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6 日

說話的同時,錢偉傑朝另外一側揮了揮手。

學校那幾個保安頓時朝前兩步,手裡拿著棍子,一臉兇狠。

開除?

燕北無奈搖搖頭,這群人還真不知所謂啊,「你們確定要這麼做?」

燕北昨天專門卻參加山水國際酒店的宴會,就是為了張揚自己的威懾力,這群人居然還不知道自己的厲害,真是頭疼。

「墨跡個雞毛啊!趕緊道歉然後馬上滾!校長馬上陪著蘇城的教育大領導要前來視察,別在這裡玷污了大領導的眼睛!」幼兒園組織這麼一次活動,自然想要得到官方的認可,所以特地邀請了大領導前來視察。

燕北嘴角一翹,官方的大領導。總算有一個稍微有點眼界的人了,大領導至少和蘇城城主魯天佑,城防統領何金水認識吧。

山水國際宴會,主管教育的大領導應該是有機會進去的。

「正好,大領導來了,我倒是要讓大領導給我主持一下公道,看看這世界上到底有沒有王法!」燕北站在原地,根本沒有道歉的意思,反而一臉輕鬆。

「你……」錢偉傑剛才得到消息,校長的車兩分鐘之內就要抵達,若是這邊的事情處理不好,那可就麻煩了,「來人,快,趕緊將他給我弄走,快!」

現在錢偉傑也不管什麼道歉不道歉了,若是得罪了大領導,那可就真的麻煩了,說不定會影響整個幼兒園。讓校長不舒服的話,那他這個主任也就可以捲鋪蓋走人了。

「是!」

四個保安拿著棍子,氣勢洶洶的朝燕北逼近過來,「給我走!」說話的同時,兩個保安便打算伸手過來推搡燕北。

這些保安都是錢偉傑的嫡系,當然要聽錢偉傑的話自。

燕北鼻孔中冷哼一聲,沒有任何遲疑,出手如電!

砰砰砰!

根本不見燕北是怎麼動手的,面前幾個保安便全部趴在了地上,當場直接暈死了過去。

我去!

現場的這些家長,老師都驚呆了。他們還從來沒見過燕北居然這麼能打,趙成更是忍不住朝後撤退了兩步,生怕燕北再對他動手。

事情進行到這一步,錢偉傑也不知道該怎麼收場了!

嘎吱!

一陣剎車聲響,兩輛轎車突然在公園旁邊的馬路上停下,幼兒園的校長徐風和主管教育的大領導于敏踏步下車,看到眼前橫七豎八的當著的幾個保安,還有趙成的模樣,徐風眉頭頓時皺成了麻花,「怎麼回事?是誰在這裡鬧事?」

錢偉傑心頭一顫,慌忙開口道,「校長,對不起,是……」

徐風轉頭忙不迭的對大領導于敏賠禮道歉道,「領導,對不起啊,您看……」

但徐風一句話還沒說完,于敏已經快速從徐風身邊沖了出去,一路小跑衝到燕北面前,根本不管有這麼多人在場!

噗通!

于敏當眾對著燕北直接跪下了,「屬下於敏,拜見龍主!您怎麼在這裡?是誰這麼大膽,欺負您了么?」

于敏說話的同時,眼睛飛速朝周圍掃了一圈。地上躺著的那幾個保安,還有趙成受傷的模樣,于敏心中已經猜到了大概。

這裡肯定有人不長眼,對燕北出手了。

這不是活得不耐煩么?

錢偉傑嘴裡的話說了一半,看到眼前的場景,後半句幾乎是慣性的蹦出來,「校長,是燕北這個王八蛋動手打人了……我……」

後面的話語,錢偉傑感覺像是被卡在喉嚨里了一樣,無比艱難的吐出來!

整個人,更是直接傻眼了!

完了!

好像惹到大人物了……

。 一想到以前的待遇,在對比今日的現狀,一一就氣的不想說話,心中原先的憤怒,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漸漸地轉化成了委屈,一一扁扁嘴,漂亮的雙眸逐漸浮現出一絲絲水霧。

她仰了仰,努力的壓抑著自己的情緒,憋回即將奪眶而出的眼淚。

楊昭霖注意到她的行為,緩緩的湊近她,她猛的低下頭,重新躺下,翻身背對著他。

她扯過毯子蒙頭蓋上,躲在被子中偷偷的抹了把淚。

楊昭霖目不轉睛的盯著床上的那個毯子下面的人兒,明顯感覺到有一絲顫抖,他輕輕地坐到穿上,脫掉鞋子,躺在床上從背後連人帶被子一併撈入懷中。

「對不起,寶貝,在你面前我永遠不能做到設身處地的為他人著想,因為我的眼裡心裡都只能看到你,都只有你,比起你,我寧願讓他們委屈,也不願意讓你餓肚子,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氣,我不求你原諒,我只希望你不要一個人生悶氣,不滿,不悅,所有的怒氣都沖我撒出來,好不好?」

