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烈笑著看了她一眼,隨後應下了。

江小魚今天的事情倒是出奇的順利。 她中午和章琰一起參加了個飯局,之後,她的合約就到了皇娛公司的法務部。她開車過 […]

葉天傾懶得去猜,直接詢問:「胖子,你趕緊告訴我,再給我繞彎子的話,那我不介意跟你練練。」

說著,他便是活動起拳頭。 赫然是一副準備跟秦無爭,練練拳腳的架勢。 「哎呀,老大不帶你這樣威脅的,我告訴你還不 […]

初雪 心情散文 北國風光,雪域駝梁

初雪 心情散文 北國風光,雪域駝梁 冬天的駝梁有著太行山脈北方特有的寒冷,一到大雪,駝梁就成瞭一幅名副其實的北 […]

「抱歉,最近沒怎麼玩遊戲,控制不好力道。」路明非想著這兩把下手是有點重了,打的老唐沒有半點遊戲體驗。

而就在他剛準備玩一會而其他遊戲的時候,電腦屏幕突然彈出了一個窗口,隨後時間彷彿都停滯了。 路明非一驚,隨後嘆了 […]

「抱歉,最近沒怎麼玩遊戲,控制不好力道。」路明非想著這兩把下手是有點重了,打的老唐沒有半點遊戲體驗。

而就在他剛準備玩一會而其他遊戲的時候,電腦屏幕突然彈出了一個窗口,隨後時間彷彿都停滯了。 路明非一驚,隨後嘆了 […]

聖加倫距離塞特圖爾有相當的距離。梅顯孕之後被趕出了農村,她最先去投靠的並不是索菲婭的母親,而是距離較近的、人在聖加倫的親戚。

可是聖加倫的親戚們非但沒有收留梅,反而像見到了瘟疫那樣朝着梅潑灑熱水乃至是馬糞,讓梅不要玷污她們的-名聲,趕快 […]

如今在楊家,並沒有什麼陌生人。

硬要說的話,也就是剛剛被抓來的秦風! 只不過,秦風早就被他們忽略了。 一個猶如螻蟻般的臭小子,怎麼會引來兩位通 […]

顧西川每一次喊著他的聲音也就是越來越乖巧,這些曖昧的昵稱聽得戰東耀耳紅面赤,這才緩緩地轉身看向顧西川,一臉不好惹的樣子。

「親一個。」他停頓了一下道,「親一下我就原諒你。」 「mua,好了。」顧西川抬頭,這才親吻了他的臉頰,再一次轉 […]

《雲爺夫人是大佬》第三百三十七章唐婉瑩哭得釋懷 【感謝漫步一萬年的打賞,謝謝】

香氣四溢,很快,蘇輕的桌子前就圍滿了一群孩子。 一個小屁孩問道:「叔叔,你桶里做的是什麼菜,好香啊!」 蘇輕還 […]