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9 月 4 日

……

白日當空。

轟!

江瀾斬下了最後一隻發狂的木猿。

如此,這裡的戰鬥便結束了。

因為最強者被斬殺的緣故,導致天狼族的成員,開始撤退。

失去了戰意支撐,自然再無反擊之力。

有人逃跑,便意味著敗亡的開始。

「第九隻。」

江瀾數了下,沒有用什麼來證明自己的戰績。

一切結束之後,江瀾聽到了召回聲:

「所有弟子退出冰蟬樹林,根據戰績,回去領取資源。」

這話讓江瀾有些意外,他並不知道這件事。

所以,要收集戰績嗎?

「退回去問問吧。」

片刻后,江瀾拿了一瓶丹藥離開。

戰績不夠顯著的,不用任何證明。

比較顯著的也比較耀眼,聲名遠播,同樣不怎麼需要證明。

他沒在意。

得到的丹藥也只是元神期可以使用的。

對他已經毫無用處。

倒是可以磨一磨加到靈液中,澆幽夜花跟植物蛋。

「師父。」

回到第九峰,江瀾便找了師父。

「感覺如何?」莫正東問道。

他自然知道江瀾昨晚外出了,昨晚外出,就只有一件事。

出門歷練。

「擊殺了五位元神中期木猿,三位元神後期木猿,以及一位元神圓滿天狼。」江瀾把自己昨晚的戰績報了下。

他覺得戰績還看的過眼。

「第九峰一整峰弟子,就這樣戰績?」莫正東輕笑問道。

江瀾:「……」

「倒是沒有受傷。」莫正東看了看江瀾身上,一處傷都未曾看到。

很謹慎。

「來敵潰敗的比較快。」江瀾解釋了一句。

不是他躲在邊緣的緣故。

莫正東笑了笑,也沒在意。自己這弟子,趨吉避凶,有著自己的主見跟分寸。

他讓出去歷練,不過是為了加一些對敵經驗,以及對外認知罷了。

「龍族的人來了,事情也已經定下。

下個月,會有挑戰賽。

九場,一峰一場。」莫正東開始說正事。

「我的對手定了嗎?」江瀾問道。

如果能夠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或許能從容一些。

哪怕敗了,也能敗的晚一些。

如果斬龍劍能夠帶他走向勝利,他並不打算輸。

雖然會有些矚目,但他願意。

畢竟他這一戰有些重要,能給師父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他被矚目的麻煩,五十年一百年就能消除。

「初步定了。」莫正東看著江瀾,語氣平靜:

「敖滿,龍族八太子。

天生仙靈。

出生至今,不超百年。

人仙圓滿修為。」

江瀾:「……」

是他。

八太子他見過幾次,昨晚還見過。

確實很強,這種人壓制到他這樣的修為跟他較量,不贏都不可能。

差距根本難以彌補,龍族就是來欺負人。

江瀾很好奇,龍族的術法,秘法,肉身,同階中是非常強的存在。

為何不來一個同階跟他打?

以大欺小…

額,好像對方更小。

「……」

八太子出世不過幾十年,他第九峰唯一弟子,入門兩百六十餘年。

相比之下,對方吃虧。

崑崙想反駁,都很難反駁。

「弟子會儘力。」江瀾應下。

面對這種級別的人,除了儘力,確實沒有別的選擇。

江瀾離開了第九峰之巔。

一個月的時間,他需要準備準備,看看能否在後期修為,贏下八太子。

他圓滿修為,師父有意探查,應該是能夠發現。

沒有提起,就是默認了後期。

這樣大家都要用元神後期。

回到院子,江瀾拿出丹藥磨了起來,今天打算練練斬龍劍。

很久沒練了。

以他表現出來的實力,斬龍劍是唯一能帶來變數的術法。

他從未用斬龍劍斬過真正的龍,所以具體效果,還是要看下個月。

雖然身邊一直有龍伴著,可這位不能用來試劍。

把磨好的丹藥放在靈液中攪拌了下,江瀾就開始澆花。

或許能讓植物蛋有其他變化。

等澆好植物蛋跟幽夜花后,江瀾看向了第九峰外面崑崙藏書方向。

他想要是試著了解仙後面的全部境界。

這樣就能大致猜測出,師父是什麼樣的境界。

也就能計算出,超越師父,需要多久時間。 葉瓷眉心微蹙,神情有些古怪:

「曉峰哥以為我是神仙嗎,我怎麼可能知道她會跟著來。」

「我剛才就是順勢而為,看看能不能嚇得她去找幕後的人,要是不能也可以出一口氣。」

她脾氣本來就不好。

敢惹她。

她還能委屈了自己?

君曉峰接收到了表妹嫌棄的目光,唇角一抽問:

「你現在回來了,要不要跟我去水晶宮玩兒,順便我也要去上班。」

「曉峰哥,你要去上班?」君璃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盯著君曉峰。

君曉峰萬年不變的溫和俊容皸裂開來。

他長吁了一口濁氣問:

「我的好堂弟啊,你是不是一直都覺得曉峰哥是個無業游民。」

就算他這一輩子都不能站起來,也不算個碌碌無為的人吧。

他在君璃心裡的形象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怎麼會呢,嘿嘿……」君璃揉了揉後腦勺,「我還以為上次你說去上班,是不想讓我們擔心呢,畢竟我每次來,曉峰哥都在家。」

「你啊。」君曉峰哭笑不得。

合著他以前說去工作,在君璃看來就是插科打諢。

這小子……

他倒也不生氣,溫聲說:

「這件事還是我的錯,以前都沒帶你們去公司過,今天就一起去吧,正好我要帶阿瓷去見一個人。」

君璃殷切點頭,忙將渴望的目光投向了葉瓷。

葉瓷面無表情道:

「那就去吧。」

很快一輛車就從莊園內駛了出去。

與此同時,川城水晶宮附近的一間甜品店內。

李順遇抓著手裡的拿包,瞥見了角落那人便疾步走了過去。

「歡兒,糟了!」

略有些尖銳的聲音,刺得君歡眉心微蹙。

她將甜品放到桌子上,抬頭看向面如金紙,一臉惶恐的李順遇。

她剛好看到網上那些人是如何捧她,又如何貶低第一名的,心情正是好的時候。

此刻看到李順遇,她也沒有露出絲毫的不耐煩,而是輕言細語道:

「媽,你怎麼來了?」

李順遇慌慌張張地說:

「我聽你的話在莊園內監視著君曉峰他們,結果發現葉瓷在暗中為君曉峰治腿。」

君歡撲哧一聲笑道:

「媽,這有什麼可慌的。葉瓷能有什麼本事,難不成她還把那些專家都不能治療的病給治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