一一躲在被中,緊緊的咬著嘴唇,努力的控制著自己極近崩潰邊緣的情緒,努力的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因為她知道,自己一旦發出聲音,就一定會被他發現自己帶著哭調的聲音。

她以為自己偽裝的很好,卻不知早已被楊昭霖識破。

「寶貝?」

「……」

她不願意回應,那他就繼續叫,反覆的喚……

「寶貝,你真的要這樣懲罰自己,這樣折磨我嗎?」

「……」

一一仍然死咬著嘴唇,她以為在過一會兒他就會放棄的,卻沒想到他竟然突然伸手猛的掀開被子。

一一水潤的雙眸獃滯的盯著他半秒,意識到了什麼,下意識的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可沒想到被他快了一步,強行拉著自己的手,兩人四目相對。

自責爬上楊昭霖的心頭,他沒想到自己的倔強竟然會讓她如此。

他確實不覺得自己有錯,可如果早知道她會如此,認錯又有何妨。

他垂首,額頭抵著她的,「寶貝,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不要生氣了。」

「……」

「寶貝?」

「我,我……嗚嗚……」

他不哄,她還能忍住,可他一哄,她的淚泉就像是開了壩的一樣的洪水,控制不住的外泄。

「乖,不哭了,都是老公的錯,你打我吧,盡情的打」楊昭霖拿著一一的手重重的打在自己的身上。

「不要,」一一縮回手,背在身後。「你沒做錯我知道,我不是因為這個哭的,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心裡莫名的感到難受,情緒實在是控制不住了,就哭了。」

楊昭霖伸手抱著她,把她抱在懷裡,溫柔的撫摸著她柔順的頭髮,「想哭就哭出來,不要壓抑自己,我永遠都在。」

「嗯,」

楊昭霖抱著她躺下,讓她枕著自己的手臂,躺在自己的懷裡。

一一仰頭看著天花板,輾轉反側,翻身趴在他的懷裡,把玩著他脖子上那條自己送的墜子。

「老公,我真的不喜歡爺爺這樣差別對待我和其他的兄弟姐妹,我知道他是覺得對我有愧才這麼溺寵我,但是我總覺得他像是把我當外人一樣,更覺得這樣對哥哥對弟弟妹妹們都不公平,老公,你說……」

「傻瓜,爺爺對你特殊並不完全是對你的愧疚,你懂嗎?」楊昭霖低頭親吻她的額頭。

女孩搖搖頭,茫然無措的看著他,「什麼意思?」

「傻瓜,爺爺對你特別其實更多的是他是真的喜歡你,從他第一眼見到你,他看你的目光就比看其他人更慈祥,再加上大哥他們說的,奶奶臨終的遺言,

不管是誰包括你,都無法向爺爺平等的對待你和大家,因為在你身上他寄託了對逝去的老伴的一種懷戀以及……」

「我怎麼沒感覺出來?」

薄唇一勾,楊昭霖抿唇一笑,「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就算你說的是對的,我還是有種搶了爺爺對弟弟妹妹們寵愛的感覺,總覺得對不起他們,要是哥哥沒有找到我,我也沒有回到這個家,或許他們也不用面對這種不平等的對待。」

楊昭霖笑而不語,巧妙的轉移了話題,半個小時后,他成功的哄睡了一一,並悄悄地把她的手機調成了靜音,在他們兄弟姐妹們的群里發了條簡訊。

「都睡了嗎?有事找@全員」

邵景暄:「還沒,什麼事?」

邵承宇:「我也沒,姐夫你直說吧。」

接下來江玲,邵子涵,一個個全都出來了,楊昭霖側頭看向熟睡中的一一,撩開她額前的頭髮,俯身親吻她的額頭,「寶貝,好好休息,我很快就回來。」溫聲低喃。

「大哥卧室集合,有重要的事要說。」

三分鐘之後

邵承宇:「姐夫,你叫我們過來到底什麼事?」

「是啊,姐夫,我姐呢?」江玲朝著他的身後巴望著,空無一人。

「你姐睡著了,我要說的事就是和你姐和你們有關的事。」眾人聽了楊昭霖的話,不由得左顧右盼面面相覷了幾秒,目光同時投向楊昭霖。

異口同聲,「什麼事?」

「一一她……」楊昭霖把她和一一剛剛談過的話一字不差的複述了一遍,而後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直白的說出自己的意思,「我今天叫大家過來就是想問下,你們有沒有這樣的想法覺得一一回來分走了爺爺對你們寵愛。」

