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11 日

齊天策一呆,他們真沒在齊家!

范伯勛這裏忙着審問齊天策,七家城裏可是炸了鍋。

范家大公子把齊家大公子給掠走了,還跑去了城外,這可是大事件!

難道兩個人相愛相殺?

一時間七家城裏各種信息滿天飛。

齊家的人反應很快,一層層的上報,齊勝文是親自出馬沖向了范家。

范家也不慢,范家老管家范閑則是擋在了門前。

只有范少增,他看了看騷亂的人群沒有多在意,背着劍如意向著傳送陣猛跑。

小公主終於是要走了,這可不能耽擱!

早點送走小公主,他范少增也可以早點解脫,這一天天的,他都瘦了好幾圈。

「小公主走好,有空常來玩兒!」

客氣話一說,范少增是恭敬的等著小公主進傳送陣。

「少增哥哥放心,等我攢夠了錢,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

「。。。」

范少增臉上笑着,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雖然答應了下來,可孟有房那邊。。。

「快走吧,傳送陣開了!」

顧左右而言他,范少增是把小公主放進了四輪車裏,兩位侍女上前,推起小車進了傳送陣。

一陣白光閃過,如意小公主的身影消失,范少增終於是長出了一口氣。

從傳送陣出來,范少增這才注意到那些蜂擁的人群。

「快走啊,城外要打起來了!」

「范伯勛把齊天策給剃成了禿子!」

你一言我一語,范少增聽的是迷迷糊糊,范伯勛?這不是大哥嗎?大哥為什麼要打齊天策?

范少增劍氣一轉沖向了一人。

「站住!你說我大哥打了齊天策?!」

「操!見鬼了啊!」

「啪!」

范少增一巴掌就呼在了那人的腦袋上。

「怎麼說話的!」

「二公子,您沒有被抓走?!!」

范少增一怒:「媽蛋!我被誰抓走?我要被抓走了還能在這裏和你說話?」

那人一聽也是嘿嘿一笑:「二公子,您還是放了小的快去城外看看吧,傳說你被齊家的人給抓走,你大哥替你出氣去了!」

范少增臉色一變,他這才明白原因:「日!你怎麼不早說!」

一把甩開了那人,范少增把劍氣轉到最大,一溜煙的是向城外猛衝。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這可是因為自己引起兩家的莫名大戰,那可就是罪人。

尤其這還是大哥回來,他的傷。。。

范少增想到這裏,他不由的又加快了幾分速度。

城外的范伯勛並沒有隱藏自己的行動,他這麼做也是有目的在,如果真的是齊家的高手抓了人,這樣也能引人出來。

只是讓他失望了,引來的是齊家的家主齊勝文,還有他范家的老管家范閑。

老管家范閑出城一看,嘴角一下子就扯起了老高。

這齊大公子真慘。

不過,他也不敢真的笑出聲,老臉一冷,裝作痛恨的模樣:「伯勛,怎麼回事,你怎麼把齊大公子弄成這樣,都成了禿子!」

范伯勛沒理會自家老管家的痛斥,他冷眼看向了齊勝文:「齊家主,你們齊家抓了我二弟,是想要開戰嗎?」

齊勝文趕緊是上前一步:「伯勛,你不要激動,有話慢慢說,我們絕對沒有抓你二弟,這裏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沒抓?那七階的高手出招我可是看的明明白白,破軍的寂滅之焰,還能有假!」

