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28 日

雲川睜開眼睛,近半個月連續不停的運轉五行之力,研究古月娜身體的構成,神力的本質。也是讓他的精神略有些疲憊了。

不過和收穫比起來,這點辛苦根本不算什麼。

在雲川睜開眼睛之後,對面的古月娜長長的眼睫毛也微微動了動,隨後緩緩睜開。只見得奪目的銀光綻放!

神氣完足,精力飽滿!

這一刻的古月娜,整個人彷彿煥然一新。

沒有了體內修羅神力時時刻刻的折磨,就彷彿壓在心頭的大山被挪開。古月娜雖然傷勢並沒有恢復,但是整個人的精氣神卻在這一刻宛如新生。

對古月娜而言猶如附骨之蛆,多年都奈何不得的修羅神力,在雲川的五行之光籠罩下,卻被輕而易舉的攝取出來。掰開揉碎,解析了個明明白白。

「你體內的修羅神力,我已經幫你驅除了出來,但是你的傷勢我就無能為力了。」雲川裝出一副力竭的模樣。似乎祛除修羅神力有多難一樣。

而古月娜也沒有懷疑,只是微笑着點頭道:「能夠驅除修羅神力,對我而言便已足夠了。至於傷勢,我會自己想辦法。這一回真是多謝你了。」

其實古月娜的傷勢,雲川本來是可以輕易幫她治好的。但是就在即將動手的時候,他又忽然想到古月娜如果恢復了傷勢。那麼立即就可以重回神王等級,到時候難保她不會動什麼不該有的念頭。

畢竟雲川現在的實力,和古月娜比起來還是有一定差距的。而合作的基礎,必須得雙方是平等!如果她完全恢復了,那麼萬一翻臉。到時候也是一個麻煩。

所以思慮再三,雲川最終留了一手。只是幫她驅除了神力,至於剩下的傷勢就讓她自己慢慢恢復吧。

如此嚴重的傷勢,古月娜少說也得幾十年甚至幾百上千年才能徹底恢復。

而這麼長的時間,等到她傷勢恢復的差不多的時候。雲川恐怕也早就成長到絲毫不懼她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表嫂,我好著呢。」

秦荷開心地說道:「我記得你們懷孕都孕吐害喜,可是我一點反應都沒有,吃嘛嘛香。」

除了愛睡之外,就沒有任何不適了。

「孩子疼你這個當娘的。」田小草生了四個,可謂是經驗十足,這會一點一點地和她講著懷孕的趣事,把秦荷逗得直笑。

從方興來家離開之後,秦荷窩在燕九的懷裡道:「寶寶真疼我這個當娘的,一點也不鬧我。」

「乖。」

燕九輕輕摸著她的肚子,道:「他要是敢不乖,等出來之後,我就揍他。」

「九哥!」

秦荷一雙眼睛瞪得圓溜溜的,她扁著嘴,委屈地道:「寶寶還沒出生,你就想揍他,他會不高興的。」

「哼。」

秦荷背過身,不理會他,輕輕撫著肚子道:「寶寶別理你爹爹,他才捨不得打你呢。」

「娘子。」燕九從身後攬著她,道:「寶寶乖,爹爹不打。」

爹爹。

這兩個詞從他嘴裡說出來的時候,心底湧上一股難以言喻的幸福。

……

京城。

「信來了,肯定是小九和小荷他們到了。」

楚婉收到信的時候,開心地說著,隨即愣了一下:「怎麼是娘的信?」

她遲疑地打開,一目十行的看完了之後,又一個字一個字地看的清楚,啪……

信紙掉了。

「夫人,娘在信里說什麼了?」

燕尚書撿起信,還以為出什麼事了呢,看到秦荷懷孕的時候,他哈哈大笑:「小九像我,這才成親兩個月不到,就懷上了。」

「不行,我得回去。」

楚婉站起身,立刻就吩咐著人去收拾東西了。

「這一路都在趕路,小荷懷孕了,也不知道有沒有影響,早知道就不讓她們回去了。」

楚婉喃喃念著:「娘說孩子很好,我不放心,我得回去。」

「夫人,那我怎麼辦?」燕尚書剛剛還在高興呢,這會看著楚婉說風就是雨的要回去,他著急了:「我回不去啊。」

他是尚書,平日里根本無法離京。

「你在京城,這麼大的人了,還要人照顧不成?」

楚婉斜睨了他一眼:「兒媳婦重要,孫子重要。」

……

大橋村。

秦正松道:「我這回去寧安府送貨,最多明天就回來。」

「路上注意安全,不用這麼趕。」方翠英利索地給他收拾著東西道。

「放心,我就是送到寧安府,顧兄已經派人在那邊接應了。」秦正松回來之後,就搜集了很多藥材,葯坊里有的藥膏,也一併帶上,送到顧常林的手上,邊境的戰士們,非常需要這些藥膏。