「霖」邵景暄擰著眉看著他,突然意識到了他的意圖,出聲想要打斷他。

楊昭霖不慌不忙的抬起手,示意他先不要說話。

「你們放心,今日的交談只有在場的人知道,我不會說出去,不管是爺爺還是一一他們都不可能知道,這算是我們幾個的秘密會談,你們只要說出自己心底最真實的想法就行了。」

「哥,你說吧。」邵子涵與身邊的哥哥對視了一眼,她主動將話語權交給了自己一母同胞的哥哥。

男孩點點頭,張狂的笑笑,「這有什麼,就算是讓姐知道也無妨,從我們開始記事起我們就知道在爺爺心中…、」。 大傢伙兒,都看著天照稀里糊塗的簽了那個憑證,又迷迷瞪瞪的回到他自己的位置。

全都看向彭若若。

彭若若對著他們露出一個無辜的笑容。

眾人都盯著她,這個丫頭會的東西可真不少,剛才那個什麼天照,就像是中了迷藥一樣,在他們這些對異能,多少有些了解的人看來,應該不是迷藥,而是一種特異功能,俗稱迷魂。

白聖頗有些玩味的看著她,卻並不說破。

寧玉兒大夫,摸著自己的下巴,看著她的目光中,充滿了興味。

葉雲舒和水均盛及齊昔兒三人,加上看台上的彭家眾人,心中的都在慶幸,這個厲害小丫頭是和他們是自己人,不是敵人。

更加覺得自己抱了個大金腿,從今往後要緊緊的將她抱著的,是葉雲舒和水均盛及齊昔兒。

齊昔兒這個時候乾脆不管不顧,仗著自己和若若一樣,也是個女的,撲到她的身上,一把抱住了她的腿,說:「若若,我不管,這輩子我賴定你了,你就把我也收做小弟吧,就和那4個紈絝一樣,我心甘情願供你驅使。」

彭若若哭笑不得地說:「行了行了,趕緊給我把菜都準備好,菜都給換掉了,我們又要重新來,你們不怪我就好。」

齊昔兒忙不迭地搖頭說:「不怪不怪,怎麼可能怪你,要怪的話,就怪那個喪良心的天照。」

說罷,拽著葉雲舒和水均盛兩人埋頭苦幹。

寧大夫也跟著一起幫忙。

彭若若此時在腦海中,又與系統喵在溝通著,系統喵【我已經達到升級的要求,又要整體升級,而這次,耗時有些長】

彭若若在心裡沒好氣【我現在,在比賽,大爺,不能沒有異能,這場比賽加上今天還有兩天,你能不能給我等等?】

系統喵皺眉如果它有眉的話【我早點升級,也會給你更多的便利】

彭若若【幫我贏了這場比賽,往後行事我會更方便,也對咱們都有利。】

系統喵想了想【那行,那就等你比完賽再升級】

這樣說定,若若的心裡總算鬆了口氣,蹲著,跟齊昔兒等人一齊清理換過來的菜。

彭建明站在她們的展台外面,臉色十分難看,小媳婦兒在自己的面前被人欺負,他卻不能夠出手,而且,就算他出手,很有可能也打不過,因為對方都是異能者,只是普通兵,真是太鬱悶了。

他的拳頭捏得嘎嘣直響,身上的冷氣更甚,跟在他周圍的士兵,即便是在這個炎熱的夏季,也都感覺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不由自主的紛紛往後退,太可怕了,他們家隊長,這是想要殺人嗎?

也難怪,嫂子剛才是被欺負了,被人誣陷說是作弊,真是的,他們當中前兩天有休息的,幫若若裝修過私廚,有許多人都吃過,嫂子做的菜,真的是很美味,自己有真正的手藝,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作弊,給人抓住這個錯處,豈不是傻?

跟在彭建明身邊的一個手下叫田凱,安慰他說:「隊長,我們之前都吃過,嫂子做的菜,真的很好吃,平時都做得那麼好,現在比賽,肯定會拿出真正所有的本領,一定會做得比平時更好,嫂子肯定不會作弊的,我們都相信她。」

彭建明扭頭看看身跟在身邊的一群手下,大家還都朝他肯定的點頭,都表示是相信彭若若,他心中一暖,黑紅的俊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對他們說:「好了,大家繼續好好巡邏,保證安全。」

田凱指著不遠處,朝他們走過來的一群身著黑色特殊軍裝的隊員說:「隊長他們是暗部的,是來協助我們,這下子我們就多了一份助力。」

彭建明的目光微眯,看向那一隊,正大步朝他走過來的士兵,領頭的,居然是他認識的,很久之前一起參軍的黃明,他還記得,當時這人不是已經因為執行任務,犧牲了,竟然是加入了暗部。

。。當晚的發佈會如期舉行,正如陽巔峰說的,兩邊雖然都是發佈會,但待遇確實天差地別。

一邊如火如荼,一邊冷冷清清!

華星娛樂這邊只有一兩百個粉絲到場支持,媒體也只有幾家小公司,還是那種沒有資格去對面的那種,連拍攝都是有氣無力,根本算不上什麼焦點。

換句話說,保安都……

《戰神歸來》第六十三章火的徹徹底底 祈善無奈地目送共叔武帶人離開。

嘖嘖一聲:「可惜了,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