此時范閑也沒有了剛才的淡定,他的老臉一橫:「伯勛你說的是真的?」

范伯勛重重的一點頭:「閑伯,我的保命玉符都碎了,這還能有假!」

這一次范閑的臉上也是出現了怒容,一柄長劍唰的出現在手中:「齊勝文,這事你怎麼說?」

「這。。。」

就在這時,一聲突兀的高喊讓眾人是紛紛轉頭。

「大哥!」

只見遠處一個肥碩的身影急匆匆而來,他的肥手不停的搖擺,讓眾人是大吃一驚。

「少增?!」

如此多的人行注目禮讓厚臉皮的范少增都有些扛不住,他訕訕的一笑:「那個。。。大嘎吼。」

「少增你沒事,玉符怎麼碎了!」

范伯勛說着,手一甩齊天策直接是被他給甩給了齊勝文,他則是一步衝到了范少增的身前,上下的打量。

「呃。。。」

范少增有些不知所措,隨後便是回過神來:「啊!大哥不好,是孟有房!他可能被抓走啦!」

「孟有房?」

「大哥,我把玉符給了孟有房,快別說了,趕緊救人去!」

范少增一臉的焦急,玉符要是真的碎了,那孟有房絕對是凶多吉少,否則他不可能把這保命玉符這麼快就用掉。

范伯勛一怒:「二弟,你怎麼可以如此草率!」

現在怎麼辦?

齊家無怨受過,這場要怎麼收,這不是打齊家的臉嗎?

范伯勛眼中的責備讓范少增有些害怕,不過,他並沒有後悔。

范少增把胸膛一挺:「大哥,送給他是我的決定,我認為值,我一定要去救他,大哥!」

范伯勛突然有些錯愕,他忽然覺得自己的這個弟弟,真正的成了大人。

「走!」

。 對方的話讓沈初雲傻在了原地,一時間竟也只能獃獃地看着對方,許久,她才抬頭難以置信地看向了郭飛,「q大?少年班?」

郭飛的每一句話,都讓沈初雲覺得難以置信,要知道q大已經是全國最高的學府了,能進入少年班的人更是寥寥無幾,就算是自己,天生的天賦加上後天的努力,雖然彌補了自己生病時落下的時間,卻註定是無緣少年班的,不管是這輩子還是上輩子。

而流淵……

郭飛看着沈初雲的臉色,見她臉色有些怪異,說不上生氣,但也說不上開心,總之是他看不懂對方的表情。

這下他慌了,暗道自己沒說錯什麼啊?為什麼她的表情會這麼奇怪,還有……

「初雲啊,你怎麼了?是我說錯話了嗎?那個……老大不是要故意瞞着你的,他是比較……那個……對,低調!所以你可千萬別和他說,是我和你說的啊……」

「我知道。」就在郭飛急欲解釋的時候,沈初雲抬頭對着他微微一笑,「謝謝你告訴我這個,我也……可以理解的。」

「……」你理解什麼了?

郭飛現在特別想哭,老周,你可快來啊,我快頂不住了……

沈初雲一抬頭,就見對方的表情比她還糾結,忍了一路終於還是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別怕呀,我不會告訴流淵的。」