……

「寫得非常好,爹娘看了肯定高興。」

秦荷欣賞的看著燕九寫的信,本來燕九要趕去村子里,親自報喜的,可明日府衙里有事,他根本走不開,於是將報喜信送到了華明的手裡。

「姑娘,我要守在你身邊。」夕照不願意離開。

秦荷道:「我在府里好著呢,正好我有些東西讓你帶給我娘,別人我不放心。」

為了給夕照和華明製造機會,她也是費盡了心思,她另外給娘寫了一封信,讓她放心,她懷孕好著呢。

華明和夕照兩個人在豐安縣去寧安府的官道上,就碰上秦家的馬車了。

「咦,你們怎麼就回來了?出什麼事了?」

方翠英聽說秦正松回來了,忙從屋子裡跑了出來。

「好事,大好事。」

秦正鬆開心地道:「趕緊收拾收拾,跟我一塊回府城。」

「我去府城做什麼?」方翠英一臉奇怪地看著他。

「當然是看小荷。」

秦正松道:「你女婿當了寧安的知府,你女兒也跟著一塊回來了,這還不止,你馬上就要當外婆了。」

一個個的好消息砸得方翠英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半晌,才回過神道:「小荷回來了?她懷孕了?」

「千真萬確,你看,這是小九給我的報喜信。」秦正松將信遞了上前:「你還是趕緊收拾東西走吧。」

夕照交給方翠英的信,方翠英都沒來得及看,就被秦正松催著收拾東西。

夕照見到到了華明的兩個孩子,兩個孩子長得虎頭虎腦的,跟在金玲的身邊,一口一個嬸嬸,叫得格外親熱,顯然,金玲把孩子照顧得極好。

「夕照?」

金玲看到夕照的時候,意外極了,她道:「姑娘呢?」

因為剛剛生產第三胎,金玲剛出月子,孩子還抱在懷裡呢。

「姑娘還在寧安府,姑娘也懷孕了。」夕照將秦荷的近況說了,畢竟曾經是貼身跟在秦荷身邊的,只不過這幾年金玲生了三個孩子,一直呆在村子里。

「那我也一塊去。」

金玲道:「我剛出了月子,我正好去照顧姑娘。」

「金玲。」

夕照拉住她道:「別忙,我有件事情想同你說。」

「你說。」做了母親的金玲,整個人散發著母性的光輝。

……

「爹,娘,你們怎麼來了?」

秦荷大清早聽到丫環說,秦正松和方翠英來了的時候,她整個人都驚呆了。

「當然是來看你的。」

方翠英打量著秦荷道:「嗯,瘦了點,我把家裡養的雞全帶來了,到時候燉給你吃。」

「娘,我……」秦荷撒嬌地抱著她的胳膊道:「我不是寫信給你說不用來,我好得很嗎?」

「那哪行。」

方翠英認真道:「你都懷孕了,我肯定要來看看,我知道你愛吃酸辣椒,醋姜,我都帶來了。」

「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或者特別想吃的,娘給你做。」

方翠英溫言軟語,耐心又細緻,秦荷感動得眼淚汪汪的,一家人團聚,正是秦荷最高興的,胃口大開的她,連醋姜都吃了一大塊:「好吃,娘你做的就是好吃。」

「我才回來沒多少日子,這姜啊,是姜嬸子說的,她做的醋姜,味道極好。」方翠英回來的時候還在想著,秦荷要趕緊懷孕才好,女婿的年紀大了,是該要個孩子了。

如今孩子有了,方翠英又擔心秦荷懷孕太辛苦,會不會難受之類的。

「姜嬸子有天分。」秦荷誇讚道:「和娘做的一樣,嗯,比娘做的還差點。」

。 「這麼胖真的像話嗎?」

祝融看着公棕熊的背影頓時心生無力。

這隻公棕熊的脖子都快胖得跟身體連在一起了。

就算他嘴巴張到最大也未必能夠咬住棕熊的脖子。

畢竟祝融的嘴巴最多只能張開這麼大。

有時候牙齒太長也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對付棕熊的時候是這樣。

「看來只能硬剛了!」

祝融迅速地瞄準了棕熊的脖子處。

既然不能鎖喉那隻能用爪子撕開對方脖子處了!

不過,祝融也知道這樣做的效果不會太明顯。

畢竟棕熊的脖子外面佈滿了一圈厚厚的脂肪。

就算被他抓到也未必能夠造成致命的傷害。

但是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總不能浪費一次完美的偷襲機會吧!

:大王的表情看着好糾結啊!

:這隻棕熊的脖子比我腰還粗!大王估計是考慮怎麼下嘴呢!

:好像還真是!

……

雖然祝融心裏已經決定要正面硬剛,但他還是打算嘗試一下能不能將技能打開!

若是能夠將「偷襲者」技能打開,那麼他的偷襲一定可以對公棕熊造成致命的傷害。

就算打不死,那也可以將對方打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