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8 月 24 日

陳秀琴從外面走了進來,笑道:「不瞞你們說,這幾天我都不知道接到多少個經濟公司的電話了,他們知道我認識小飛,一直詢問相關的商業活動,花各種大價錢問小飛願不願意簽約他們公司。」

「那你怎麼說?」孔大明問道。

「當然說會考慮的,這種事我哪能做主?還得問問小飛的意見。」陳秀琴笑道。她也沒有答應人家,但也沒有完全拒絕,總歸得給項北飛留個選擇的餘地。

項北飛沉思了片刻,說道:「我確實需要修鍊,沒空拍電影廣告。不過有時間我可以開設一個專欄,專門教大家怎麼擊殺荒獸,不至於讓大家在遇到這種事的時候,手忙腳亂。」

他需要藉助這個身份,好好地來引導大家。

陸洪眼前一亮,點頭道:「對,很多平民因為生活在內陸城市,對荒獸概念太淺薄,大部分人都缺少危機意識,你這個想法好。」

強大的荒獸對武道者司空見慣,但對平民來說,還是很少碰到的,項北飛身為武道者,做武道者的宣傳活動,也是理所當然。

「那敢情好,我幫你宣傳,身為名人,總需要專精一個方向,你是武道者,就得以武道者的方式來。」

陳秀琴也算是半個娛樂圈的工作者,她平常接觸的明星多了去了,很清楚營銷該怎麼做。身為項北飛的頭號媽媽粉,陳秀琴很樂意幫助項北飛。

這件事就這麼定下來,項北飛也不需要做什麼,等下學期開學后,去域外荒境做任務時,就隨便拍幾個視頻,很簡單的事情。

但是話說回來——

「她真覺得這樣就可以拿着我的名聲為所欲為么?」

上次想要利用項北飛的名聲賺錢的人,已經被他給收拾了。

這次又想着不和他商量,就自作主張讓他當出頭羊,分明就是故意要把他推到枱面上來。

聯盟之所以要讓他這樣一位天才曝光,其實用意很明顯。

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項北飛是駱老帶出來的!

駱老和聯盟那邊關係並不好,聯盟的人甚至還很忌憚駱老,因為他們壓不住這樣一個不聽聯盟命令的SR級覺醒者,擔心駱老在梁州大學培養自己的勢力。

而出了項北飛這樣一個天才,更是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威脅!

所以他們才要對項北飛下手!

正常人只要被曝光了,就很難低調下去,走到哪裏就會被人關注到哪裏。

他們這樣曝光項北飛,等於是強行讓項北飛站到聯盟那邊去,讓項北飛被全九州的人監視着,這樣一來,項北飛幾乎就沒有辦法暗中來和聯盟作對,他一舉一動都在聯盟的眼皮底下。

到後面聯盟怎麼安排,項北飛就得怎麼配合。

在聯盟那邊看來,項北飛會成為一枚反過來牽制駱老的棋子,以一種特殊的方式來孤立駱老,監視駱老,削弱駱老的影響力。

可是慕依晴不會真以為自己會乖乖就範,按照她的想法來行事?

「成為N級覺醒者的標桿,那就意味着主動權在我手上了。」

項北飛

他的名字,是離開枯萎林的辦法?

巧合?

還是……

項北飛感覺很不真實。

他那個失蹤許久素未謀面的父親,給他取名的時候,按理說當時的他還只是個嬰兒,怎麼就這麼確定自己會遇到尤蒙的?

他只是隨口一提就把自己兒子的名字給取好了?

能認真點取名嗎!