怎麼就怕成這樣了呢,流淵到底幹了什麼啊。

沈初雲笑完,這才繼續往前走去,「其實我知不知道,也沒有意義,因為我和流淵早晚會分開,也有可能……會形同陌路。」

至少在上輩子,十八歲那一年,她就再也沒有看見過流淵了。

「怎麼可能!」

誰知郭飛就猛地打斷了她的話,聲音大地把沈初雲嚇了一跳。

「老大就算放棄全世界,也不會放棄你好嗎,這個你就放心吧。」

「……你為什麼這麼確定?」

「因為……」因為他喜歡你啊,傻姑娘。

郭飛在內心嘆了一口氣,暗道這兩人可真是麻煩。

「沒什麼,俺就算覺得他對你這麼好,肯定不會輕易扔下你不管的,你別多想了。」

郭飛哈哈乾笑,說着,他指了一下某個攤位,「瞧我,光顧著說話都忘記看路了,既然都走到這裏了,那邊的東西很好吃,我們去吃吃看吧,等吃完了暗再送你回家。」

「……」沈初雲還沒開口拒絕,郭飛就已經率先往那邊的小吃街走去了,她無奈,只能跟上去。

郭飛很熱情,路上不斷給沈初雲遞東西,沈初雲只能跟在他後面,偶爾才吃一兩塊,不過看着他開朗又熱情的樣子,她的心情竟然也會忍不住變得輕鬆愉悅。

一直到吃到臭豆腐的攤位,沈初雲的臉色才微微有些變化。

她從小就不喜歡吃這種味道濃郁的東西,臭豆腐,螺螄粉,還有各種奇奇怪怪的腐乳,一聞到味道都會受不了。

攤位上的老闆似乎和郭飛很熟,看見他旁邊的沈初雲忍不住道:「哎呀,小飛,你女朋友啊,可真好看啊。」

那邊正在吃東西的郭飛立刻被嗆了一大口,連喝了好幾口水才吃進去,「大哥,你可千萬別胡說,她是我朋友,咱倆沒關係,絕對絕對絕對沒關係!以後也不可能有關係!」

老闆,「……」

沈初雲,「……」

經過這樣一鬧,郭飛也沒胃口吃東西了,放下了一張紅票子就帶着沈初雲就走了出去,「不好意思啊初雲,明明知道你吃不慣這個,還硬要帶你來。」

「沒事,我覺得這裏挺有風味的,下次可以和同學們一起來。」沈初雲笑得極為和善,隨後她輕輕撥弄了一下手上的吸管,「流淵以前也會像你這樣嗎?」

「會啊,不過不怎麼熱衷,不,嚴格來說,是對什麼事情都不怎麼熱衷。」郭飛單手捏開手上的糖炒栗子遞給沈初雲,見她小小地咬了一口才開始細數自己內心的想法。

「沒有特別喜歡吃的東西,也沒有特別不喜歡吃的,還有啊,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娛樂愛好吧,但是他也沒有,有些時候俺都懷疑老大是不是機器做的,不過強地變態就是了。」

郭飛說到這裏,突然話鋒一轉,笑了起來,「不過,我們都是在自己人生中最艱難的那段歲月遇到了他,如果不是他,俺可能……」

郭飛說着,眼眶再度一紅,沈初雲知道他這是又想起自己的母親和妹妹了,然後她伸手遞給他一張紙巾,「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我們應該向前看。」

「對,你說地對。」郭飛笑了笑,伸手推到了沈初雲的紙巾,「這玩意俺以後再也不需要了,那一次是最後一次哭。」

「而且俺已經打算去把老家的房子和土地重新買下來了,然後再把俺媽和俺妹的墳墓都休憩一下。」

「老家?」

對了,沈初雲突然想起一件事,郭飛的老家,雖然現在平平無奇,可是之後經濟會興起,在那片村子的人都發了橫財,光是收租一個月都有好幾百萬凈收入了。

沈初雲想着,看向了郭飛,「郭飛!你去買房子是去找誰買?」

「當然是去找村長了,俺和村長兒子是拜把子的兄弟,他打算以最低的價格賣給俺。」

「那……你去買房子的時候,可不可以叫上我,我也想去買些土地……」

「啥?你要鄉下的房子幹什麼。」

「上次去的時候,我覺得那邊的環境不錯,想要買些土地改造一下……」

沈初雲自然不能說實話,只能隨便編造個理由。

不過對方是郭飛,肯定是不會多想的,更何況對象是看上去嬌弱無害的沈初雲。

和郭飛聊完,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郭飛也不敢和她聊太久,連忙去開車送沈初雲回了沈家。

一回沈家,她就在門口遇到了同樣往這邊走來的沈初心,「哎呦,姐姐,這麼晚才回來呢,是又和什麼男人出去約會了嗎?」

沈初雲看都沒看她,直接往前走去。

沈初雲狠狠咬牙,但是之後突然又冷靜了下來,「啊,對了姐姐,聽說你們班也要表演舞台劇。」

。 後世的邊境徐書娟沒去過,但看電視的報道,腫麽也不至於荒涼到她現在眼見的:幾個土圍子?!有些城牆壁上的血漬還清晰可見,黑呼呼地亂招蒼蠅口蒼蠅。可能是跟草原做鄰居的緣故,因此介里的呈現出兩種不同的風土人情:一邊是他們熟悉的唐代房屋建築群,另一邊則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

但素現在大草原上豎立起幾個類似於蒙古包的帳篷。「辣就是突厥銀的住的地方」——徐書娟道。

「哈哈哈哈,沒想到大名鼎鼎的仙人弟子秦先生居然不遠千里過來為我大軍解憂,本將十分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