漂亮的女人就是堪比神醫一樣的人物。

對方願意給他們診脈,這可是不少病人求之不得的好事兒!

於是她趕緊把老爺子叫住,乖乖的沖着蘇溪若伸出手。

王順才現在還懵懵的。

等蘇溪若診斷結束,瞧着她複雜的臉色,這對爺媳二人心頭頓時一咯噔。

「蘇,蘇醫生,我們也有問題嗎?」

王新媳婦緊張的抓着袖子,眼巴巴的問。

蘇溪若面色肅然。

有問題。

這問題可大了!

除了王新這個正在咳嗽的患者之外,王新媳婦和王順才的脈象也就比王新好那麼一點點。

她無法診斷出這到底是什麼疾病,可卻能感覺到他們的身體機能正在快速減弱,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破壞他們身體的防禦系統。

「不要急,等設備送到后,我再給你們做一次檢查。」

儘管沒說,可蘇溪若的態度卻已經讓王家三人認識到了嚴重性。

正巧這時王新的母親和幾個嬸嬸回來了。

見到家裏有客人,好奇的問了幾句。

得知兒子竟然不是簡單的感冒,王母慌了。

蘇溪若看了眼這些王家人的臉色,和村裏其他人差不多,都沒什麼精神勁兒。

她提出要給王母等人也診診脈。

王母等人自然也是滿口答應下來,挨個伸出手讓蘇溪若看診。

等挨個看完后,蘇溪若的臉色已經變得十分難看了。

阿九意識到什麼,小聲叫着她:「溪若……」

蘇溪若深吸了口氣,看着同樣沉默下來的王家人道:「你們的脈象都差不多,這件事兒我得立刻上報,並且麻煩你們通知一下杏村和附近幾個村子管事兒的人以及鎮長,從現在開始,這裏嚴禁任何人出入。」

「真出問題了?不會吧?」

「我沒感覺哪兒不舒服啊,就是嗓子挺乾的。」

「你說嚴禁出入就嚴禁出入……小姑娘,你知道這代表啥不?造謠是犯法的!」

王家人聽了都有點慌。

都是一群曾經歷過病毒肆虐那段時間的人,自然知道蘇溪若是什麼意思。

可他們不願意相信自己會遭遇這種可怕的事情,一個個語氣也變得不好起來。

王順才不知什麼時候拿了個煙鍋子抽起來,蹲在門口半晌,才出聲:「都安靜!」

老爺子在家裏還是挺有威嚴的。

原本鬧騰起來的王家人立刻安靜下來,但臉上明顯帶着隱藏不住的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