這個SSR級的系統覺醒者擁有制定規矩的能力,四周但凡守規矩的人或是事,都會給她增加系統值,而她按照已經制定的規矩辦事,也可以增加系統值。

簡而言之,只要一個地方有規矩,她就能變強。

若是不守規矩的人,在她面前,都無所遁形。

項北飛看着慕依晴的系統日誌,上面羅列了一大堆關於她處理規矩的事情,其中有一條寫着:

【你制定了《九州關於SR人才選用規劃制度》的方案,該方案已獲得聯盟規劃部長官朱毅濟審批,發佈成為一項規矩,當前有2546人遵守該規矩,你的規矩值+2546】

九州聯盟的規劃部,是負責制定並修正聯盟各方各面的制度,用來管理整個聯盟的方方面面,規劃九州的發展。

簡單來說,身為UR級的朱毅濟,就是來定規矩的。

項北飛現在才知道朱毅濟在聯盟里的職位。

定規矩的,帶頭破壞規矩,把自己的孫子從監獄里給撈出來,還真是神奇。

如此說來慕依晴也是屬於朱毅濟的人。

就是不知道她是否參與了本該被定死刑的朱心覺改頭換面重生離開監獄的事情。

項北飛很快就看到在九月份的一個系統日誌:

【你修訂了關於SR覺醒者申請保釋條例,該規矩目前僅對一人生效,你的規矩值+1】

「看來基本沒跑了。」

項北飛微微皺起眉頭。

她的系統,但凡是自己修訂的規矩,能夠約束到多少人,基本就會加多少的規矩值。

比如上次她參與修訂了一個關於九州學生錄用制度,這個制度直接對九州五百萬的高考生效,她的系統值,直接加了500萬!

按理說,慕依晴有這個系統,應該遵守各種規矩才對。

可是項北飛很快又想到。

什麼是規矩?

規矩,本來就是人定的而已。既然是人定的,自然也能夠人為修改。

修改後的規矩,仍然是規矩,依舊符合她的系統判定。

所以只要她在聯盟里站得越高,那麼就越容易把規矩都握在自己手裏,那麼【言靈規矩系統】所謂的按規矩辦事就變強,其實等於是隨心所欲行事了。

要不然怎麼說SSR級的系統如此強大呢?

——

「我們兩所學校在枯萎林里互相照應,聯手躲過了危險。」項北飛說着,又看着任江海,道:「我們路上還遇到你們青州大學的一位學生,你儘管問他。」

「是,我們差點就栽了,是項北飛他們救了我,後來我們又連續遇到其他學校團隊,警告他們有危險,但是他們並不信任我們,只有雍州大學的團隊跟了過來。」

唐河把事情的經過詳細地說了出來,包括他們怎麼和兗州大學起衝突,再到如何遇到施人美,如何看見遺貌鬼須,如何被追殺,被梁州團隊救治……

任江海聽完,眉頭也是皺得很深。

但是唐河一站出來,他也只能作罷。

畢竟唐河,乃是他們青州大學的學生,項北飛於情於理都

「你們十一個人,都」

項北飛沒有再出聲詢問,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唐河。

唐河是個正常人,這點不會搞錯,因為他身上有系統界面,系統還在飛快地跳動着。他的【破軍眼系統】是一種偵查類的系統,並且還可以迅速地看到對手的弱點,通過弱點來擊潰對手。

目前他的系統日誌里都顯示得很正常,這點瞞不過項北飛的眼睛。

但是,令項北飛感到奇怪的地方在於——

這個傢伙,不知道為什麼身上似有若無地夾雜了一絲遺貌鬼須的氣息!

是因為遭遇遺貌鬼須襲擊,所以殘留了這些氣息嗎?

這幾個人一出現,氣氛頓時就不對了。

陳百聞,於洪波,朱心覺!

是兗州大學的團隊!

沒想到他們竟然也出現在這裏!

朱心覺一眼就看見了人群里的項北飛,心忽然漏跳了一拍,隨後眼底露出了怨恨的神色,但他很快又把這絲怨恨收斂起來。

因為目前他們和青州大學的聯手已經破裂,沒有辦法聯手對付項北飛。

於洪波和陳百聞兩人看見項北飛的時候,也是微微吃了一驚!兩人忍不住對視了一眼!

因為就在昨天,他們還想着和青州大學聯手去對付項北飛,結果後面項北飛沒有找到,反而是青州大學的侯成武給死了。

他們也沒有料到自己竟然會在這個地方遇見項北飛。

「莫慌!他應該不知道昨天的事情!」

陳百聞朝於洪波等人使了個眼色,不用開口交流,彼此都會意了。

於洪波定了定神,開口說道:「項北飛,久仰大名,在下於洪波,兗州大學團隊的隊長。」

陳百聞也微微點頭,但是沒有說話。。 蕭元石套不了話,也不再多問。

準備之後盯着點老太太等人,看看有沒有和京城中的人有接觸,確定下是不是有人背後搞事。

伺候老太太吃完飯,葛春如也沒了胃口。

她眼中含淚的看了看蕭元石,比了比一個口型「杏紅。」

她是不敢再主動開口了,否則死老太婆很有可能又對她發難。

蕭元石看到嬌妻臉上的巴掌印和眼中含着的淚,心疼得不行。

他平常放在手心裏疼的人,自己都捨不得說一句,他娘真是太過分了。

這要是在老家,他肯定忍不住發難,並直接維護了。

可在京城顧忌太多,現在他身為朝堂新貴,想要抓他把柄的人不少。

將軍府里,他也不知道有沒有誰家派來的探子,所以只能忍着。

自從在邊境開始不斷陞官后,他已經從來沒有感覺到這麼憋屈難受了。

他代替小嬌妻問:「娘,杏紅呢?怎麼沒和你們一起上京?」

老太太一直都在觀察兩人,自然發現了這個狐媚子給她兒子使眼神。

果然像是時卿落說的,這狐媚子心眼太重,自己不出面,就慫恿她兒子,壞著呢。

她呸了一聲,「你不提那個小蹄子還好,提起來我就生氣。」

「在村裏一點都不安分,勾搭著一個走商的男人,前段時間和人跑了。」

來之前時卿落說,如果這兩人問起杏紅,別說被他們賣了,就說和野男人跑了。

這樣還能順便擠兌拿捏下葛春如,正好也能遮掩他們賣人的事。

她抬頭看向意味深長地看了看葛春如,「真是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下人。」

她的意思很明顯,一樣的不要臉。

這話讓葛春如臉色變了變,更甚至指尖都忍不住摳到了手心的肉里。

老太婆太惡毒了,居然編出這樣的話來,她絕對不相信杏紅會跟什麼行商的男人跑了。

畢竟她之前可是承諾過,只要杏紅能將老家的這些噁心人哄好,等將來接她回來,就送她去給朝中的大官當妾。

可因為沒有證據,她還真反駁不了。

她抬頭問:「這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她可不想擔上老太婆強加的不要臉名聲,要是說出去,她的臉往哪裏放?

蕭老太拍了拍桌子,三角眼一挑,「怎麼,你又要來質疑我這個婆婆?」

「別以為老二給你臉上貼金,你就真是什麼官家小姐了,不過是個破落戶農女出生,別再我面前裝大蒜。」

「你那個丫頭可一直都不是個安分的,一看就是騷狐狸,和人跑了有什麼稀奇的?」

「她來這麼一出,還差點帶壞了家裏你們侄女的名聲,我都還沒找你算賬呢。」

「這樣吧,一會你去拿點首飾和料子出來,好好的補償下她們,否則我就出去問問,是不是京城貴婦養出來的丫頭,都是這麼不要臉的。」

不然狐媚子出點血,她難受。

葛春如的臉僵了僵,顯然沒想到老太太會變得這麼難纏和犀利。

「娘您誤會了,我可不敢找你算賬。」

她又道:「我之前就準備好見面禮,要給幾位侄兒和侄女的了,一會我就讓人送過來。」

心裏恨不得給老太婆幾巴掌了,可面上還得憋屈的應付。

就怕死老太婆等人跑出去胡說八道,破壞她好不容易營造的好名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